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鬼霓裳 四,妃入宫墙鬼霓裳 4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说什么呢,都三年了,要真是她也该是白骨才对。”“娘娘恕罪,那手镯、戴在一只手上。”“你说,会不会是……水漓的?”“她又不是寻常的死,当年棺木里根本就没有尸首。”殿内的妃嫔不由面面相觑,满脸的不可思议。“太后姑妈,肯定是有人想嫁祸我,您和陛下哥哥可得给我做主啊。”徐婉婉撅起嘴,一脸委屈地看向司徒翊。柳曦摆了摆手示意她们不要紧,自己却膝盖一软,坐在栏杆上。难道昨夜看到的白影当真是水漓?她究竟是人还是、、那带着冰凌的草丛中,伸出了大半个手掌,是女子的手,五指纤细如葱白,指甲上大概涂了桃花汁,像粉嫩的花瓣。话应刚落,举座哗然,妃嫔们难掩惊讶之色,纷纷将目光投向徐婉婉,骄横刁蛮的皇后这次的举动也太出格了,毕竟目前谁也不敢觊觎后位,没必要用这种骇人的手段来警醒。司徒翊虽然带着柳曦回到龙吟殿,却一路无话,柳曦几次想开口,最后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娘娘恕罪,那手镯、戴在一只手上。”“陛下、太后,皇后娘娘几日前失窃的手镯找到了。”女官怯怯地说。“谁知道呢,兴许换了一种活法?不然陛下为何晚上都不许我们靠近正殿……啊,柳美人!”“这、这不是皇后前几日失窃的手镯么?怎么还敢戴在手上,胆子也太大了吧。”扫雪的宫娥在角落里聊得正欢,看到柳曦时不由傻了眼,三年来并没有宫妃入住龙吟殿,她们自在惯了,一下子还没法适应。“是不是被人迷晕了,想嫁祸给她?”——05, 05;0;pc;2;“那个手镯啊,不是正让术士驱邪念咒么?”“可是、当初她都病成那样了,好像风一吹就会化,真能活到现下?”——“你说,会不会是……水漓的?”“嗯,太后还让术士把手镯封进铁盒扔到湖里呢。”柳曦只得乖乖告退,落寞地到花园打发时间。说是花园,却只有萧条的枯枝,据说司徒翊很讨厌花,或者说,他讨厌任何有色彩的东西。“是什么人?”夏忠声音沙哑,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身后几个小太监也跟着喊了几声,却没有丝毫应答。倏地,一阵阴风诡异袭来,微黄的火光摇曳着,那只手愈发美丽而瘆人。“嗯,太后还让术士把手镯封进铁盒扔到湖里呢。”“查到是谁的手了么?”“她又不是寻常的死,当年棺木里根本就没有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