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是长久之计第 76 章,可爱是长久之计第 76 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这个家里除了她只有段逍,知道密码的也只有段逍一个人,所以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回来了。
  
  原本以为要跟z喝酒到天亮呢。
  
  楚小恬灵机一动,翻身下床,迅速把被子收拾成没睡过的样子,没穿拖鞋,小心翼翼的走到房门口躲了起来。
  
  对了,还有手机。
  
  她又赶紧把手机拿过来调到静音,把灯关上了,然后屏住了呼吸。
  
  虽然知道吓不到他,不过她还是跃跃欲试。
  
  段逍进门后,果然直接朝卧室这边走了过来,他打开门,顿了一下,大概是看到她没在床上,转身去了书房。
  
  门半开着,楚小恬听不到动静了,于是慢慢走到门口,扒住门框往外看。
  
  咦书房的门没开
  
  她刚想把脑袋凑出去,忽然一只手伸过来覆在了她的头顶上
  
  那一瞬间,楚小恬的脑子里出现的只有三个字天灵盖。
  
  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天灵盖
  
  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短短几秒钟脑子里就闪过无数那些脑补过程中每次都快把她吓哭了的画面,还有凶徒封面上那只可怕的鬼手
  
  真的出,出现了
  
  然而还没等她尖叫出声,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说“你躲在这里,是想吓我吗”
  
  楚小恬“”
  
  天灵盖上哦不,她脑袋上那只手,好像也挺熟悉的
  
  她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对上段逍意味不明的目光,顿时气得脸都红了,“是你要吓我吧你快把我吓死了你知道吗”
  
  她伸手把段逍的手拿下来扔掉,然后捏起拳头砸在他的胸口,气呼呼道“不跟你玩了,你别理我”
  
  段逍“小”
  
  他还没喊出声,楚小恬已经气哼哼的转身跑回床上,拉起被子把自己盖起来了。
  
  过了两秒,她又猛地掀开被子,一脸严肃的说“作为一个恐怖写手的男朋友,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吓人是很不对的吗尤其是像我这样满脑子鬼鬼怪怪特别不经吓的,你刚才的行为是特别不可取的你知道吗你你简直丧心病狂,太过分了”
  
  越说越委屈,到最后声音都要变调了。
  
  楚小恬几乎是使出全身力气在用力的控诉,但威力是微乎其微,就好像小时候委屈扒拉的发小脾气一样,眼眶红红的,把自己能说出口的最过分的词儿都用上了。
  
  说完她哼了一声,又躺到床上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不理他了。
  
  很快她就感觉段逍走到了床边,一条腿跪在床上,朝她靠了过来。
  
  楚小恬蹬了蹬腿,表示自己不高兴,不开心,还想闹,不想理他。
  
  “宝贝,我错了。”
  
  楚小恬脑子轰的一声。
  
  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时蓝跟她分别之前曾在她的耳边说,“你知道吗你男人真的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能够满足我在写之前对男主角的所有幻想的男人了,高大英俊不说,还是个身手厉害的硬汉,又帅又有男人味,安全感爆棚,还有一点就是,他的声音简直太有磁性了,作为一个声控简直会受不了啊说实话,你在床上听他用那种声音喊你宝贝的时候,是不是整个人都要软倒在他怀里了”
  
  楚小恬说他才不会喊我那么腻歪的称呼呢,他只会用低低沉沉的声音叫她的名字,楚小恬,楚小恬,或者是小恬,小恬。
  
  但是现在
  
  他正在用时蓝描述的那种深情又低沉的嗓音,一边用这样亲昵的称呼喊她,一边跟她道歉。
  
  楚小恬紧紧抓着被子,故作冷漠的哼了一声。
  
  “我不该吓你。”段逍在她耳边说“明明知道你胆子小”
  
  他的气息里带了一点酒气,很淡,应该并没有喝多少酒,却足以把她感染的也成了醉醺醺的状态。
  
  “胡说,我胆子才不小。”
  
  她转过头,用一种你看我都敢怼你了,我胆子还小吗的眼神瞪着他。
  
  不然你们看龙烽特卫里那些大男人们,有几个敢怼他,拿拳头砸他的
  
  段逍笑着点头,“嗯,还是小恬的胆子最大了。”
  
  楚小恬生气也就生气那几秒钟,他还没哄的时候她就已经好了,更何况现在还哄着她。
  
  “其实刚才我的确是想吓唬你的。”
  
  楚小恬说“你都没被吓到,反而是我被吓到了,真是气死我了。”
  
  其实实话就是,她是被自己的胆子小给气的。
  
  “好了,不生气了,都是我的错。”
  
  “我不气了。”楚小恬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闻了闻他的衣领“你喝了多少酒我以为你要很晚回来。”
  
  “我跟聂非战在一起喝酒,总要有一个人是清醒的。”
  
  “那就是说,他喝多了”
  
  “对。”段逍说“不喝多也没那个胆子,拿着手机给那姑娘唱歌。”
  
  聂非战给他心里那位姑娘唱歌
  
  楚小恬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忍不住笑了。
  
  看来聂非战,是真的很爱很爱那个姑娘,所以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做,哪怕是豁出性命的事情,更别说唱个歌了。
  
  毕竟对于聂非战那样的男人,让他唱个歌,可能比逼他上战场拼命还要难一百倍呢。
  
  “那你愿不愿意,也给我唱个歌呀,段先生”
  
  段逍怔了一下,眼底透出一丝无奈,“小恬,我跟聂非战一样,都不会唱歌。”
  
  “你不给我唱,我就生气。”楚小恬鼓起腮帮子。
  
  段逍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一会儿,问“真的生气”
  
  “唔。”楚小恬鼓着腮帮子点头,因为在用力憋气,一双乌黑的杏仁眼也瞪的大大的。
  
  段逍抬起手,轻轻捏住她的脸颊。
  
  楚小恬被他捏的张开了嘴,鼓起的腮帮子也泄了气。
  
  她还没来得及控诉,就被他吻住了唇。
  
  几分钟后,楚小恬气哼哼的说“你干嘛呀”
  
  “你生气的样子,太可爱了。”段逍边吻她边在她耳边说“比调戏我还要可爱”
  
  楚小恬“”
  
  所以今天晚上,到底是谁调戏了谁
  
  恐怖之书2终结之后,楚小恬着实感受了一波来自读者的不舍和热情,接连几天她微博里的私信都不停,驻站网站下的评论区也是天天被挤爆,以至于她打开后台看评论的时候都卡了好几次,并且多家网站、最近一段时间,恐怖系列两部书的热度已经超过了因为电影化而大热的凶徒。
  
  网上连载结束后,她就开始加班加点的修改出版稿,就这样又忙碌了大半个月,才总算告一段落。
  
  在彻底忙完的那个晚上,她熬夜到了十二点,才晕晕乎乎的被段逍抱到了卧室里。
  
  “明天早起,带你去个地方,快休息吧。”
  
  段逍吻了吻她的额头。
  
  “去哪里呀”楚小恬困倦的问“是要带我去哪里玩儿吗”
  
  “对。”
  
  楚小恬于是开开心心的入睡了,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段逍抱起来,送到了洗手间。
  
  段逍给她挤好了牙膏,“我去准备早餐,你先收拾吧。”
  
  楚小恬接过牙刷,看了看穿着衬衫西裤,戴着手表,就差穿上西装外套打上领带的段逍。
  
  她的保镖先生,今天看起来好像格外完美,特别帅气。
  
  不行,她也要好好打扮一下,不能给他丢脸。
  
  楚小恬于是赶紧洗漱完,在段逍还在准备早餐的时候,去化了个妆,然后挑了身衣服。
  
  然而当他们吃完早餐出门的时候,楚小恬又看他穿上了西装。
  
  这么正式那她要不要换个小礼服
  
  她正纠结的时候,段逍已经拿过外套把她裹了起来,然后带她出了门。
  
  “我们去哪里呀”
  
  段逍说“天上。”
  
  楚小恬反应了一会儿,“要坐飞机吗可是我还没有收拾行李。”
  
  “不用行李,有你就够了。”
  
  楚小恬一头雾水。
  
  车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楚小恬差点在车上睡着了,等车一停,她就发现,他们来到的果真是停机坪,但是
  
  飞机外面,只站着一个人。
  
  是穿了一身飞行员装束的聂非战。这一身衣服穿在他的身上,简直酷到不行,只是
  
  大白天的,他脸上竟然贴着跟在k国一样的大胡子,再加上墨镜,几乎看不出他的长相了。
  
  楚小恬有点怀疑他是因为长得太帅,容易被人骚扰所以才用胡子遮掩一下
  
  “这是哪来的直升机”楚小恬惊讶道“就我们两个哦不,就我们三个人吗”
  
  “对,本来是我来开,不过”段逍揽住她的肩膀,“怕你恐高害怕,我会忍不住分心。”
  
  楚小恬忽然发现,她身边的这两个男人,搞不准是十项全能吧
  
  哦对,除了唱歌。
  
  果然是人无完人,再厉害的男神,也有不擅长的东西。
  
  “请吧,两位。”聂非战勾着唇角,彬彬有礼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楚小恬和段逍上了飞机。
  
  这一路上,她都处于刺激和兴奋的状态,但因为恐高症带来的紧张感也没有减少多少,以至于她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飞机降落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瘫在段逍怀里,被他抱下飞机的。
  
  等双腿落地,她睁开双眼,整个人都被震撼了。
  
  他们落地的,是一处山上。
  
  山并不高,但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盛开的野花。
  
  “好美啊”
  
  “喜欢吗”
  
  楚小恬点点头,“喜欢,这里好像”
  
  像在k国的时候,她第一次对他表明心意的地方。
  
  段逍牵着她的手,跟她一起静静感受着空气中清新的花香和泥土的芳香。
  
  半晌后,段逍睁开眼睛。
  
  他身边的女孩儿还闭着眼睛,白皙秀美的面容在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
  
  她脸上的微笑,那样美好。
  
  美好的让人想要一生珍藏。
  
  “小恬。”
  
  “嗯”
  
  “你看那边。”段逍伸手指向一个方向,轻声道“我的父母,现在就长眠在那里。”
  
  楚小恬愣住。
  
  “他们刚才告诉我。”段逍勾着唇角,缓缓道“他们很喜欢你。”
  
  有那么一刹那,楚小恬的眼前,仿佛出现一个年幼的少年,在对着漫山的鲜花,与父母隔世相望的画面。
  
  她的眼睛有些酸涩,刚想说些什么,段逍忽然走到她面前,牵着她的手,单膝跪在了地上。
  
  “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不是想在他们面前证明什么,而是觉得,你一定会喜欢这里。”
  
  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枚钻戒,在阳光下,那闪烁的光芒险些让楚小恬落下泪来。
  
  “所以我想在这里,对你许下一生的承诺。”
  
  这是第一次,段逍以一种仰望而专注的姿态,看着她的眼睛。
  
  他的眼里充满了真诚和温柔的爱意,就连姿态,也是从未有过的庄重和忠诚。
  
  “虽然我早就已经许下诺言,但还是想正式请求你,从今以后,请允许我用另一种身份来保护你,爱护你,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永远都不会离开。”
  
  楚小恬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像是被堵住了,开口就是哽咽的声音。
  
  她点点头,顿了一下,再点点头。
  
  其实啊,她早就已经允许了。
  
  甚至在心里,早就擅自把他定义成了陪伴一生的爱人。
  
  只是她没有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给她这样一个美好的仪式。
  
  段逍握着她的手,把戒指轻轻戴在了她的手指上。
  
  楚小恬捂住嘴,眼里积聚的泪水哗啦就冒出来了。
  
  段逍起身把她抱在怀里。
  
  楚小恬听到他在笑。
  
  那仿佛是从他的胸膛里,发出的笑声。
  
  楚小恬闷在他的怀里,抽了抽鼻子,说“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想拒绝也不行啊。”
  
  段逍低笑一声,把她抱的更紧了,“是啊,我不会给你机会拒绝的。”
  
  他们拥抱了很久很久,久到楚小恬几乎要融化在他的怀抱里。
  
  “所以,聂非战是我们的见证人吗”
  
  “不,见证人有很多。”段逍说“在此之前,我就征求了你父母的同意”
  
  楚小恬瞪大眼睛,“你见过我爸爸妈妈了”
  
  段逍没有否认,“是。”
  
  “你母亲他们,现在就在酒店休息,晚上会跟我们一起吃完饭,至于你父亲他应该已经在回来的飞机上了。”
  
  楚小恬抓狂的叫了一声,“你怎么都不告诉我”
  
  “告诉你,怎么还叫惊喜”
  
  楚小恬握住他的手,用力拉着他往直升机的方向跑,“我们回去见家长吧”
  
  聂非战站在直升机旁边,手里拿着个单反在给他们拍照,也不知道拍了多少张了。
  
  他显然也不是很会拍照,拍的时候皱着眉头,拿着单反的姿势也透出些许僵硬。
  
  但看得出来,他拍的很认真。
  
  楚小恬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神色变得认真。
  
  她对着段逍刚才指的那个方向,深深鞠了个躬。
  
  段逍的爸爸妈妈。
  
  我未来的,公公,婆婆。
  
  谢谢你们把段逍带到这个世界上来。
  
  从今往后,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他身边,陪他经历每一个日出日落。
  
  我会把我对他的爱,一直一直延续下去,请你们见证。
  
  段逍看着那个方向,微微笑了一下,牵住楚小恬的手,转身带她上了直升机。
  
  当直升机飞起,楚小恬握着段逍的手,刚才来时的那种紧张和害怕,忽然间全都不见了。
  
  她看着越来越远的那片山,轻轻闭上眼睛,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个世界上,也许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但一定有一些东西,能够持续很久很久,
  
  久到他们都已老去,依旧一如当初,不曾改变。
  
  正文结局。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到这里就结局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虽然有一些小可爱说快,但其实这本书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写了三个月了,这三个月来也是我最煎熬的时候,说实话因为三次元的工作加上写文,我已经很久没有过过轻松的周末了,再加上大家也知道前段时间我家人身体生病,我的状况也很差,也因此几次想要跟大家请假,但依旧还是坚持到了现在,抱抱自己以及一直鼓励我的大家,接下来请让我休息一段时间吧,明后天可能会更新一章番外,我只能说尽力,番外应该是只有一章,再多是写不出来了。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全订的读者可以在标记完结后进行一个评分,因为之前有完结文评分一般,影响很重,也请想要评分的亲能够手下留情,喜欢也好不满意也罢,请大家理智对待每一个原创作者的劳动,感谢大家的理解和喜爱,也对不满意的读者说声抱歉辜负期待。
  
  下一本你要一直保护我开文时间也许会在月底,也许会在下个月初,时间还没有确定,大家一定记得先去我的作者专栏里找到收藏一下,这样开文的时候就能看到了,另外开文的时候我也会在微博上说的。还有就是,这篇v文全订阅的小可爱可以参与微博晋江安之若眠抽奖,奖品暂定三只松鼠或良品铺子零食礼包和我的出版书这份猫粮有点甜,抽奖微博会在今天或明天晚上会发,之前转发错转发成上本的抽奖微博的小可爱到时候再重新转发下吧,月底28号开奖,在这之间都可以参与。
  
  最后还是谢谢大家看我的啰嗦啦,抱抱每一个小可爱我们番外见或是下一本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