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番外 二,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番外 2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请补全订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去宴会厅之前,芮彦找了酒店内的一个洗手间,在洗手间内把放在包里带过来的礼服换了。
  
  说是礼服,其实不过是一件平日里穿的裙子而已,总归是宴会,她要穿一身休闲服进去,怕是又得被念叨了。
  
  换衣服时,接到了陆蔓诗的电话。
  
  陆蔓蕙是大舅舅家的女儿,陆蔓诗是二舅舅家的女儿,都是芮彦的表姐。
  
  “芮彦,你在哪儿?怎么还没到?”不同于陆蔓蕙的温柔,陆蔓诗是个急脾气。
  
  “我在三楼的洗手间。”芮彦无奈。
  
  “你已经迟到了,竟然还先去了洗手间,你心真大啊。”陆蔓诗无法接受芮彦的态度,声音都高了几度。
  
  “我心大不大,我也得解决生理问题啊。”芮彦忍不住怼了她一句。
  
  那边陆蔓诗沉默了三秒,挂了电话。
  
  芮彦笑了一声,对着镜子补了补妆。
  
  一迈出洗手间,芮彦便差点儿撞到对面的人:“表姐。”
  
  陆蔓诗也吓了一跳,后退一步,看清是芮彦后,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你快点儿吧,磨磨蹭蹭的像什么话。”
  
  “大巴晚点了。”芮彦解释。
  
  “大巴还有晚点?”陆蔓诗挑眉,“你欺负我没文化呢?”
  
  芮彦还未说话,陆蔓诗又皱了眉:“你身上这是穿的什么?”
  
  “怎么了?礼服啊?”芮彦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参加宴会难道不应该穿礼服吗?”
  
  “你这不是去年的那件破裙子吗?某宝上一搜一大堆。”
  
  这还真不是某宝爆款,这可是艾小亚去年花两千多大洋给她买的装备,本来想买条装逼的小礼服,难得艾小亚还有点儿理智,礼服穿一次就浪费了,不如买条裙子,平常也能穿。
  
  陆蔓诗扯了扯她的裙摆,“芮彦,你别告诉我,你连买件新礼服的钱都没有,你要是没有也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买啊,你怎么能穿着同一件礼服来参加爷爷的寿宴呢?”
  
  “所以,表姐”芮彦静静的听完陆蔓惠的话,反问她,“是不是不穿新礼服不能进去?”她还真是期望着陆蔓诗说一句‘是’,那她肯定毫不犹豫的转头就走。
  
  “不穿新衣服不能进宴会厅?”旁边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
  
  芮彦和陆蔓惠同时转头看过去,只见男洗手间旁倚靠了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男人,也可以说男孩,看起来年龄不大,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
  
  男孩此时眉头紧锁,一副伤脑筋的样子。
  
  “你谁啊?偷听别人说话有没有教养?”陆蔓诗没好气。
  
  “我这身衣服穿了不止一次了。”男孩并没有因为陆蔓诗的态度生气,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苦恼道,“看来我今天是进不了宴会厅了,那陆小姐帮我同老爷子说声寿辰快乐吧,礼物待会儿司机会送上来,我先走了,拜拜。”
  
  男孩对陆蔓诗摆摆手,偏头的瞬间对芮彦眨了眨眼,然后大步往楼梯走去,下楼梯时,芮彦还看他蹦了几下。
  
  “神经病。”陆蔓诗嘀咕了一句,扯着芮彦的胳膊,“快走吧,丢人。”
  
  芮彦拍开她的手:“表姐,这裙子质量可不怎么样,你这么扯我,裙子崩了,可就真丢人了。”
  
  “你真麻烦。”陆蔓诗跟被电了似的,一下子松开了手,回头瞪了她一眼。
  
  芮彦进了宴会厅,陆蔓蕙已经在等着她了。
  
  “先去见爷爷。”陆蔓诗趁陆蔓蕙不注意往她手里塞了个礼物。
  
  陆奇华正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与几个人说话,芮彦跟在陆蔓蕙身后走了过去。
  
  “爷爷,彦彦来了。”陆蔓蕙说。
  
  “外公,生日快乐。”芮彦将陆蔓蕙给自己准备的礼物递过去。
  
  “嗯,回来了。”陆奇华点点头,示意一旁的工作人员收下礼物,然后对身边的人介绍,“这是我外孙女,芮彦。”
  
  陆蔓蕙忙为芮彦介绍,芮彦跟着她喊了一通叔叔伯伯。
  
  众人的眼光都落在芮彦身上,芮彦只觉得裸露在外的胳膊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这就是庆云的女儿吧?”坐在陆奇华身边的人似是想起了芮彦的身份,“长这么大了。”
  
  芮彦礼貌的笑了笑。
  
  “你们年轻人去玩吧。”陆奇华对芮彦还有陆蔓蕙摆摆手。
  
  芮彦转身走了几步,便听到身后围绕她展开的话题。
  
  “这孩子这些年也不容易啊,多亏了陆老,不然这孩子可就流离失所了。”
  
  “是啊,当年庆云闹得那么厉害,陆老还不计前嫌养大这个孩子,也算是对得起庆云了。”
  
  “不管庆云再忤逆,也是我女儿,彦彦到底也流了一半陆家的血,总不能就真的不管她。”
  
  “对啊,陆老助养了那么多山村孩子,心善,别人的孩子都能管,自家的孩子自然也是要管的。”
  
  每年都会听到这些言论,芮彦已经非常习惯了。
  
  “这些话听听就行了,不要往心里去。”陆蔓慧拍拍她的手。
  
  “不会。”芮彦对陆蔓慧笑了笑,端起一杯果汁抿了一口。
  
  她存在的意义便是让这些谈论成为别人以为的事实而已。
  
  “陆小姐。”在门口收礼物的服务生走过来,“刚才卓家让司机送过来一份礼物,但是卓家没人出现。”
  
  “为什么?卓家为什么没人出现?”陆蔓慧皱眉,如果爷爷知道今年卓家竟然没人出现,一定会觉得没面子的。
  
  “那司机说咱们规定不穿新衣服不能进宴会厅,来的那位卓先生穿了一身穿过的衣服,所以没能进来。”
  
  “谁说的?”陆蔓慧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司机说是一位陆小姐说的。”
  
  芮彦想到刚才在洗手间门口对她眨眼的那个男孩,忍不住抿嘴笑了一下。
  
  卓家,他是卓家的人吗?
  
  陆蔓慧去找陆蔓诗了,芮彦端了一盘意面吃着,从中午坐上车后,她就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还真是饿了。
  
  宴会上的食物看起来都让人特别有食欲,但是来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真正吃东西的,真是暴殄天物啊!
  
  艾小亚的追魂短信掐着点的发了过来。
  
  —怎么样?有没有受欺负?
  
  芮彦忍不住笑了,这是当她闯龙潭虎穴呢。
  
  —没有,我再待一会儿就走了,明天坐最早的一班车回去,然后找你吃午饭。
  
  —你订酒店了没?
  
  芮彦直接发了语音过去:“不用订,又不是旅游旺季,而且是在市中心,随便一个地方就能住。”
  
  艾小亚也发了个语音过来:“行吧,不管你了,我要开工了,努力赚钱,为了让你有一天把钱砸在他们脸上这个目标努力奋斗”
  
  芮彦笑了一声:“有目标就是好,生活都有意义了,您大小姐继续努力吧!”
  
  与艾小亚发完微信,芮彦看了看表,已经八点多了,便打算悄悄溜走。
  
  “明天卓家老爷子的寿宴,你爸接到邀请了吗?”
  
  “没有,就我们家哪能接到卓家的邀请呢。”
  
  “卓老爷子的寿宴?卓老爷子不是从来不过寿的吗?”
  
  “陆老和卓老爷子的生日就差一天,但是陆老每年都过,卓老却从来不过,今年这是怎么了?跟陆家较劲?”
  
  “你这话说的也太没可比性了,陆家能跟卓家比?卓家哪会自降身份跟陆家较劲啊。”有人压低了声音。”
  
  “我听我叔叔说,自从卓家那位二少爷瘫痪了后,就郁郁寡欢的,所以卓家打算给他娶个媳妇儿,这不是什么寿宴,这就是借着寿宴的名义,让卓二少选媳妇儿呢。”
  
  芮彦的步子一顿,停了下来。
  
  “真的吗?不过这卓二少都瘫了,还有人敢嫁吗?”
  
  “瘫不瘫,人家也是卓家二少爷,想要嫁的人大把大把的,你就是想嫁也轮不到你。”
  
  “得了吧,我才不想嫁呢,嫁过去,这辈子算是完了。”
  
  “你说谁瘫了?”突然插进来的声音让几个正在谈论的人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一脸嫌弃:“你是山顶洞人吗?卓家二少双腿瘫痪从部队转业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芮彦怎么走出的酒店都不知道,只觉得浑身发冷。
  
  芮彦抱着胳膊缩在角落里,明明不过才九月,大街上穿裙子半袖的人比比皆是,但是芮彦就是觉得冷,冷的牙齿都打颤了。
  
  “大哥,我来了,我真来了,是陆家说的不穿新衣服的不能进去,我能怎么办?”
  
  “要不,我拍个照片给你看看,我现在还在酒店门口呢。”男孩站在酒店门口,对着手机比了个招财猫的手势。
  
  “你看到了没?我的自拍,我真进去了,你自己不来非逼着我来,我已经够给面子的了。”
  
  “不,我现在才不回去呢,我要现在回去,你肯定得骂我,我现在要去看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