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鬼霓裳 五,妃入宫墙鬼霓裳 5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一觉醒来手没了,这是噩梦都极少梦到的事情,却真实地发生在戒备森严的皇宫。“陛下,真的不是做梦。”柳曦委屈地辩解,走下床榻,拿起火折点亮宫灯,柔黄的光晕中,床榻上分明闪烁着细碎的银光。一觉醒来手没了,这是噩梦都极少梦到的事情,却真实地发生在戒备森严的皇宫。“陛下、”柳曦轻声唤道,伸手想碰司徒翊的肩膀,却觉得手背一凉,一滴水落了下来,紧接着,滴滴答答的,整只手臂都被淋湿了。太后让术士将手镯扔进炼丹炉,则人日夜看守,九九八十一天,好似之前炼长生不老药的架势。太后让术士将手镯扔进炼丹炉,则人日夜看守,九九八十一天,好似之前炼长生不老药的架势。太后让术士将手镯扔进炼丹炉,则人日夜看守,九九八十一天,好似之前炼长生不老药的架势。“不是的,你看,妾身的手都被淋湿了。”柳曦伸出湿漉漉的手臂。“方才、有个女人、”柳曦心惊胆战地抓住司徒翊的手。没想就在镇国公立誓后半个时辰,几乎挑衅一般,淑妃的断手在御花园出现了,手腕上戴着那只分明已被沉到湖底的手镯。“陛下、陛下……”柳曦喊道,她听到自己急咻咻的呼吸,但奇怪的是,那个女人除了滴水声外却没有任何声响。05, 05;0;pc;2;司徒翊拍了拍柳曦的肩膀:“曦儿胆子真小,做个噩梦就流了这么多冷汗,快睡吧。”“你做噩梦了吧?”司徒翊淡淡地说,丝毫没被她的恐惧感染。偌大的寝殿,除了她和司徒翊外分明空无一人,但柳曦却觉得有个湿淋淋的女人已经爬上了床榻,兀自滴水的长发正贴着自己的手臂,也许那张脸正对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