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是长久之计第 31 章,可爱是长久之计第 31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可爱是长久之计最新章节!
  
  非重复内容,订阅率不足需延后时间或补足订阅率观看,防盗请谅解楚小恬想起那天程让跟他说,让它训练训练对主人和狗狗都有好处,她有些犹豫,问雪球:“雪球,把你送去跟教官上上课好不好呀?”
  
  雪球歪了歪脑袋。
  
  带雪球出去玩儿也基本上就是在路边公园附近了,这个时间还没到下班的点,出来散步遛狗的人并不多,楚小恬牵着小雪球慢吞吞的走着。
  
  因为缺乏运动,她体质一向不太好,走路也慢,所以跟雪球一块出来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雪球在前面拉着她。
  
  因为带着雪球,她想去一趟超市也不方便,累了就去小公园的椅子上坐了坐,看吃过饭了的老人出来锻炼身体。
  
  微风徐徐,有小孩子拿着棉花糖或是气球跑来跑去。
  
  她觉得这样的生活真好。
  
  她不用去公司里面对那些糟心的事情,也不用每天为了还房贷和房租而逼自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不用每天在失眠做噩梦的情况下,每天早上硬逼着自己起床去赶地铁公交,
  
  不想吃饭就不吃饭,不想起床就不起床,如果她愿意,她可以在床上赖上一天,到了晚上再把自己圈在一个恐怖的小圈子里,疯狂的码字更新,
  
  可这样的生活如果一直持续下去……她会觉得寂寞吗?
  
  她不知道。
  
  至少现在,她觉得没什么不好。
  
  “汪。”
  
  雪球看见有人牵着狗路过就兴奋的想过去,楚小恬不让它去:“雪球乖。”
  
  她看雪球大概是休息够了,于是站起身来,正准备走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是程让打来的。
  
  楚小恬有些惊讶。
  
  “喂?”
  
  “小恬啊,你现在是不是在文化路那小公园那边,还带着雪球?”
  
  楚小恬一愣,说:“是啊。”
  
  她左看右看,没看到程让。
  
  “我刚等红灯远远看到你们,光觉得像,没看清楚。”程让笑道:“我现在要去见个客户,要不然就把车停下去找你了。”
  
  虽然只见过两面,但程让对楚小恬这姑娘印象真的不错,人长得可爱又心善,当然他只是把她当成需要人保护的小妹妹,而且她还是被段逍救过一次,并且有段逍名片的唯一一个女孩子,光是这一点就够让他们另眼相看了。
  
  “对了,我已经跟那边打好招呼了,你找个时间把雪球送过来吧。”
  
  楚小恬看了一眼雪球,犹豫道:“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最近那边正好是空闲的时候,你尽管带着你家小狗来就是了,来之前给我打电话说声就行,不用客气。”
  
  程让很是爽朗的态度,让楚小恬没再不好意思的拒绝。
  
  他还嘱咐她回去路上小心一点,“虽然这两年治安好了很多,也有不少坏人,别回家太晚了。”
  
  “好。”
  
  “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哦对了,给我们老大打电话也行,你不是有他联系方式嘛?”
  
  楚小恬想段逍那张英俊冷硬的面容,心跳忽然漏了半拍。
  
  “……还是不要麻烦他了。”
  
  程让听她细细弱弱的语气,笑了起来:“我懂,别说是你,就连我们也不敢随便去打扰他,不过说真的,既然他已经给了你名片,如果哪天你真的有需要,还是可以试着找他的,我们龙烽特卫的人,从来都说到做到,风里来雨里去,只要你开口,不管在哪儿我们都会去帮你。”
  
  听到程让这一番话,楚小恬其实是有些感动的。
  
  她虽然对他们了解的不多,也只见过两面,但她能感觉的出来,他们身上有股极其刚硬的正气,跟别人嘴上的客套不同,他们每一句话都是有分量的,是真的会遵守诺言。
  
  楚小恬把这件事跟骆北霜商量了一下,骆北霜表示当然可以,简直不能再好了
  
  “你就放心大胆的带着雪球去吧,龙烽特卫的男人不说各个是极品,但优秀的肯定不少!而且都是些硬汉,可比那些小奶狗小鲜肉什么的强多了,你去多晃悠几圈,说不定终身大事都能解决了呢!”骆北霜说:“那你和雪球说不定还能让我少操点心。”
  
  楚小恬:“……”
  
  ……原来她让骆北霜操心的程度都比得上雪球了吗?
  
  骆北霜在医院里住了好几天了,她的老板很有良心的表示她可以住到完全康复再回去工作,但骆北霜显然已经住够了,哪怕是堪比五星级酒店水准的房间也毕竟是在医院里,到了第四天她就给楚小恬打电话表示要出院。
  
  “我这几天嘴里光吃清淡的,都快受不了了。”
  
  骆北霜在公司同事眼里,就是个每顿沙拉体重从来不超过九十五斤的高冷女神,但事实上她口味挺重,喜欢吃烤肉和小龙虾牛肉面之类的食物,这一点外人不知道,楚小恬却是清楚的很。
  
  “我去给你买烤肉,你先老老实实在医院待着。”
  
  “么么哒!多加点辣椒,要我最爱吃的那家!”
  
  “你啊,有的吃就不错了,还辣椒。”
  
  她们俩就是互相操心的命。
  
  骆北霜喜欢吃的那家烤肉在夜市附近,临到晚上的时候楚小恬才打了车去了夜市。
  
  今天正好周六,人非常多,来这边吃完饭的也很多,一路走过去没挤到好几次,她把自己的包抱在胸前,好不容易来到了烤肉店。
  
  点好之后,楚小恬没在店里等,因为店里能做的地方已经满了,她跟老板说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夜市上熙熙攘攘,到处充满了油烟味。
  
  她已经在家里安静了很多天,忽然来这种地方还有些不适应。
  
  对面有个甜品店,双皮奶和芒果布丁都很好吃,她走过去打算买一份吃着等,刚交完钱,忽然听到远处传来有人惊叫的声音。
  
  这种地方喝了酒吵架打架为了女人摔酒瓶子的事情多得是,起初她只是惊了一下并没在意,过了一会儿那边又传来几声尖叫,而且越来越近,周围的人也开始慌乱起来。
  
  “怎么了?有打架的吗?”
  
  “好像是警察在追人?!”
  
  “他们过来了!快让开啊!!”
  
  人群中越来越多的人惊叫起来,很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也跟着起身想躲或是看热闹,楚小恬正好站在路边,一眼就看到了那边发生了什么。
  
  那边大概有三四个人,最前面那个人摔倒在地上,从地上爬起来就跑,后面有两个人在追。
  
  楚小恬看到其中一个人,瞪大了眼。
  
  她虽然不认识那个人,但是他身上穿着和程让他们一模一样的黑色制服!
  
  他们跑的速度非常非常快,几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已经从街头跑到了这边!
  
  很多人都起身躲到了路边或店里,但是依然好奇的往那边看,直到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有人看清楚是什么,骤然惊叫起来。
  
  “他有枪!!!”
  
  那人掏出枪来就往上开了一枪,枪声震动了整个夜市,整条街上的人都乱成了一锅粥!
  
  “小心!”男人大喝一声推开旁边的人,紧接着一声枪响,他倒在了地上!
  
  他中枪了!
  
  楚小恬瞳孔骤缩了一下,眼睁睁看着那个开了两枪的男人从她眼前跑过,转头就看到那个人倒在血泊中,腹部中了一枪,身下全是血。
  
  另外一个人跪在他面前眼睛都是赤红的,看样子也懵了,片刻才抱着他爆出一声低吼,“绍光!”
  
  中了枪的男人猛地把人一推,“别管我!快去追他!”
  
  那人浑身发着抖,一咬牙对四周人吼道:“谁来帮帮忙,叫救护车!”
  
  他的样子极为凶悍,四周人围了不少,但真正敢过来的几乎没有,所有人还处于恐慌中。
  
  忽然间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打120了!”
  
  男人抬头一看,是一个看上去很柔弱的女孩子,拿着手机跑到这边,“救护车马上就来,你去追他吧,我守着他!”
  
  “谢谢你了小姑娘!”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一抹脸,起身冲了出去。
  
  中了枪的男人伤势太重了,楚小恬跪在他面前,不知所措的看看四周,“有医生吗?能急救吗?”
  
  人群中有人问:“有医生吗?你们谁是医生吗?”
  
  现场没有人是医生,有人说要先堵住伤口吧,楚小恬看那人已经神志不清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的用力堵住他的伤口。
  
  “你是龙烽特卫的吗?你认识程让吗?”
  
  听到程让的名字,那人忽然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向她。
  
  楚小恬知道他不能再闭上眼睛了,否则休克之后,很可能就永远也睁不开了。
  
  她不知道他是谁,可她知道,这个人一定认识程让,也许还是他的朋友。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男人的嘴唇动了动,楚小恬凑到他面前,听他模糊的声音道:“我叫……杨绍光。”
  
  楚小恬说:“杨绍光,救护车快来了!你一定要撑住!”
  
  她拿出手机拨打程让的手机号,但是程让也不知道是没带手机还是不方便,没有接她的电话,她顿了一下,又翻出手机上存的另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手机响了两声后被接了起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喂,我是段逍。”
  
  他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平稳,如果换成是平时一定能让她镇定很多,可现在杨绍峰浑身是血,命在旦夕,她只能强忍着慌乱说:“我……我是楚小恬。”
  
  几乎在她出声的刹那,段逍就听出了她嗓音里的惊慌失措和因为恐惧而急促的呼吸,他声音沉了些,说:“告诉我你的位置。”
  
  “北霜怎么没来?”
  
  “她被老板叫去上班了。”
  
  方维理解的点点头,跟骆北霜认识那么多年,也知道她这工作有多苦,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被老板叫走工作。
  
  “它应该是知道要回家了,心情很好,从早上起来就很兴奋。”方维把雪球的牵引绳给她,“要是没时间照顾它,抽空把它送这里就可以。”
  
  “谢谢你,方维。”
  
  “不客气。”
  
  楚小恬摸了摸雪球的脑袋,“乖,跟我回家吧。”
  
  天空阴沉下来,她和雪球慢悠悠的走在路上,蔚蓝时不时发一条信息过来,因为手机打字手速慢,平均两条她才回过去一条。
  
  蔚蓝:“梵音大人,你读者都在强烈要求你开微博,不打算开一个?”
  
  楚小恬刚打了两个字,蔚蓝又说:“话说回来,你辞职了吗?没辞赶紧辞,那破公司容不下你尊贵的娇躯。”
  
  楚小恬:“……”
  
  “汪。”
  
  雪球忽然叫了一声。
  
  楚小恬顺着它的视线一看,原来他们已经走到了老地方,那个捡到它的小公园。
  
  雪球又叫了一声,忽然拼命朝那边跑了过去。
  
  楚小恬连忙跟着它一起跑,她一向缺乏运动,没跑两步就气喘吁吁,雪球还一个劲儿往那边跑,她一着急没看路,差点摔在地上,雪球的绳子就那么挣脱了,它也没注意到,一直跑到不远处一辆车旁。
  
  楚小恬都顾不得戴好快滑到鼻子下面的眼镜,赶紧朝它跑过去。
  
  停在那里的是一辆V,车身上有个很特别的logo标志,楚小恬还没来得及细看,雪球已经绕过车跑到另一边去了,她绕过车走过去一看,原来那里有一只蹲坐在车旁的德牧,而且是一只穿着‘制服’的德牧,很有军犬的气质,一脸沉默的稳重。
  
  楚小恬不害怕大狗,但忽然看见一只威风凛凛的德牧坐在那儿还是吓了一跳,雪球却一点也不害怕,凑上去就要去闻人家的屁股。
  
  楚小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