五毛钱关系五块九,五毛钱关系5块9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亲的订阅比例太低了哦
  
  死活联系不上人,他郁闷地合上手机,抓了抓被晒出一层汗的头发。
  
  “走吧,”谭风吟揶揄道,“既然你传说中的小姨这么巧刚好失联了,咱们找个凉快的地方等吧,说不定仙女就是看太阳太大不乐意下凡了呢。”
  
  童宪忍辱负重地拉起箱子,“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老子早晚叫你跪着吞回这句话。”
  
  “对了,陆壹呢?”
  
  “他昨晚又带他妈上分了,还没起,下午再过来。”
  
  童宪叹了一声:“陆阿姨最近有点沉迷游戏啊。”
  
  陆壹收到谭风吟的语音消息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刚如行尸走肉一般,从家里的豪华大床转移到学校佣人给提前铺好的单人床。睁了下眼又闭上,点开语音,便听到谭风吟难得激动的声音。
  
  “老陆!我看到童宪他小姨了,真他妈是神仙下凡,你快上来!”
  
  陆壹外放的,正在各自忙碌的两个室友也听到了,齐齐往这边看了一眼。
  
  他懒懒散散地回了句:“上图。”
  
  好几分钟,谭风吟才回复,一张一看就是偷拍的、糊了的照片。
  
  陆壹勉强撑开眼皮看了下,然后生生卡在那儿。
  
  反应了几秒钟,直挺挺从床上弹了起来。
  
  梯子都懒得爬,抓着床外侧的栏杆,身体一翻,轻巧落地。
  
  童宪的宿舍在同一栋,四楼。
  
  陆壹走到404门口,屈指在敞开的房门上轻敲了两下,特别有礼貌。
  
  不知为何竟有一丝紧张。
  
  房间里统共三个人,童宪跟谭风吟在下头站着,正咬耳朵嘀咕什么;靠窗的位置上,一个女生背对着他的方向正在铺床。
  
  陆壹手臂撑着门框,身体微微倾斜,右脚交叉在左脚前面,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摆了一个足够帅气、随意而不刻意的姿势。
  
  “姐姐好。”他叫了一声,声音甜得像泡了蜜。
  
  三个人同时回头。
  
  谭风吟啧了一声:“别骚了。”
  
  陆壹的注意力根本没在他身上。他看着床铺上向他望过来的那张脸——完全陌生而普通。
  
  笑容只凝滞了几乎捕捉不到的一瞬,他若不经意地收回手,站直身体。
  
  “你好。”那位女生笑了笑,“我是xxx的姐姐,你也是这一届的新生吗?”
  
  “姐姐看我像吗?”陆壹笑着走到床边跟她说话。
  
  一直聊到那位xxx回来。
  
  姐弟俩说话的功夫,陆壹转向童宪,压低声音:“你小姨呢?”
  
  “她还有事,先走了。”童宪说。
  
  “你来晚了,人刚走没两分钟——你要是不骚包吹这个头发,说不定还能见一眼。”谭风吟一脸遗憾地拍了拍陆壹的肩膀,“我跟你说,咱小姨是真的沉鱼落雁,童宪没吹牛,快给钱。”
  
  陆壹停顿了一下,抱起手臂,轻轻挑了下眉。
  
  “我没见到,不算数。”
  
  童宪还没说话,谭风吟先道:“我不是给你发了照片儿吗?”
  
  “太糊了看不清。”陆壹理直气壮。
  
  谭风吟指着他:“老陆你这话说的就不……”
  
  他那张照片糊是糊了点儿,架不住小姨颜值能打,糊都糊出了美感。
  
  他已经完全站在童宪同一战线了,看陆壹故意找茬,义正辞严地想要代替小姨教他做人。
  
  陆壹给他递了个眼色。
  
  接着又对童宪道:“要不然你打个电话再让她过来一趟,应该还没走远吧?”
  
  谭风吟的话头便生生拐了个弯儿,搭着他的肩膀:“你说的也有道理。童宪,快把咱小姨叫来,让这孙子好好开开眼。”
  
  童宪瞥了两人一眼,挺直腰板儿:“我小姨忙着呢,改天吧。”
  
  没看他的床上还一团乱呢,小姨百忙之中抽空过来一趟,就待了几分钟,连给他铺个褥子的时间都没有。
  
  陆壹耸耸眉:“果然还是你吹牛吧,不敢让我见?”
  
  “疯子都能作证,你怎么还不信啊。”
  
  “除非我亲眼见到。”
  
  童宪经不得激,半天憋出一句:“等着。”
  
  他果真当着两个人的面儿,给春夏打去了一通电话。不想让他们听见,特意走到走廊的窗户下。
  
  陆壹听不到他的声音,只看到他在窗户下面来来回回踱步,不时瞧他们一眼。垂眉耷眼的样子怎么看都透着不自信。
  
  这一通电话等了很久才通,但好歹是接了。
  
  童宪立刻就停下了晃动的步伐,一只手举着手机,一只手还托在下面,点头哈腰地十分小心。
  
  然而不过十几秒钟的功夫,几句话他便放下了手机,一脸讪讪地转过来。
  
  “那个,我小姨有事儿,过不来。”
  
  一个犀利而残忍的事实:童宪在他小姨那儿,并没有多大面子。
  
  约小姨来的承诺始终没能兑现;但关于小姨的传说,开学不过两天,便在美术学院2018级新生之间传播开来。
  
  最终还是有一张高清无码的照片流传出来——素颜的证件照,但清新脱俗,足够吸引一帮怀春少男纷纷下载保存。
  
  倒不是童宪散播的,而是有心者从学校论坛里扒出来的。漂亮是真漂亮,但用谭风吟的话说,平面照片把小姨的美打了折扣,动态真人要好看一万倍。
  
  开学前一周没什么事,无外乎各种班会聚会。
  
  陆壹很少来学校,这天晃荡到童宪的宿舍,便见一个同级的男同学正和童宪跟勾肩搭背地说着什么。
  
  “这可不行,”童宪说,“那是我小姨又不是什么妹子,哪能让你们随便勾搭。”
  
  “什么叫勾搭呀,就是认识一下嘛,毕竟是学姐,以后有什么问题事要请教也说不定。”男同学笑嘻嘻地,“再说你小姨也就比我们大两三岁,你还能阻止人家谈恋爱不成?”
  
  “大几岁也是我小姨,我出卖她说的过去吗。”
  
  “加个微信怎么就是出卖了,而且咱俩谁跟谁,这么见外呢你。你不是喜欢我那个限量版钢铁侠吗,待会我就给你拿过来。”
  
  童宪叹了口气:“一边儿是我小姨,一边是好兄弟,这不是为难我吗?”说着打开了手机,在通讯录中调出一个名片,“来扫一下吧。”
  
  陆壹从两人之间伸进去一只胳膊。
  
  童宪回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过来了?”
  
  “想你了。”陆壹没什么感情地说,低头戳手机。
  
  晚上班会,无非是一些琐事,和鸡汤式的鼓励。初升大学的每个人都情绪高涨,仿佛明天就能大有作为,名扬天下千古流芳似的。
  
  陆壹从头睡到尾,被掌声雷动惊醒,跟着拍了两下手。
  
  微信的好友申请在聚餐结束12点回到宿舍时才通过。陆壹发消息打了个招呼,但等了十几分钟,也没有回复。
  
  他点开那个一棵树的头像,昵称只有简单的一个字母:s,没有开启朋友圈入口。
  
  真是个有性格的小姨呢。
  
  春夏照旧很晚才回到宿舍,室友都在,有人在聊天,有人在洗衣服。她没有说话,便也没有人与她说话,像透明的一样。
  
  这种零交流的状态已经持续三年了。
  
  她放下包,洗了澡便上床休息。
  
  常年静音状态的手机上今天很多消息,加她微信的人很多,大概都是从童宪那里来的。她都同意了。
  
  一连串的“学姐”、“小姨”、“姐姐”,春夏的视线扫过,在那个“神仙姐姐”上停了一秒钟,又平淡地移开。
  
  大学宿舍一两点还亮着灯是常事,春夏将套头的长袖睡衣脱下时,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咔嚓”。
  
  顿了一下,将已经脱到一半的睡衣拉下来,对面床铺上的室友坐在床头专心地玩手机,其他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春夏从床上下来,走到对面,伸出手。
  
  “你干嘛?”室友奇怪地看她一眼。
  
  “手机给我。”春夏的声音不大,不重,脸上的神情与往常的平静并无什么不同,却不知从哪里透出冷意。
  
  室友皱眉:“你有毛病吧?”
  
  她话音尚未落地,春夏已经劈手将白色的手机从她手中夺了出来。
  
  室友急忙伸手要抢回,被春夏避开一步,声音一下子变得尖利:“你发什么神经呢?”
  
  观望的两个室友也在这时发声:
  
  “怎么回事啊?”
  
  “春夏,你有话好好说,这样有点过分了。”
  
  那些声音仿佛都与她无关,春夏没有理会,低头按了两下home键,在未关的后台进程中找到相机。
  
  最近一张照片,赫然就是她脱衣服的画面,整截腰,和黑色运动内衣的边缘。
  
  她在室友勃然大变的脸色中删掉照片,手机丢回去,爬上床。
  
  灯光炽亮,宿舍陷入一种难堪的死寂。
  
  有人脸色发白,有人面面相觑。
  
  春夏径自戴上眼罩,拉上了遮光帘。
  
  正操作鼠标的手忽然一动,他猛地一甩头。重新将视线转向手机。
  
  那条信息来自神仙姐姐。
  
  陆壹立刻拿起手机,仔仔细细读了每一个字,确认自己没有眼花。
  
  他二话不说拽掉耳机,起身。
  
  背后谭风吟操了一声:“老陆你干嘛呢!”
  
  游戏中的人物已经死掉,队友的骂声隐隐约约从耳机听筒中传出来。
  
  陆壹压根没理,抽风似的拉开衣柜,刷刷刷拿出几件衣服。
  
  “哪个好看?”
  
  童宪跟谭风吟的视线刚转过来,还没来得及给出意见,他已经等不及自己做出了选择,把身上洗完澡刚换上的t恤短裤一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套上卫衣和牛仔裤。
  
  他拿起定型喷雾喷头发的时候,童宪才反应过来,摘了耳机看着他。
  
  “有妹子?”
  
  没妹子,有姐姐。
  
  陆壹暗搓搓地居然不想告诉他们。
  
  对着镜子整理好自己帅气的发型,拿起手机出门。
  
  摆明有情况啊。
  
  谭风吟于是游戏也不打了,也跟着起身,拍了拍童宪,“走走走,去看看。”
  
  春夏在男生宿舍门外一棵不知道什么名字的树下站着。树影将她的身影藏起来大半,还是有不少经过的人留意到,频频回头张望。
  
  陆壹向她跑过去,神采飞扬。
  
  “姐姐,你怎么来找我了?”他微微喘着气,一双黑眸在暗夜里分外明亮。
  
  风吹来少年人身上清爽的味道,春夏不捉痕迹地避开半步,手里的纸袋递过去。
  
  “上次你的衣服划破了,赔给你的。”
  
  “其实不用的。”陆壹这么说着,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将袋子接了过来。
  
  他将衣服拿出来,一件大众款的白色卫衣,胸口有一只卡通狗的图案。
  
  这衣服实在普通,却令他心花怒放,眼睛都比平时笑得更弯一些。
  
  “谢谢姐姐。”
  
  春夏点了点头,转身打算离开。
  
  “那谁呀,看到没?”
  
  “看不清啊,太黑了。”
  
  童宪和谭风吟躲在宿舍大门的柱子后,窃窃私语的声音被陆壹听到了。
  
  回头便瞧见那两个鬼鬼祟祟在暗中偷看的人,不知怎么,莫名地不想让他们看到春夏。
  
  “姐姐跟我来。”
  
  陆壹抓起春夏的手腕,想要带她躲开偷窥的视线。
  
  触感比他想象中要更软,纤细,柔韧,微微有些凉的体温……
  
  陆壹觉得自己的手心立刻就开始发烫了,温度一路顺着血液烧到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