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之冠第865章 职业选手不好当,荣耀之冠第865章 职业选手不好当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荣耀之冠 > 第865章 职业选手不好当
    在今天到唐糖家之前,无论宁宇还是唐糖,其实都非常的忐忑,因为他俩都不知道这一次唐母会不会又一次为难宁宇,不知道唐糖家里的人会怎么对待宁宇。
  
      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唐母这一次喊宁宇过来,真的只是进行一次寻常的家庭聚餐,除了最开始唐父和宁宇说的那些话,后面唐糖的父母都没再跟宁宇过多说什么,无非就是“多吃点菜”、“不用太拘束”之类的话。
  
      相对比较,倒是唐糖的小姨和小姨夫问的问题比较多,但无非就是职业电竞选手日常作息是怎样的,收入构成是怎样的,大概有多少钱之类的问题。
  
      宁宇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正好抓住这样的机会,让唐糖的家人更加了解他的工作,消除掉误解,同时也为他自己正名,告诉大家,他宁宇并不是无所事事的好逸恶劳之徒,而是真的在为了梦想而努力的拼搏者,真的每一天都在拼尽全力的奔跑着,从未曾有过丝毫的懈怠。
  
      一顿家庭午餐在还算和谐的气氛中结束了,除了小刺头,每个人都喝了一点点酒助兴。
  
      午餐结束之后,唐糖父母及小姨、小姨夫四个人凑在一起打麻将去了,宁宇不会打麻将,只能和唐糖一起照看小刺头。
  
      “大哥,记得你之前答应我要帮我女朋友上分吗?”小刺头终于找到了机会,激动不已的问道。
  
      宁宇无奈的笑了笑,道:“你上账号吧,我来帮你打。”
  
      “欧耶!”小刺头激动得一蹦三尺高。
  
      小刺头女朋友的账号目前打到了铂金段位,这其实挺让宁宇和唐糖惊讶的。
  
      不是都说小学生非常坑,甚至很多玩家遇到打得不好的队友,都会问上一句“作业做了没”之类的话吗?没想到,小刺头的女朋友竟然能够打到铂金段位。
  
      关于这件事,小刺头有话说:“都说我们小学生坑,我们还觉得大人才坑呢。我们同学都有钻石段位的,打得可好了。”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可惊讶的。小学生的课余时间其实很多,每天限量的那点时间,根本就不够他们玩的,甚至有的小孩直接拿家长的身份证绑定账号。毕竟,以前的孩子都喜欢成群结队的跑出去组团玩耍,现在的孩子则要么抱着手机,要么抱着平板,都是小小年纪就熬得戴上了眼镜。
  
      而且,高年级的小学生和初中生,正是接触新鲜事物最快的年纪,提起学习就没有一点兴趣,钻研游戏一个比一个有劲头儿。如果不是职业联赛限制选手的年纪,还真说不准会有十一、二岁的职业选手出现呢。
  
      说是保护未成年人,其实各个游戏商也都是在保护自己。试想,一个让未成年人疯狂迷恋且无法自拔的游戏,国家怎么能容许它的存在?
  
      “大哥,你准备打什么位置?还是打辅助吗?”小刺头能问出这个问题,就说明他是真的看过G-狂狼战队的比赛。
  
      宁宇摇头道:“辅助太被动了,我还是打野吧,可以抢节奏,稳一点。”
  
      说着,宁宇检查了一下铭文和出装,然后便单排进入排位赛,并一边发消息“我玩打野”,一边选中阿轲。
  
      低段位打野用阿轲,可以依靠她极快的打野速度很好的抢节奏,提前锁定胜局,更可以节约比赛时间。快速到达四级的阿轲,Gank的能力非常强,取得足够经济领先之后更是堪称无敌的存在,哪怕打坦克都可以只用一套连招加几下普攻就能击杀,更别提那些小脆皮了。
  
      中低端的局,双方反野意识都不太强,辅助还是习惯性的跟着边路射手,并且没人有足够的意识去探查视野,比赛的对抗强度并不算大,让宁宇每一局都可以非常顺畅的到达四级,偶尔一红被己方射手拿了,大不了就是去混一波兵线的事。一旦宁宇到达四级,便开始根据场上局势选择哪条路去进行Gank,并且一抓一个死,几圈Gank打完,对面基本上就崩了,甚至好几局刚刚到达六分钟,对手便集体投降,上分的速度极快,看得小刺头在一旁手舞足蹈的,跟跳大秧歌一样。
  
      “大哥,我特别崇拜你们这些职业选手,每天打游戏,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们,听说还能赚好多好多的钱。我想好了,等我再大一些,我也要去当一名职业选手,就去你们战队。”小刺头一边看宁宇打游戏,一边信誓旦旦的说道。
  
      唐糖抬手就给了小刺头一个脑瓜崩,单手掐腰用手指杵着小刺头的脑门教育道:“你信不信我把你刚才说的话告诉小姨?”
  
      小刺头挺着胸脯不以为意的道:“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话题,你们女人懂什么?肤浅!”
  
      这话一出,宁宇和唐糖都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现在的孩子,都喜欢这么说话的吗?从哪儿学的?
  
      唐糖被呛得有些生气了,正琢磨着要怎么教育教育这个小表弟,却听宁宇道:“唐糖,麻烦你上一下游戏,随便上个账号。”
  
      “哦哦。”唐糖虽然不知道宁宇想要做什么,但还是照着做了。她上的是自己的账号,登陆完成之后,她对仍在低头打游戏的宁宇道:“好了。”
  
      宁宇道:“麻烦进入一下训练营,选择关羽,对手英雄随便选什么,那个不重要,好了就进入游戏。”
  
      “进去了。”
  
      宁宇又道:“将AI和兵线关掉,然后就可以把手机给他了。”
  
      这屋里没有第三个人,宁宇口中的“他”,自然就是指小刺头了。
  
      此时,唐糖和小刺头都是一头雾水,但唐糖还是没有多问什么,而是按照宁宇说的那样,将手机递交到了小刺头的手中。
  
      宁宇头也不抬的道:“现在你控制关羽到河道,靠着主宰那边,有一个单独的小草丛,看到没有?”
  
      “看到了,怎么了?”小刺头一脸茫然的操控着关羽来到了中央河道,进入到了那团草丛之中。
  
      宁宇微微一笑,道:“好了,现在你就开始控制你的关羽,在那团草丛中原地转圈,整个过程中不能断掉冲锋姿态,也不能让关羽的视野从草丛里面露出来,开始吧。”
  
      唐糖此时才反应过来,原来宁宇是想要让小刺头体会一下,一名真正的职业选手,究竟要经过哪些方面的训练,要吃多少的苦,要经过多少单调乏味的训练,才有机会到赛场上去参加比赛。
  
      小刺头却不这么想,他以为宁宇是要教他玩关羽,顿时就来了兴致,当下便闷头练了起来。
  
      想要让关羽在那么小的空间内保持冲锋姿态,需要左手拇指控制着轮盘按照特定并且恒定的速度不停画圆,速度稍微把持不好或者圆圈稍微不够圆就会露出视野,方向如果没控制好则容易打断关羽的冲锋姿态。
  
      对于普通的关羽玩家来说,其实控制好方向、找准切后或者开团的时机、在面积稍大的草丛可以做到保持冲锋姿态而不暴露视野,就已经足够了。但对职业选手而言,一名成熟的关羽玩家,必须要可以非常轻松的控制着关羽在任何一片草丛内保持冲锋姿态,这是最基本的操作要求。而所有的草丛中,面积最小的,莫过于河道中央的那团独立草丛了。
  
      小刺头一开始还非常有兴致,可他才尝试了十分钟左右,便开始心烦气躁了,别说不漏视野,连保持关羽的冲锋姿态都很难做到。他练着练着,便悄悄放下手机,偷偷探出脑袋去看宁宇打游戏去了,根本就没法继续专心下去。
  
      宁宇余光瞥到小刺头放下手机的动作,他淡淡一笑,道:“你知道吗,我刚刚让你做的,就是我们职业选手每天训练时必须要做的基本操作训练,并且不只是关羽,每个英雄都要练,为的就是掌握每个英雄的技能前摇和后摇的时间,连招,以及技能释放距离,在这基础上,还要穿插秒换装备,三指操作等训练。记清楚,不是练一天两天,是每天都要练,绝对不能有间断。”
  
      小刺头撇嘴道:“这么练有什么用,打排位的时候练多好啊。”
  
      唐糖苦笑道:“我算是知道我那么多星星是怎么被坑下来的了,最讨厌打排位练英雄的人了,太过分了!”
  
      小刺头冲唐糖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莫名其妙的一脸得意。
  
      宁宇又道:“唐糖,帮忙回主页面,进‘赛事’里面,随便找一场比赛的回放,把进度随便拉到一场团战。”
  
      唐糖捡回手机,按照宁宇说的照做了之后,没再用宁宇说,便又一次将手机交到小刺头的手里。
  
      宁宇道:“现在你试试复盘比赛,把这场团战中每个英雄的具体操作,失误点,目的性都分析出来。如果换做是你,你该怎么打?”
  
      小刺头愣愣的看了一会比赛,将手机再次丢下,郁闷道:“我眼睛都看花了,看不明白啊!”
  
      宁宇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不是以后想当一名职业选手吗?我告诉你,我们之前的每个上午都是基础操作训练,下午都是做比赛复盘,没有休息日,每天都要这样重复。打训练赛的时候,稍微有一点做的不好,教练就会在后面骂你,如果做的很不好,那么不好意思,上场的机会只能给表现好的人,你就不可能上场了。时间久了上不了场,你知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要卷铺盖回家,并且绝对没人同情!因为电子竞技,菜就是罪,没人会同情罪人。”
  
      唐糖看小刺头被宁宇说得脸都红了,有些担心的小声问宁宇:“你是不是说得有些重了?”
  
      宁宇摇头道:“我说得已经很轻了,因为我说的是KPL战队的职业选手是这样的处境,更多的人,可能从开始成为选手到退役,都上不去场打一场比赛,更别成名、赚钱了。”
  
      小刺头终于不说话了,也不看宁宇打游戏了,而是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上还在播放着的比赛视频,好一会都没有一丁点反应。
  
      宁宇此时也有些担心,担心自己说的话太重,让小刺头有了心理阴影,那可就不好了。
  
      谁知小刺头这时忽然抬头问道:“大哥,孤煞和米西谁更厉害一些?我看这个比赛里面,米西好牛啊。”
  
      得!搞了半天人家压根儿就没往心里去,那么多的话,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