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鬼霓裳 十一,妃入宫墙鬼霓裳 11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鬼霓裳 十一
他按住琴弦,拥她入怀:“很冷是不是?我听到了,你方才弹的是子夜歌。对不起,把寂寞染给了你……”司徒翊低头亲吻她发间的银白,身后冷风袭来,雪花飘飘洒洒地落了一身:“漓姐姐,你看,我们一起白头了。”司徒翊没说什么,挨着她坐下,继续拂去她身上的雪絮,而后轻轻握住她冰凉的手:“方才唱的什么,再唱一遍给我听好不好?”在离三年之期只剩一年的时候,司徒翊悄悄到偏殿找水漓。她正坐在廊下抚琴,纷纷扬扬的雪花落了一身,及腰的长发在寒风中飞扬,宛若三千烦恼丝。琴音被雪水浸染,轻柔却冷涩:“严霜白草木,寒风昼夜起。感时为欢叹,霜鬓不可视。”在离三年之期只剩一年的时候,司徒翊悄悄到偏殿找水漓。她正坐在廊下抚琴,纷纷扬扬的雪花落了一身,及腰的长发在寒风中飞扬,宛若三千烦恼丝。琴音被雪水浸染,轻柔却冷涩:“严霜白草木,寒风昼夜起。感时为欢叹,霜鬓不可视。”她轻拨琴弦,换了一支温和舒缓的曲子,歌声也不再疏离清冷,为他渡上了一层暖意:“风回共作婆娑舞,天巧能开顷刻花。正使尽情寒至骨,不妨桃李用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