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舞伎 阳阿公主,妃入宫墙舞伎 阳阿公主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舞伎 阳阿公主
“这几日你们先在舍下休息,安排几支歌舞,而后我再领你们去见公主,以我义女的名义,公主会给你们些时间献艺。”赵临又跟我们说了些阳阿公主的喜好和公主府的规矩,合德皆点头答应,我心里却踌躇起来,觉得赵临好像把我们当重注压了。阳阿公主的声音如慵懒的春风,却引来了丝丝躁动,当然这仅限于眼神的交流,大堂内还是鸦雀无声的。在众人意外或好奇的目光中,我隐隐察觉到一丝寒意,像一根细长的针,直直刺到我背心。我微微侧头,看见屏风后面一双窥视的眼,眼角一抹耀眼的嫣红,宛若染血的云霞。“你带赵家姐妹下去,二等房,再拨个丫鬟给她们。妹妹去琴房,姐姐就让她跟着曼仙吧。”“白苏。”我想起了和我们只有一面之缘的母亲,她曾经让我们走进帘内,拥着我们哭泣,一年多的时间,世事早已变迁,不知这位阳阿公主好不好相处,不过我们只是做侍女,也不用担心这些。“启禀公主,这是老奴的两个女儿。”赵临在一旁说道,我和合德便一同行礼拜见。我想起了和我们只有一面之缘的母亲,她曾经让我们走进帘内,拥着我们哭泣,一年多的时间,世事早已变迁,不知这位阳阿公主好不好相处,不过我们只是做侍女,也不用担心这些。“合德别说了,姐姐听你的。”我拍了拍合德的肩,挤出一丝笑容。“真有意思,我看看哪个是姐姐。”阳阿公主将我和合德打量了一下,随后向我抬了抬下巴:“你是姐姐吧。”“谢公主恩典。”赵临行礼退下了。“这是自然。”赵临笑着,请我们入座。“是的,民女宜主,这是妹妹合德。”我多少有些意外,我和合德从小在破院长大,爹爹带我们出门的次数很少,而且每次都是提前跟人介绍,所以还从未有人做过这样的猜想。“白苏。”奇怪了,不是说做侍女么,怎么变成收义女了。我向合德使了个眼色,合德却向我点了点头,示意我答应。“这两个姑娘还真是少有的水色,你下去忙别的事吧,我会好生安排她们的。”阳阿公主对赵临说道。“谢公主恩典。”赵临行礼退下了。“合德才漂亮。”我碰了碰她的脸颊。“奴婢在。”05, 05;0;pc;2;“这是自然。”赵临笑着,请我们入座。我们在歌舞房的下人间里等了许久,才被传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