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是长久之计第 57 章,可爱是长久之计第 57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非重复内容,订阅率不足需延后时间或补足订阅率观看,防盗请谅解
  
  “这个点了,吃什么宵夜,不怕把你腹肌吃没啊。”
  
  “算了,我也不去了,明天还要早起,回去睡觉吧。”
  
  “不行我受不了,我还是去下点面条吧。”
  
  一队人夜里去了躺医院,得知杨绍光已经稳定下来,就一块儿回公司休息室喝了杯茶。
  
  忽然一阵诡异的铃声响起,赵辉愣了一下,猛地起身拿起手机。
  
  “卧槽你这什么铃声,吓我一跳!”
  
  赵辉没理会他们,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专心致志的盯着手机。
  
  “这家伙不是谈恋爱了吧?”
  
  “不可能,谁家姑娘瞎眼了看上这货,老子还没女朋友呢。”
  
  “他看小说呢,《恐怖之书》第二部。”林非凡一边淡定的倒茶一边说:“网上连载的,看迷了,跟着人家作家的小迷妹下载了这个专属闹钟,每天晚上十二点准时看新内容。”
  
  “还出第二部了?这作者也是个怪才,他那本《灵怨》写的也不错,我一个大男人晚上看了都觉得凉飕飕的。”
  
  “对了,第一部哪去了?你们都看完了,也该轮到我了吧。”
  
  “我今天看到程教官捧着书看,在他那儿。”
  
  赵辉正看的入迷,听到这句话猛地抬起头,嘴角一抽。
  
  程让正捧着书在宿舍看的津津有味,忽然听见敲门声,一个激灵,嘴上叼着的烟都差点掉了。
  
  他起身开门,赵辉气势汹汹走进门:“我说我书怎么找不着了,合着真让你给拿走了。”
  
  程让说:“你大晚上找我就是为了这事儿?”
  
  赵辉嘿嘿笑了两声,一抬手勾住他的脖子,“说实话,你看了觉得怎么样,刺不刺激?够不够味?”
  
  “还行吧,也就那样。”
  
  程让也就是跟风看个热闹,这两天看的也有些迷,不过他就算是觉得特别好看,也不想看赵辉这嘚瑟的劲儿。
  
  “这叫还行?你知道这作者多牛逼不?”
  
  自从迷上恐怖之书第一部,赵辉就把梵音写过的所有小说以及《灵怨》改编成的漫画都看了一遍,并且成功成为一枚新晋小迷弟,为此还上网把关于梵音所有的资料都看了一遍,他巴拉巴拉跟程让说了一通,从恐怖之书第一部是怎么爆火这个作家怎么怎么低调,到现在连是男是女都没人知道。
  
  “这还用说,肯定是男的。”
  
  “也说不定,兴许人家是个美女呢。”赵辉说:“不管是男是女,以后要是办个签售会,我肯定得去看看,要么咱俩打个赌?”
  
  “赌什么?”
  
  “就赌三十斤小龙虾!”赵辉斩钉截铁:“我赌他一定是男的。”
  
  程让脸一黑,“这他妈还用赌?”
  
  “说不定真是个姑娘呢?”
  
  “那你怎么不赌她是姑娘?”
  
  “……我穷啊。”
  
  “……”
  
  当然,楚小恬是不知道他们俩拿她的性别赌了三十斤小龙虾,正沉浸在梦里面的她睡着睡着忽然连打了两个喷嚏,迷迷糊糊的心想谁又念叨她了,明明乖乖更新了呀。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楚小恬就看到自己手里抱着的东西。
  
  “啊啊啊啊啊!”
  
  雪球已经习惯自家主人有事儿没事儿就惊恐的叫一嗓子了,不过还是赶紧跑过来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但楚小恬不是像往常一样惊恐的大叫,她这次只有惊,没有恐,而且满脸通红,双手抱着枕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她面前是一件黑色外套,段逍的那件。
  
  昨天晚上,她明明把衣服放到床边的椅子上了,打算今天送去干洗,但她昨天半夜里醒了一次,大概觉得有些害怕,又下床把衣服拿过来了。
  
  也就是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又睡过去了,
  
  然后就这么放了一晚上,早上起来的时候,这衣服是被她抱在怀里的。
  
  她睡觉的时候习惯抱点东西,大多时候是抱着被子或是那只小时候她爸送给她的小熊,谁想到昨晚上竟然抱错了,她竟然抱着一个男人的外套,睡了一晚上。
  
  虽然这件事情只有她和雪球知道,而且雪球是绝对会保密的,但她还是感觉有种说不出的……羞耻。
  
  她看了一眼雪球,威胁道:“这件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对不能告诉其他人,狗狗也不行,知道不?”
  
  雪球:“……汪?”
  
  反正它是不会靠近那件衣服的。
  
  等到衣服被干洗上门服务人员拿走之后,楚小恬终于可以强迫自己忘记这件事了。
  
  雪球也终于放下戒心,甩着尾巴欢快的在她身边嗅来嗅去。
  
  楚小恬摸了摸它的下巴,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发现今天阴天,并没有什么阳光。
  
  她其实是不太喜欢在阳光底下活动的,小时候曾经在户外被晒伤过一次,从那以后长时间呆在阳光下都会多多少少感到不舒服,这也是她为什么好几次都被自己浓密的长发吓到却始终不去剪短的原因之一,披散的长发能给她带来一点安全感,也能遮挡阳光。
  
  “走吧,雪球,今天带你去小公园玩儿。”
  
  楚小恬和雪球还没走到小公园,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一看就愣住了。
  
  来电显示是,段逍。
  
  ……
  
  她愣了足足三四秒,登时不知所措起来,第一反应是他怎么会给我打电话?我应该用什么方式接?第一句话该说什么?赶紧接电话啊你这个笨蛋都快挂掉了!
  
  楚小恬深吸一口气,接起电话,“喂?”
  
  “在外面?”
  
  “对,我在跟雪球散步。”
  
  “是吗?”电话那边很安静,只有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顺着电流传到她的耳朵里,“真巧,我跟卡尔也在散步。”
  
  楚小恬脑子里立刻就出现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在车里休息,卡尔守在身边的画面。
  
  如果不是她和雪球打扰了那份寂静,那应该是一个很温情的画面。
  
  换成雪球是不会安安静静的守着她的,雪球比较皮,安静不了多久就会想要闹腾,而且没事儿就会到处嗅地上,想要捡东西吃——这大概是它流浪时留下的习惯,她和骆北霜纠正了很久都纠正不过来。
  
  “卡尔还好吗?”
  
  “想它了?”段逍问。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她觉得自己耳朵莫名热了一下,“还挺想的……我是说雪球。”
  
  雪球一脸无辜的歪了歪头,楚小恬对它伸了伸舌头。
  
  雪球一张嘴,舌头也学着她伸了出来,楚小恬差点笑出声。
  
  “那就让它们打个招呼吧。”
  
  他话音刚落,安静的手机里传来一声低沉的犬叫声,是卡尔汪了一声,而且似乎还是对着手机叫的。
  
  楚小恬怔了一下,看了一眼雪球,弯身对它说:“雪球,你叫一声。”
  
  雪球吐着舌头欢快摇尾巴。
  
  “别光看我摇尾巴,叫一声,就一声。”楚小恬小声诱哄道:“给个面子嘛,不给我面子也给卡尔个面子,人家可是超级厉害的护卫犬呢,你叫声大哥试试?”
  
  雪球以为她跟自己玩儿,摇头晃脑的,但就是不叫。
  
  一分钟后,段逍的声音传过来了,“卡尔是母的。”
  
  楚小恬:“…………”母的也是大佬!
  
  段逍沉默了一下,说:“你这只小狗,是应该听话一点。”
  
  楚小恬想说其实雪球还是挺听话的,虽然跟受过训练的无法相比,就是皮了点。
  
  她还没开口,就听段逍说:“在原地不要动,五分钟。”
  
  他们看得是同一部小说,名字叫《恐怖之书2》,是一部系列形式的恐怖小说,第一部在两年前开始连载。
  
  那一年恐怖悬疑类的小说还不火,排在各种言情、玄幻之后,关注的读者也少,直到《恐怖之书》第一部横空出世,以半年时间席卷各大月榜、季榜等榜单,那是无数读者用点击和真金白银以及真爱堆积出来的成绩,原因无外乎两个字——好看。
  
  如果翻开这个作者的专栏,就能发现,这个作者在这本占据各大榜单的长篇恐怖小说之前,只写过四篇不到两万字的短篇故事,全是剧情紧凑,恐怖氛围极佳的短篇小说,从头到尾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像是纯粹的只是练笔。
  
  到了《恐怖之书》第一部,十一个故事看似毫无关联,但到后面会接连串联起来,形成一个密密麻麻的可怖的网,将读者的心紧紧抓在里面。
  
  一年后,这本小说被某个出版公司看中出版,成为近两年最畅销的悬疑恐怖类书籍之一。
  
  紧接着,这个以梵音为笔名的作者又接连连载出版了《灵怨》、《凶徒》两部悬疑惊悚长篇小说,成为驻站网站的神级写手,而且是唯一一个以恐怖悬疑类作品火起来的写手。
  
  跟笔名一样,作者本人也非常的‘佛系’,很少跟读者互动,也从不公布任何资料,哪怕宣传新书的时候,也大多都是由出版公司来宣传,因此读者们连梵音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两年后,《恐怖之书2》在粉丝的期待中横空出世,这本已经不像上一部,连载了好久才开始有人看,而是在一开始就受到很多读者的追捧,短短两个月时间,就上了频道榜单的榜首,每天晚上十二点整,都会准时更新一章。
  
  十二点一过,新更新的章节下面就开始有读者留言了。
  
  “先占个沙发!十二点零零一分!”
  
  “十二点零零二,预感这一章会很可怕,先把家里的灯全部打开先。”
  
  “……我看完了,吓到想去厕所,然而又不敢去,呜呜呜我要找妈妈陪我去厕所了。”
  
  “卧槽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所以其实这个故事真的不止一个鬼吗?”
  
  “火箭炮深水鱼雷都给你,梵音大大我爱你!”
  
  “总感觉作者也是一边怕得要死一边在写的样子……”
  
  “……这位大大不是一边看着咒怨都能一边吃零食喝饮料脸色都不变一下的大佬吗?”
  
  “说作者害怕的,你们怕是对这位大大有什么误解。”
  
  时间倒回到十一点半。
  
  某市中心的公寓里。
  
  房间里拉着厚重的窗帘,整个房间里,哪怕是白天都能营造出一种恐怖片的氛围,深夜里这种氛围更是明显,角落里的白色骷髅头散发着幽幽的暗光。
  
  敲下最后一个句号,她才彻底松了口气,那根一直紧绷的神经随着身体的松懈而放松下来,她整个人软倒在椅背上,呼了口气。
  
  然后把脸埋在胳膊里,身体抽动了下,终于把憋在喉咙里那声呜咽声发了出来。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她怎么会写出这么可怕的东西来?
  
  虽然是之前就写完的内容,只需要改动一下错字定到十二点整发布就可以,但又重新看了一遍内容的她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