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是长久之计第 46 章,可爱是长久之计第 46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非重复内容,订阅率不足需延后时间或补足订阅率观看,防盗请谅解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好,啊……还有这个。”楚小恬拿起蛋糕,“这个……是给我的吗?”
  
  段逍说:“不是给你,难道是给我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在笑,但楚小恬不知道为什么,很清晰地察觉到了男人眼底掠过的不明显的清淡笑意。
  
  他关上车门,车钥匙已经放进了裤兜里,显然是本就打算送她上去,不是说说而已,
  
  公寓楼前的灯光很暗,夜色在路灯下显得更为浓郁,这个点大多都休息了,半夜出去玩儿的都还没回来,所以人也很少。
  
  他们站的距离很近,以至于段逍的身形在他眼前显得异常高大,她一米六三的个子,穿着平底鞋,只能仰着头才能看着他的眼睛。
  
  然而奇异的是他身上那种强势的压迫感似乎全被收敛了起来,他垂眸看着她的眼神,甚至让她有种温柔的错觉感。
  
  也许是因为她见过的他太过冷漠和严厉,但是温柔这种东西,在这个男人身上应该是不存在的。
  
  “今天的事,连累你了。”他说:“回去好好休息。”
  
  虽然还不知道蛋糕的滋味,可楚小恬措不及防有了种被喂了一口蛋糕的感觉,五脏六腑都甜滋滋的愉悦欢唱起来。
  
  段逍看了一眼公寓一楼空无一人的大厅,“确定不用我送?”
  
  楚小恬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我自己上去就好,谢谢你送我回来。”
  
  如果是别的男人这个点送女孩子上去,很可能是有别的心思,又或者容易被人误会成有别的心思。
  
  但段逍显然不属于这两种。
  
  他说送她上去,就只是单纯的送她上楼而已。
  
  不过今天晚上发生了那么多事,她不想再麻烦他了。
  
  楚小恬走近公寓,忽然想起自己还穿着他的衣服,她低头看了看,对她来说过于宽大的黑色夹克包裹着她的身体,看上去坚硬厚实又温暖。
  
  她抬起手,发现袖口上有一点血迹,大概是她还没洗手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
  
  她迟疑了一下,正想转身回去找他,忽然感觉后面有人在盯着她。
  
  大厅里很安静,一点细微的能声音都能被放大。
  
  就好像在她在家里把一张蔚蓝寄来的,据说她看一眼都会做噩梦的海报贴在墙角,整整一天她都不去看,但一天背后都凉飕飕的,好像一回头就会出现很可怕的结果。
  
  楚小恬浑身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她强迫自己抬起脚,战战兢兢的正要往前走时,后面看着她的那人朝她走过来了。
  
  走在她身后的人从她身边走过,看了她一眼。
  
  是个双眼发红,一看就喝了不少酒的年轻人,那人似乎看她穿着奇怪,但正面看到她的脸,又觉得小姑娘那副惊恐的表情十分可爱,于是暧昧的搭讪道:“小妹妹,这么晚了,自己一个人不害怕呀。”
  
  看清楚人之后楚小恬倒是不那么害怕了,镇定道:“……我不是一个人啊。”
  
  年轻人意味深长道:“跟男朋友吵架了?”
  
  “没有。”楚小恬想快点回家,于是往电梯方向走,那年轻人亦步亦趋的跟着她,正要再说话,眼角忽然瞥见一个人走过来,顺手把手往女孩儿肩膀上一放,淡淡道:“怎么不等我?”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他的动作和语言虽然并不亲密,神色也十分冷淡,但在外人眼里,那种保护的姿态给人的感觉却十分强烈。
  
  哪怕外表平静从容,那迥异于常人的气势也让人立刻就察觉到,这个人是不能招惹的。
  
  那年轻人撇了撇嘴,立即拐了弯,上了另一个方向的电梯。
  
  楚小恬抬头看向他。
  
  段逍松开手,“走吧,送你上楼。”
  
  两人进了电梯,楚小恬按了六楼楼层,“刚才谢谢你,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她知道段逍是故意那么说,那人以后就算再见到她,大概也会立刻想起她身边有个不好招惹的男人了。
  
  “太晚了。”段逍一手插在口兜里,说:“我没有送人到一半就走的习惯。”
  
  他抬头看了一眼,皱了下眉。
  
  “怎么了?”
  
  “摄像头坏了。”段逍冷冷道:“这么晚了大厅里连个保安都没有,物业干什么吃的?”
  
  这大概是职业病了,楚小恬有些想笑,但看他那么严肃,真笑了就太不厚道了。
  
  他们这个行业,一旦签署合约,就要为客户的安全负责,谁也不希望因为保安的一点疏忽造成不可预料的危险事件。
  
  “有保安的。”楚小恬说:“但是他这时候一般在……睡觉。”
  
  段逍:“……”
  
  看段逍的脸色,楚小恬很怀疑如果那个保安是他们公司的人,明天一早就会收到被辞退的通知了。
  
  楼层一到,两人走出电梯,楚小恬走到自己家门前,里面的雪球听到声音,大概已经跑到门口等着了。
  
  “楚小恬。”
  
  楚小恬怔了一下,这是他第二次叫自己的名字。
  
  但不同于第一次,第一次他叫她的时候,语气是陌生的,而这一次,他叫他的名字的时候,却让她有种微妙的感觉。
  
  像是一根羽毛轻轻划过心脏,带来一种细微战栗感。
  
  “以后不要随便跟陌生人对话,不管他们说什么。”
  
  楚小恬怔了一下,刚要点头,段逍忽然皱了下眉,说:“别动。”
  
  楚小恬的皮肤很白,是那种没什么血色的苍白,段逍原本以为她是因为恐惧脸色发白,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
  
  这女孩儿似乎不太经常出来见阳光,她的五官精致秀美,眼眸也水汪汪的很有灵气,但因为肤色过于苍白而显得有些脆弱,就像她给人的感觉,始终是那种被保护的很好,受不得挫折的少女。
  
  她一直没注意到自己下巴上沾了一点血迹,干枯的血迹在女孩儿白皙的下巴上异常显眼。
  
  他抬起手,拇指轻轻在她下巴上抹了一下,把那点血迹抹去了。
  
  她的脸色看上去苍白冰凉,肌肤却温软细腻,像是某种漂亮却脆弱的瓷器,稍微掌握不好力度就会受伤。
  
  段逍眯起眼睛,顿了一下,收回手,“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回去吧,好好休息。”
  
  “等一下。”
  
  他转身的刹那,楚小恬忽然叫住他。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冲动,后来想想,那一刻她脑子里应该是什么都没有想的,只有一种本能,一种非常不安的时候,急切需要着什么的本能。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或许只是因为这个男人骨子里强悍冷硬的特质,给了她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那是她最缺乏的东西。
  
  就像小时候看到一个非常想要的东西,却又不敢让这种期待表现的太明显,她有些迟疑又有些紧张的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什么事都可以找你吗?如果不是危及生命的事……我也可以找你吗?”
  
  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任何迟疑,也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
  
  他点点头,“可以。”
  
  “今天的事,是我们欠你一个人情。”
  
  他说:“只要你开口,什么事我都可以帮你。”
  
  离十二点整只剩下五分钟,楚小恬只来得及跟热情扑上来的雪球打了声招呼,就赶紧打开电脑。
  
  她的存稿并不多,一般就只有两章,每天要发的存稿都事先存起来,修改一下再发生去更新。
  
  好在时间还来得及,十二点整章节发出后她又检查了一遍,发现没什么问题才松了口气。
  
  她给骆北霜报了个平安,雪球跳到了她的腿上,楚小恬摸了摸它的脑袋,忽然意识到什么。
  
  ……她竟然没有害怕。
  
  以往这个时候,她身上应该早就冷汗涔涔了。
  
  雪球还在她怀里拱来拱去,忽然朝她气势汹汹的叫了一声,跳了下去。
  
  楚小恬吓了一跳,这才发觉她还穿着段逍的外套,雪球是因为闻到了陌生气息,才老是焦躁的在她身边转悠,还在她身上嗅来嗅去。
  
  她把衣服脱下来,看到自己袖子上的血,脑子里又闪过杨绍光满身是血看着她的一幕。
  
  也许今天晚上,又是无法入睡的一夜。
  
  可那种仿佛无孔不入的恐惧感,在男人温暖的衣服里,好像慢慢减弱,最终消失在了空气里。
  
  “雪球,你说如果我以后如果,万一真的给他打电话了,他会理我吗?”
  
  楚小恬若有所思道:“如果只是聊天呢?他会一烦把我拉黑吗?”
  
  “应该不会吧。”她说话的时候手指无意识的揪住了那件夹克的衣袖,雪球朝她汪了一声,楚小恬吓得连忙收回手,无奈道:“好了好了,知道你怕他,我拿远点吧。”
  
  看来上次雪球见段逍时的阴影还在,而且还不轻。
  
  楼下,段逍把车启动,目光瞥过他的拇指上那一点不明显的血迹。
  
  那应该是杨绍光的血。
  
  他眯起眼睛,想起手指触到女孩儿下巴的时候,她怔怔的目光。
  
  那种承诺,他一般是不会许下的。
  
  因为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在以后长久的时间里对方又会不会变卦,人心是最难预料的东西。
  
  但就算是口头上的契约,他也不会违背,除非对方提出让他违背原则的事。
  
  他随手拿纸巾把手指上的血迹擦去,转头看了一眼公寓灯光暗淡的大厅,
  
  华裕公寓的地段在市中心附近,在但市内的公寓里租金并不算高,住的人也非常杂,大多都是些学生或者在附近上班的人,安保措施也不到位。
  
  不管怎么看,楚小恬那样的女孩子独自一人住在这里,都有些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