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流莺怨,妃入宫墙流莺怨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随从阿丰跪在地上磕头不止,没想到今夜自己跟班竟跟出了大祸,可是自己一个下人,只能尾随在驸马身后,还能阻拦他不成。反正驸马也没交代此事要隐瞒,阿丰便一五一十地将今夜的见闻禀告了一番,只求公主别把气发在自己身上。“父皇、母后,微臣这就将缘由细说。”顾清丞跪在地上,神色冷静,云城公主心底泛起隐隐的忧虑,她看到顾清丞眼中闪现着一抹决绝。他那看似波澜不惊的眼眸,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云城公主连声都懒得出,只略微抬了抬下颔,示意侍女将人带进来。“是思瑶姑娘的丫鬟,姑娘去后,她便带着未了的仇恨来到京城,想为她家主人和小姐讨回公道。”顾清丞猛然抬头,冷冷地看着右相:“大人还记得世上有秦思瑶这个女子么?当初因不肯做你的姬妾,被你怀恨在心,点为官妓,受尽凌辱。而昨日,是她逝去的第十年。”“没说什么,一直低着头,小的都没看清她的脸。就听驸马说了句、”阿丰咽了口唾沫,不敢再说下去。“公主,驸马他、带了个女人回来。”侍女小声禀告道,语气胆怯之余更带着几分好奇。顾清丞言罢,在云城公主的惊呼声中,吞下了早已备好的毒药。他阖上疲倦的眼,天地间仿佛又飘起了霏霏雪絮,一个秀逸女子正提着美丽的花灯,缓缓朝他走来——她拿着盘缠送我上京赶考,临行前那句话我永远都忘不了:“公子,愿你一切顺利。能替家父伸冤固然好,不过、倘若官官相护、世事险恶,还当以自己的安危为重,我、会理解的。”“回宫。”云城公主脸色一沉,拂袖而去。她向来引以为豪的驸马,竟给她丢了这么大的人,明日还不知要被姐妹们挤兑成什么样,先去父皇那要个封口令再说。“那你就眼看着驸马去流莺巷,也不提醒他吗?”公主身旁的女官阴沉着脸:“驸马久居公主府,如何知晓那种下贱之地。”“什么意思!”云城公主眉心一跳,这女人未免太不识抬举。原来驸马今夜心绪不佳,遂在城中四处游逛,他素来不喜热闹,便一直朝僻静的地方走。“那年打杂我遇到一个恶人,见我染病非但不发工钱让我治病,反而将我赶出商铺,流落街头。我迷迷糊糊地靠在墙边,却见远处缓缓飘来一盏灯笼,我只道是厉鬼勾魂,闭上眼睛想早些结束这痛苦,没想到耳边竟传来温柔关切的女声‘你还好么?’”“什么意思!”云城公主眉心一跳,这女人未免太不识抬举。“父皇、母后,微臣这就将缘由细说。”顾清丞跪在地上,神色冷静,云城公主心底泛起隐隐的忧虑,她看到顾清丞眼中闪现着一抹决绝。他那看似波澜不惊的眼眸,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什么意思!”云城公主眉心一跳,这女人未免太不识抬举。“公主,驸马他、带了个女人回来。”侍女小声禀告道,语气胆怯之余更带着几分好奇。她拿着盘缠送我上京赶考,临行前那句话我永远都忘不了:“公子,愿你一切顺利。能替家父伸冤固然好,不过、倘若官官相护、世事险恶,还当以自己的安危为重,我、会理解的。”*原来驸马今夜心绪不佳,遂在城中四处游逛,他素来不喜热闹,便一直朝僻静的地方走。“父皇、母后恕罪。”顾清丞进宫后便直接跪地请罪,皇上正想让他起来,他却继续说道:“只是,那个女子微臣不能弃之不顾。”*我才知道,她父亲受冤入狱,她被点为官妓,一度想寻死解脱,却又放不下狱中的父母,生活备受煎熬,那天遇见我就是从牢里探视回来。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即便她没有救我,这也是义不容辞的事,更何况她在我被世间遗忘时,给了我久违的温暖。我开始奋力读书,除了自己的抱负外,更是想早些救她于水火。她惨然一笑:“太脏了……”云城公主的神色还算从容,依旧细细品着香茗,不过手中的玉盏微微轻晃,琥珀色的茶水泛起点点涟漪:“把那个女人带来给本宫看看。”那柔弱的心弦,牵系了谁的思念?“父皇、母后恕罪。”顾清丞进宫后便直接跪地请罪,皇上正想让他起来,他却继续说道:“只是,那个女子微臣不能弃之不顾。”顾清丞站在阶下,俊逸的脸上看不出心绪,但素日总是纠结的眉宇居然展平了,眼中多了几分坚定。“是思瑶姑娘的丫鬟,姑娘去后,她便带着未了的仇恨来到京城,想为她家主人和小姐讨回公道。”顾清丞猛然抬头,冷冷地看着右相:“大人还记得世上有秦思瑶这个女子么?当初因不肯做你的姬妾,被你怀恨在心,点为官妓,受尽凌辱。而昨日,是她逝去的第十年。”原来驸马今夜心绪不佳,遂在城中四处游逛,他素来不喜热闹,便一直朝僻静的地方走。“什么意思!”云城公主眉心一跳,这女人未免太不识抬举。“什么意思!”云城公主眉心一跳,这女人未免太不识抬举。她拿着盘缠送我上京赶考,临行前那句话我永远都忘不了:“公子,愿你一切顺利。能替家父伸冤固然好,不过、倘若官官相护、世事险恶,还当以自己的安危为重,我、会理解的。”“那你就眼看着驸马去流莺巷,也不提醒他吗?”公主身旁的女官阴沉着脸:“驸马久居公主府,如何知晓那种下贱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