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教授的小仙女番外八,时教授的小仙女番外8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此为防盗章“不用。”见她有些失落,时易又道,“可能会很晚。”
  
  丁娴“哦”了一声,下车,对他挥了挥手,才转身往电梯口跑。
  
  时易单手搭在车窗上,看着渐行渐远的娇小身影,有些出神。
  
  他一个大男人,向来孑然一身,突然多了个小姑娘让他照顾,挺无措的。
  
  这几天虽然没回家,但他心里还是挂念着,想到她今天开学,便打个电话给她。
  
  结果一连打了好几通,都是关机状态,乱七八糟的想法涌上来,当下心头就慌了,急急忙忙赶回家,听张姨说是她手机坏了,这才放下心来。
  
  手机铃响,将他的思绪拉回来。
  
  他接通,连上蓝牙耳机,边讲电话边启动车子。
  
  回到家,张姨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丁娴匆匆吃完,便回了房间。
  
  她从抽屉里翻出旧手机,取出电话卡,安到新手机上。
  
  还好之前的号码都存在了电话卡上,才没有丢失。轻而易举找到那个号码,她点开,将备注改为:时易哥哥。
  
  痴痴地望着这四个字发呆,直到有人敲门,她才回过神来。
  
  “小娴,晚上想吃什么?”张姨推开门,露出微胖的圆脸。
  
  丁娴说:“我问问时易哥哥。”
  
  张姨诧异:“时教授今晚要回来吃饭?”
  
  “嗯。”丁娴点头,用手机编辑着短信。
  
  手术时间安排在下午两点,还有些时间,时易进了沈彦的病房。
  
  沈彦半坐在病床上,唇色发白,下颚线紧绷,漆黑的双眸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听到门口的动静,他转头看过来。
  
  注意到他的眼神,时易调侃道:“想看的人没来,失望了?”
  
  沈彦嗤笑一声:“放屁。”
  
  时易轻笑一声,问他:“你就这样和她僵着?”
  
  “你没女人,不懂。”
  
  默了几秒,沈彦突然爆了句粗,“女人就不能宠,越宠越没良心。”
  
  他都住院两天了,她人没来就算了,连个电话也没有,心当真是石头做的。
  
  两人是发小,从小一块儿长大,时易对他再了解不过,走近,看了眼他打着石膏的腿,轻轻拍了拍,“好好养病,要是真断了,向菡可就跟人跑了。”
  
  “她敢!”见时易在笑,沈彦抿了抿唇,冷哼一声,“跑了便跑了,老子不稀罕。”
  
  说话间,就听一阵高跟鞋的声音愈来愈近,时易嘴角噙着笑,看了眼门口的女人,又看向沈彦,故作惊喜:“你女人没跟人跑。”
  
  沈彦没心思跟他怼,目光死死地盯着门口的女人,心里是真欢喜。
  
  哪知那女人根本没看他一眼,直直走向时易,笑道:“时教授,我爸爸的手术,谢谢你。”
  
  说着,向菡将手中的花递给他。
  
  红玫瑰鲜艳亮丽,代表爱情。
  
  时易没接。
  
  很明显,小两口在闹别扭,向菡故意拿他气沈彦。
  
  扫了眼脸色铁青的沈彦,他心里憋着笑:“向小姐客气了,治病救人是我的本职工作。”
  
  抬手看了看手表,他道:“抱歉,向小姐,我还有工作在身,失陪了。”
  
  说罢,他退出病房,不打扰沈彦打脸。
  
  回了办公室,刚坐下,桌上手机震动。
  
  他捞起来看,有新消息进来。
  
  丁娴:
  
  时易正要回,有人敲门,他放下手机,“请进。”
  
  护士推门而入,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声音不自觉地温柔起来:“时教授,院长找你,说有事要和你商量。”
  
  “我马上过去。”
  
  时易匆匆编辑一条短信回复,起身出了办公室。
  
  这边,丁娴满怀期待,结果只等到简短的七个字:
  
  心头有些闷闷的,“他可能不会回来。”
  
  “时教授比较忙,就算回来都很晚了。”
  
  张姨顿了顿,说:“我多做一点,放冰箱里,他回来了就直接热了吃。”
  
  “好。”
  
  见小姑娘这么希望时教授回来,张姨问她:“小娴,是不是晚上一个人害怕?要不今晚我在这里陪你。”
  
  丁娴抬起小脸:“我才不怕。”
  
  张姨笑了笑,走出房间。
  
  丁娴呆呆地坐了会儿,从书包里拿出英语课本,开始复习。
  
  老师说要进行一次开学测试,她不想再考倒数了。
  
  英文字母都认识,但是拼在一起,就让人头疼,还有这样那样的公式,简直伤脑筋。
  
  丁娴以前成绩很好,学习起来也挺轻松,可自从高一的时候知道母亲重组家庭,生了个儿子,她就无法集中精神听课,成绩直线下降,她从老师最爱的学霸变成了让人失望的学渣。
  
  看了一下午的书,却什么都没看懂,只背下几个单词。
  
  六点多,张姨过来叫她吃饭,她应了声,说:“张姨,您先回去吧,我晚点再吃。”
  
  知道小姑娘是想等时易,张姨劝道:“小娴,时教授可能要很晚才回来,你先吃,别饿坏了肚子。”
  
  丁娴:“我现在还不饿。”
  
  几天相处下来,张姨对她也有所了解,知道这丫头身上有股倔性,没再相劝。
  
  一直等到十点,时易还没回来,丁娴饿得不行,菜都凉了,她随意吃了几口,给那人发短信。
  
  睡觉的时候,丁娴把手机放枕头边,这样他回短信的时候,她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
  
  次日清晨,丁娴洗漱好从房间里出来,走出几步,身后传来一道开门的声音,她转头。
  
  男人身上穿着家居服,衣服领子随意翻着,胸前两颗扣子没扣,肌肉线条若隐若现,似是才醒,幽深的双眸还漾着几分睡意。
  
  丁娴耳根发热,却没移开视线。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脸一红,低低地喊了声:“时易哥哥。”
  
  “嗯。”
  
  时易应了声,转身回房换衣服。
  
  他怎么就忘了,家里还有个小姑娘。
  
  家长会的时间安排在上午,上第一节课的时候,就有不少家长站在门口。
  
  丁娴往前排瞄了眼,平时上课不是看小说就是偷吃东西的江丝琪此时坐得端端正正的,目光直视黑板,看起来比谁都认真。
  
  江丝琪父母都来了,正站在窗外,每次开完家长会,她都说自己回去要遭到男女混合双打。
  
  丁娴对这些没有感触。
  
  她听不进去课。
  
  从小到大,就没人给她开过家长会,就算是妈妈,也从未去学校给她开过一次。
  
  起初她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后来她才知道,妈妈根本就不喜欢她。
  
  现在想来自己也是太笨了,倘若妈妈真的喜欢她,又怎么会一次次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又怎么会从小就冷落她。
  
  丁娴小时候就知道,她的妈妈跟别人不一样。
  
  而现在,她没有妈妈。
  
  下课铃响,丁娴趴在课桌上,用书盖住脑袋,想要隔绝外界的声音。
  
  越不想听,却越清晰。
  
  “你是爸爸来开家长会吗?”
  
  “对呀。”一个男同学哀叹道,“我完蛋了,考得那么差,他非揍死我不可。”
  
  “怕什么,你妈妈不是会护着你吗。”
  
  “她出差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让我老爸来啊,我成绩那么差,让他来,纯粹是找揍。”
  
  “哎,同情你。”
  
  “你也是爸爸来?”
  
  “对呀。”一位女同学的声音:“不过我爸爸舍不得揍我,他是典型的女儿奴,超级宠我,嘿嘿,有时候惹得我妈妈都会吃醋。”
  
  丁娴听得心烦意乱,刚闭上眼,书忽地一下被人掀开。
  
  光线突明,江丝琪站在她面前,气喘吁吁地道:“丁娴,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哥哥?长得太帅太有型了,你是没看到,她们那花痴样,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丁娴怔了怔,哥哥?她没有哥哥呀?
  
  脑中突然闪过一道光,她反应过来,起身就往会议室跑,江丝琪在后头直喊:“哎,你等等我呀!”
  
  会议室外面围满了人,大多都是女同学,她们趴在窗前,直直地往里头瞧,有的被挤到边上,脸露不悦,又想办法往里头钻,没抢到位置的,心急如焚,双手搭在同学肩头,时不时地跳起来往里头看。
  
  有同学看到她,连忙朝她招手:“丁娴,快过来。”
  
  她走过去,那同学牵着她,拨开人群,“让一下,丁娴过来了。”
  
  被人拨开,女生们有些不悦,瞧见是丁娴,又变了脸色,笑道:“哎,丁娴,那真是你哥哥啊?”
  
  “废话,不是她哥哥难道是你哥哥啊。”
  
  “我就问问嘛。”被怼了女同学有些委屈,“再说他们长得也不像啊……”
  
  同学们让开一个位置,丁娴走到窗前,目光一下子就锁定了那道挺拔的身影。
  
  家长会还没正式开始,男人站在第一排座位的前方,白衬衫黑西裤,比起平时穿军装和白大褂的样子,少了几分严肃。
  
  男人气质本就出众,在这群中年家长中,更显英气。他正在与班主任交谈,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似是察觉到什么,他目光一转,丁娴来不及闪躲,四目相对,她听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胸腔盛满喜悦,嘴角上扬,笑容漾至心底……
  
  第二章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鼻息间有股淡淡的清香。
  
  丁娴有些恍惚,睁开眼,目光所及是男人结实的胸肌。怔愣了两秒,她忽有所感,抬眼,与男人清淡的眼神撞上,耳根顿时如火烧,双颊一片绯红,来不及多想,她急急后退两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转头,才发现中年男人已经倒在地上痛苦地哀嚎。
  
  她抬眸,眼里满是慌张,男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
  
  安抚好丁娴,时易拿出手机对着地上的人拍了两张照。这时有人注意到,方才腿受伤走不动路的老奶奶猛地拔腿就跑。
  
  见此情形,之前跟着起哄的众人都羞愧地走开了。
  
  时易冷笑一声,报了警。
  
  ……
  
  丁娴坐在派出所里,屁股上有根针似的,一点也不自在。
  
  她方才了解到,马路边“碰瓷”的两人和车站里碰到的那个大婶是同伙,他们专门拐卖小孩和女人,警方一直在追查,那伙人却异常狡猾,几次逃脱。
  
  想到网上那些被拐卖的少女和孩子,她就一阵后怕,浑身直冒冷汗。
  
  不远处,时易正在跟一名警察说着话,从他们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两人很熟。
  
  两人边说边朝这边走来,陆卓看了眼丁娴,问道:“丁智刚的女儿?”
  
  听到父亲的名字,丁娴的身体僵了一瞬。
  
  时易点头,注意到丁娴的动作,问她:“冷?”
  
  丁娴摇了摇头。
  
  “等会儿出去买一套衣服换上。”小姑娘似乎被吓坏了,时易身子微倾,尽量调整自己的语气,“丁娴,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顿了一下,怕她不明白似的,又补充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那你呢?”小姑娘抬眼望着他,轻轻地问,“我可以相信你吗?”
  
  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自己不该问这样的问题。
  
  目光躲躲闪闪,不敢再看他。
  
  旁边有人低笑了声。
  
  时易直起身子,扫了陆卓一眼,目光很快又回到小姑娘身上:“医院临时出了点状况。”
  
  他并非有意迟到,临出发前,医院附近出了车祸,他恰巧在场,当时只顾着救人,完全把小姑娘抛在了脑后。
  
  等他忙过来,才想起这事儿,出了手术室,就马不停蹄地开车赶过来。
  
  没想到,因为他的迟到,小姑娘竟险些遇害。
  
  他这是在跟她解释迟到的原因?
  
  她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丁娴刚要开口,又觉得自己否认反而更显得有那么回事儿,索性闭上嘴不说话。
  
  陆卓拍拍时易的肩膀,笑道:“原来我们时教授也有不被人信任的时候啊。”
  
  时易睨他一眼。
  
  两个好友多年未见,互相调侃了几句,各自有事在身,又匆匆道别。
  
  天气干燥,不过一会儿,丁娴的衣服就干得差不多了,她起身,刚伸出手,还未碰到行李箱,另一只手就先她一步。
  
  她下意识道:“我自己来。”
  
  说话间,就见男人单手握住拉杆,轻松提起。
  
  “上车。”他说。
  
  丁娴抿了抿唇,乖乖坐上后车座。
  
  车内空气有些闷,她摇下车窗,脑袋刚探出去,就被一只大掌按回。
  
  紧接着,车门被人打开。
  
  男人手里提着个药箱,他坐进来,宽大的身躯占据了一定位置,车厢瞬间显得狭小。空气中漂浮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离得近,还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声。
  
  来不及多想,丁娴身子直往旁边挪,心跳随着她的动作愈渐加快。
  
  时易打开药箱,从里头拿出棉签和生理盐水。
  
  “过来点。”
  
  他抬眸看向她,薄唇微微抿着,唇色偏淡。
  
  丁娴不禁想起第一次见他时的情景,也是这样清淡的眼神,似乎没有什么改变。
  
  这副皮囊太过出色,仅一眼,就会让人为之着迷。
  
  至少,她未能幸免。
  
  见小姑娘迟迟未动,时易坐过去:“把手摊开。”
  
  清俊英气的脸庞在眼前放大,丁娴呼吸一紧,怕被他看出心思,垂眸,乖乖摊开手。
  
  下一刻,手就被人握住,掌心传来阵阵刺痛,她下意识往回缩,反而被握得更紧了。
  
  “忍一忍。”
  
  时易放低声音,消完毒,开始涂药水。
  
  动作很轻,很小心。
  
  片刻后,他收起药箱,打开车门绕到驾驶座。
  
  车开出好一段路,丁娴才堪堪回过神来,她握住自己的手腕,被男人接触过的地方,余温尚存。
  
  ……
  
  到帝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车子驶进地下车库,两人下车。
  
  时易拎着行李箱走在前头,丁娴默默跟着,像个小尾巴。
  
  上了十二楼,电梯门开,外面站着两个女人,长得挺漂亮,穿着时髦,身材很好。
  
  见到时易,她们脸上露出羞赧之色。
  
  “时教授。”
  
  时易颔了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出了电梯,才走出几步,丁娴就听到那两个女人激动的声音。
  
  “时教授哎,我以前特意从他门口过都没碰到,今天运气居然这么好!”
  
  “以前只听你说起,没想到本人这么帅!冷漠禁欲系,太和我口味了!”
  
  “滚,他是我的。”
  
  “哎,他身后那女孩儿是谁?”
  
  “不知道,可能是什么亲戚吧。”
  
  “……”
  
  “……”
  
  丁娴抬眼看身前的男人,他像没听到似的,兀自拿出钥匙开门。
  
  他换了鞋,转身,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女士拖鞋。
  
  丁娴穿上,大小刚好合适。
  
  关上门,时易领着她到次卧,“这是你的房间,柜子里有衣服,你先洗个澡,一会儿下来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