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舞伎 落魄童年,妃入宫墙舞伎 落魄童年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舞伎 落魄童年
姑母牵着我和合德的手,跟着我们朝小院子走去,离开大门时,听到大娘在背后唾了一口:“哼,两个贱丫头还不嫌晦气,又收留了个妖女。”“两个小侄女可真是美人胚子。”阳华姑母低头打量着我和合德,眼中除了长辈的慈爱之外还带着一丝我看不懂的情愫。姑母牵着我和合德的手,跟着我们朝小院子走去,离开大门时,听到大娘在背后唾了一口:“哼,两个贱丫头还不嫌晦气,又收留了个妖女。”十二岁生辰那日,姑母将我和合德唤到跟前,神色郑重:“宜儿、合德,这三年来我几乎把毕生所学都教给了你们,但唯有一件、需要你们自己来决断。”05, 05;0;pc;2;她肯定不是我和合德的母亲,因为她的目光并未落在我们身上,而是笑盈盈地看着爹爹:“表兄,多年不见,可还记得我?”我们对母亲的记忆几乎一片空白,连做梦都梦不清她的样子。她除了生命之外,只给了我和合德一人一只凤凰,用她的发簪染了一抹嫣红,印在我的左肩、合德的右肩。我们才出书房,那位夫人已经款款走了进来,她穿着素白缀蓝花的绸裙,乌黑的发髻上束着白丝绢,分明是守寡的装扮,但那张脸却艳若桃李,美得不可方物。“怎么,合德有什么困惑吗?”姑母见合德认真地看着她,微笑着问道。“阳华,你同宜儿她们住在一起吧,今后还劳烦你教养她们。”爹爹一直不放心我和合德住小院子,可是安排给我们的丫环又总是被大娘收买,倘若阳华姑母愿意留下来陪我们,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我们才出书房,那位夫人已经款款走了进来,她穿着素白缀蓝花的绸裙,乌黑的发髻上束着白丝绢,分明是守寡的装扮,但那张脸却艳若桃李,美得不可方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