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嫡姐是夫郎第5章 终章,不知嫡姐是夫郎第5章 终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5章 终章

此为防盗章bjj文学城
  
  奚娴看着青玉的背影,托腮开始抄写,一笔笔慢慢描摹,神思渐浮。
  
  却见面前悄无声息站了个人,奚娴心口一紧,立即抬头,却发现是青玉回来了。
  
  青玉对她柔和道:“六姑娘,主子叫您进去。”
  
  奚娴有些纳闷,却没有问出口。
  
  嫡姐的院落里头和外面全然是两种景致,如拳的珠帘垂落下,长窗边是一片广阔萧索的院落,没有内院的精致婉约,带着一份天然的利落肃穆。
  
  奚衡坐在梳妆台前,手边放着一叠梅子糕,而奚衡却捏着一根青碧的玉簪,指间温润光华流转,长眉微挑,薄唇轻启道:“为我戴上。”
  
  奚娴:“……”
  
  她就觉得嫡姐说话的语气很奇怪,只是说不出哪里奇怪。
  
  奚娴又回味一下,觉得这语气就像是命人把剑回鞘一般,没有女孩子对簪发之物天然的期待和柔意。
  
  可因着之前被警告过几次,奚娴心里不是没有忌惮,虽则心里暗骂嫡姐吃错药,还是沉默恭顺上前。
  
  她伸手触及嫡姐指尖的玉簪,却扯不出来,嫡姐微冷的手指触碰到她的,凉得她心中微颤。
  
  奚娴抽出玉簪,垂着眼眸为嫡姐簪上,双眼不经意间,却对上铜镜中嫡姐上挑的眼眸,锐利幽深,含着一点似笑非笑的嘲讽,似乎知道她心里在嘀咕甚么。
  
  奚娴立即低下头道:“还需要为您做些甚么?”
  
  嫡姐颔首,让青玉为奚娴布置桌案,让她坐在跟前抄佛经。
  
  奚娴觉得不合适,又很不自在。
  
  嫡姐道:“不情愿?”
  
  奚娴道:“没有……”
  
  奚娴动作慢,坐在那儿抄经文时,嫡姐便在另一头写文章。
  
  隔着一道珠帘身形瘦高笔直,就连隐约的片影都有些难掩的清贵,仿佛天生便受了很苛刻的贵族教育,从骨子里区分出不同来。
  
  奚娴就想,一样是奚家人,怎么就这般不同?
  
  也是,嫡姐不是奚家血脉,当然不同。至于嫡姐在写什么,看甚么,奚娴从来不知道。
  
  上辈子年纪尚小时,她偷偷瞥过两眼,却被奚衡捏着脖子,提溜回了原地,仰着头还不太懂事。
  
  嫡姐的手劲儿很大,指腹间甚至有点微砺感,虽然整体修长,更像是握剑握弓的手,却不像是小姑娘家的。
  
  奚娴自己的手却是软乎乎娇嫩温暖的,摸起来手感很舒服。
  
  这般想着,奚娴便带出一点得意来。
  
  这可是老天给饭吃,这么点大的姑娘,手糙得跟做了八辈子农活一般,难怪嫡姐这般阴郁难亲了,或许天生便有些自卑的。
  
  奚娴一走神,墨汁便滴了一大滩,她睁大眼睛,便想要另寻一张纸重新写,却听嫡姐冷淡的嗓音传来:“走神?”
  
  奚娴抿了唇,轻声道:“我错了。”
  
  奚娴知错不改不是头一回了,横竖认错认得飞快,其实不往心里去,奚衡懒得管她,便由得她去。
  
  磨磨蹭蹭抄了一上午,奚娴只写了一点,因为嫡姐不但会把她写的全都翻阅一遍,还会朱拿笔将写得潦草的字全都一一圈出来,潦草得多了便掀了眼皮嘲讽她心不诚,如此便又要重写。
  
  奚娴即便上辈子当了很多年的宠妃,养尊处优到了极致,回忆起年少时的痛苦全是嫡姐那张嘲讽的脸。
  
  到了下午,奚娴难得见她爹来了嫡姐这儿。
  
  她爹奚正擎现任大理寺寺丞,再想往上晋一级便不那么容易,嫡姐的外家地位崇高,当年嫡姐的母亲也不过是个三房幺女,那时太子还不是太子,太子的生母也非是三房所出,故而便叫她爹捡了个便利。
  
  她爹与嫡姐说了甚么,奚娴不知道,她一个人独自坐在外头抄经文,待奚正擎走出来后,才对奚娴捋了胡须含笑道:“娴娴,许家对你很满意,不出三日咱们便要正式定亲,你到时穿得喜气些,也叫你姨娘心里舒坦。”
  
  他说着拍拍奚娴的肩膀,见她只是低眉顺眼的娇怯,便又叮嘱她日常养生,多去外头走走,才大步离开。
  
  奚娴却拿着笔,看着爹爹的背影,却怔在原地不知说什么。
  
  她一点也不想嫁给许二公子,先头为了嫁祸给奚娆废了好多功夫,却没有得逞,后头却想着许二公子死了又得让她当寡妇,但也没那么慌张。
  
  可不知出了甚么差错,许二公子没事,反倒是订婚之期提前了。
  
  眼见着便要订下亲事,奚娴才开始慌乱起来。
  
  许立山道德品性如此败坏,她怎么能嫁的?
  
  奚娴越想越着慌,搁了笔心跳砰砰起来,却不敢再耽搁嫡姐命她抄的经文,便又提笔开始写,一笔一划皆带了些恍惚。
  
  待到傍晚,奚娴把一叠纸捧给嫡姐,却奚衡翻看了两回,便刷地搁置在一旁,平淡对她道:“心神不定了?”
  
  奚娴摇摇头,咬着唇不说话。
  
  奚衡笑了笑,指腹挑起一张纸,捏在指间:“写得这般潦草。”
  
  奚娴唇角垂着:“我怎么敢唬弄您?”嫡姐不答。
  
  奚娴转转黑溜溜的眼珠,又软和无辜,推心置腹道:“我知道您有个秘密,但我是不会告诉旁人,对我也没有好处,但您可以帮我个忙。”
  
  “从今往后,我便当作不知晓那些个事体。”
  
  过了半晌,嫡姐却只是慢悠悠一笑,指节扣着桌沿,评价道:“你还会威胁人了。”
  
  奚娴缩一缩脑袋,轻柔道:“我可怎么敢啊。”
  
  嫡姐起身,对她慢慢道:“你求我,我便应你,如何?”
  
  奚娴不知嫡姐怎么就喜欢捉弄她了。
  
  她气得脸红,却一把抓住嫡姐的衣裳摇了摇,黑白分明的眼眸软软看着嫡姐道:“求您,帮我把亲事退了罢?”说着又轻轻摇了摇。
  
  光是求还不够,奚娴不得不贴身侍奉,给嫡姐念书。嫡姐读得都是些叫人听不懂的枯燥书籍,全然没有女孩子的情趣在里头,沉闷得发慌。
  
  奚娴熬得眼睛都红了,嫡姐却听得有滋有味,有时甚至让她说说想法,可她哪有甚么想法?这些东西她读起来费劲,大多都没读懂,说多了又闹笑话,于是只是低眉顺眼的摇头,不肯讲话。
  
  嫡姐知她本性如此,没有逼她多言,但问还是要问的,奚娴偶尔便也努力多说两句,虽然牛头不对马嘴,却意外得到了一点赞许。
  
  如此不过是过了两日,奚娴便面无神采,丝毫提不起精神。
  
  许二公子这辈子仿佛格外命长些,活蹦乱跳的甚至还来了奚家一趟,奚娴听到这个消息,便知嫡姐其实甚么也没做,干晾着她呢。
  
  她有些恼了。
  
  就不该相信嫡姐的话,信这人才有鬼了。
  
  本朝男男女女见面无碍,许二公子又是奚家贵客,便由着奚大公子奚徊来接待,而奚娴几个便也能一处挨着吃茶。
  
  大公子叫奚徊,嫡姐叫奚衡,姓名随了男丁,而奚娴几个却是女孩子常有的名姓,从中便可窥父亲对嫡姐的期许。
  
  重活一世,奚娴又一次见到了许二公子。
  
  那是个翩翩少年郎,面色玉白,身量高瘦,说起话来文绉绉的,一举一动皆是温润可亲的样子。
  
  碍于女子身份,奚娴便没能多说两句话,可心里也由衷的感叹,单看样貌,谁又能看出许二公子做过那种腌臜的事体?
  
  若她没有重生,或许一眼又要喜欢上他了。
  
  奚徊是个好哥哥,待奚娴几个姐妹都很好,他和许二公子边天高海阔地聊着,又谈到国事家事,难免又说起如今兴盛的剑道,传流至今已有千年,在本朝因着剑圣事迹,学的人格外多。上至天潢贵胄,下至平民百姓,家里有本事的,都会叫孩子学剑术。
  
  许立山看着奚娴面容姣好精致,柔顺垂首坐在一边,带了些悠悠的韵味,这心里头便似挠痒痒一般,迫不及待的想抓到点上。
  
  如此便拱手对奚徊道:“听闻奚大公子近几年也请了先生来教导武学,咱们赌个彩头,切磋一番如何?”
  
  奚徊也觉得有意思,便道:“甚么彩头?”
  
  许二公子看着奚娴远远坐着,身段娇软纤细,身上微热泛燥,便咽了咽干涩的嗓子,自持道:“赌……六姑娘头上的玉钗,如何?”
  
  美人鸦发红唇,青涩柔弱,齿如瓠犀,明眸善睐,若是能得她如绸鬓发间的玉簪,便是死了也值得。
  
  若是旁人说,奚徊定要驳斥,但许二是奚娴的未婚丈夫,若是提起这样的话头,问问奚娴也是应该的。
  
  一边的奚娴面色苍白,起身便要摇头拒绝,却听见有人从身后平淡道:“可以。”
  
  奚娴抬头,却见嫡姐走了进来,漆黑的长发披散着,眉眼尽是冷锐锋芒,眼尾有一粒很淡的红痣,这使得嫡姐看着有些邪性。
  
  嫡姐颔首,身后丫鬟抱出剑匣。
  
  他冷定的看着许二公子,慢慢把剑握在手里,唇边带着一丝淡薄冷漠的笑意:“就赌她头上的玉簪。”
  
  “和你们的亲事。”
  
  许二公子愕然道:“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