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荒芜情,妃入宫墙荒芜情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她小时候分明不是这样的,如今回想起来,都因十岁的那个生日。我点点头:“等我武功学好了,就带你逃出山庄,我们去看看外面的世界。”05, 05;0;pc;2;他轻轻击掌,走出一群比我们略大些的弟子:“你们各选一个做同伴,从此同生共死,为本门效劳。”那人一袭白袍,像神秘的世外高人,可惜一双眼睛冷酷的有些可怕。可是,茶铺的老人拉起了二胡,用那沙哑的声音唱出:“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的时候,我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我第一次,没有跟在她身后。我太冷、太累,实在禁不起她的温柔,很快就被她的芳心俘获。*“你走吧,别回来了。”*那天我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藏在花圃后面,想给她一个惊喜,谁知我从清晨等到迟暮,都不见她的踪影。奇怪的是,师父也没有问起。直到深夜,她才跌跌撞撞地从庄外跑了回来,脸上泪迹斑斑,说是在山上迷路了,找了许久,才找到回家的路。“很热闹,也很悲凉。”我叹了口气,对外面没有多少好的记忆。即便如此,我也并未喜欢上山庄,庄主就像一道诡异的白影,游走在山庄的每个角落,督促我们练武,一旦懈怠,就往死里罚。大家陆续被挑走了,只剩下我孤零零地站着。“你怕什么?”我有些奇怪。“你以后就跟着我吧。”我一生荒芜,唯记得和你在一起时的幸福……“公子,我们成亲好不好?”她轻扯我的衣袖,含泪的双眸楚楚可怜地望着我:“公子救命之恩,我愿意以身相许。公子需要安定之所,而我、需要一颗能让我安定的心。”这一天我早就料到,因此并不意外,只是挑衅地看着他:“庄主不怕我下山后一走了之?”“你走吧,别回来了。”我慢慢朝山上走去,没想到弦月竟坐在大门的石阶上。她靠着墙,嘴上含着一根蒲苇,眼眸没有望向她喜欢的星空,而是看着如墨的山峰。那夜,月寒如水,庄主让我去房里找他,为我冠上杀手之名。“这是你和弦月共同的任务,她完成之后,便会即刻返回山庄。你若愿意在外漂泊,我也无从干涉。”他仰着头,仿佛胜券在握。我一生荒芜,唯记得和你在一起时的幸福……我第一次,没有跟在她身后。“公子,我们成亲好不好?”她轻扯我的衣袖,含泪的双眸楚楚可怜地望着我:“公子救命之恩,我愿意以身相许。公子需要安定之所,而我、需要一颗能让我安定的心。”他轻轻击掌,走出一群比我们略大些的弟子:“你们各选一个做同伴,从此同生共死,为本门效劳。”“原来师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呀,依我说,他才是最好的。”女孩走到我的面前:“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小女子实在担心,怕公子误入歧途。”她开心地向我跑来,美丽的眼眸温情脉脉,绯红的脸颊宛若桃花。都说,忘记一个人,离开一座城。*“弦月,别怪我。我一心想带你离开那个地狱,可你已经在黑暗中沉迷,我们只能、风流云散,各自了断了。”弦月扯了扯嘴角,勉强一笑,我诧异地凝视着她,那清莹如水的眼眸,竟然映射出母亲当年凄苦的目光。她就这么轻松地放过了我,而我也没有多想,倘若当时能静下心来细问,或许我们就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原来师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呀,依我说,他才是最好的。”女孩走到我的面前:“以后你就跟着我吧。”这玉佩是弦月给我的,就在我们初见的那晚:“今后你就是我的小师弟了,这对玉佩是当年放在我襁褓里的,我们一人一枚,以后我就有伴咯。”我心里冒火,将酒杯往桌上一摔:“居然对一个弱女子下手、”这玉佩是弦月给我的,就在我们初见的那晚:“今后你就是我的小师弟了,这对玉佩是当年放在我襁褓里的,我们一人一枚,以后我就有伴咯。”女子吞吞吐吐地告诉我,家人以为她已经被山贼轻薄,十分犯愁。他轻轻击掌,走出一群比我们略大些的弟子:“你们各选一个做同伴,从此同生共死,为本门效劳。”“少管闲事!”为首的山贼打断了我的话:“当心把自己的命送了。”“这是你和弦月共同的任务,她完成之后,便会即刻返回山庄。你若愿意在外漂泊,我也无从干涉。”他仰着头,仿佛胜券在握。“弦月,别怪我。我一心想带你离开那个地狱,可你已经在黑暗中沉迷,我们只能、风流云散,各自了断了。”这玉佩是弦月给我的,就在我们初见的那晚:“今后你就是我的小师弟了,这对玉佩是当年放在我襁褓里的,我们一人一枚,以后我就有伴咯。”“公子,我们成亲好不好?”她轻扯我的衣袖,含泪的双眸楚楚可怜地望着我:“公子救命之恩,我愿意以身相许。公子需要安定之所,而我、需要一颗能让我安定的心。”*我下山的时候,那女子竟携着家人等在那里。“少管闲事!”为首的山贼打断了我的话:“当心把自己的命送了。”“谁叫你不早些来,好的都被挑走了。”白袍庄主难得露出一点温和,这女孩应该是他的得意弟子。花轿静悄悄地停在山路上,只有新嫁娘泣血般的啜泣。有人从花轿里走了出来,不是艳丽的喜服,而是、一抹刺目的白色。弦月扯了扯嘴角,勉强一笑,我诧异地凝视着她,那清莹如水的眼眸,竟然映射出母亲当年凄苦的目光。“小女子实在担心,怕公子误入歧途。”她开心地向我跑来,美丽的眼眸温情脉脉,绯红的脸颊宛若桃花。“十岁生日那天,师父告诉我,其实、我是他的女儿。我刚满月的时候,他就带着我离开家,隐居在这片荒山,千杀阁是我们世世代代的任务。如果我不继续下去,家人就会被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