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舞伎 媚惑之术,妃入宫墙舞伎 媚惑之术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舞伎 媚惑之术
合德紧紧握着我的手,我们被拥在郡主柔软的怀抱里,没法用眼神交流,但我知道她一定受了极深的震动。合德一直不喜欢提母亲的事,说当初她既然丢弃我们,那就一辈子不要相认好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姐姐,反正我们有彼此陪伴,永远都不会孤单,不是吗?”……爹爹牵起我和合德,只草草丢下一句话:“下次再说吧。”“姐姐。”合德撑起胳膊,星辰般清曜的眼睛灼灼地看着我:“我决定学姑母说的媚术,我们一起学吧,好不好?”又过了一会,她还是不发一言,我怯怯地打破沉默:“郡主,您是不是不舒服?”……“其实、你比我更害怕被赵曼知道吧?”郡主声音徒冷,眼神悲戚:“冯万金,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一直都记恨我当初引诱你?”在合德莹亮的眼眸中,我看到自己纠结的眉头,但还是经不住她殷切的目光,轻轻地点了点头。“可是、”姑苏郡主起身走到我们面前,美丽的脸上泪痕斑斑,秋水般的眼眸漾着幽怨的涟漪。突然,她伸出纤纤玉手,将我和合德拥进怀中。回家后,姑母见我们心绪不佳,便没有多问,只让我们早些休息。我辗转反侧到深夜,仍是睡意全无,合德虽然阖目,我却知道她并未入睡,而是在思量着什么。我们准备上马车的时候,暖风吹来了一阵清冷的琴音,如溪水潺潺、珠玉落盘,风的无情、花的飘零、月的幽怨……种种情愫都从指间倾泻而出,诉不尽的千情万怨。众人纷纷驻足,赞琴音绕梁三日,却不知琴弦如情丝,缠在心间,稍一动念,便是丝丝缕缕的疼。“我的一双宝贝都长这么大了。”她紧紧抱着我们,语如梦呓。“不!”姑苏郡主仿佛赌气般紧紧箍住我和合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