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碧落黄泉,永不相见,妃入宫墙碧落黄泉,永不相见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碧落黄泉,永不相见
*人心如镜,破镜难圆。*她和公爹、子女一起关在囚牢中,竭力忍饥挨饿,省下吃食给老人和孩子,眼泪早已流尽。阴暗的囚牢看不到天色,她只能透过土墙残破的缝隙去窥视,春去秋来,日复一日,他依旧杳无音信。嫉妒与怨恨在她眼中闪过,最后,皆化成了冷冷的淡漠:“闭嘴。”她不语,转身在一旁的树桩上坐下,却偷眼看那男子,虽不修边幅,但身形挺拔,气度不凡,是帮着家人来寻她的么?嫉妒与怨恨在她眼中闪过,最后,皆化成了冷冷的淡漠:“闭嘴。”嫉妒与怨恨在她眼中闪过,最后,皆化成了冷冷的淡漠:“闭嘴。”05, 05;0;pc;2;谁都知道,戚夫人想要什么,更可怕的是,刘邦跟她想的一样。*她不语,转身在一旁的树桩上坐下,却偷眼看那男子,虽不修边幅,但身形挺拔,气度不凡,是帮着家人来寻她的么?*“很有可能获取天下。”他俯身低语,温热的气息在她耳畔徜徉,她偏过头去:“哼,你就算得到天下又怎样,到时候三宫六院宠不完的佳丽,于我又有什么好处。”“太子羽翼已成,无法改立,娥姁真是你的主人了。”刘邦爱怜地望着戚夫人:“为我跳一曲楚舞,我为你唱一首楚歌。”*“我阿爹定是喝醉了。”她不悦地撇嘴,却觉手心一疼,掌上一道血迹斑斑的伤口。*她不语,转身在一旁的树桩上坐下,却偷眼看那男子,虽不修边幅,但身形挺拔,气度不凡,是帮着家人来寻她的么?夜风寒凉,她脸上却泛起红晕,不为那缥缈的诺言,只因那灼灼的目光。戚夫人失声痛哭,娇柔的身姿在风中瑟瑟发抖,楚楚可怜。刘邦长叹了口气:“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挧已就,横绝四海——”*“娥姁。”他最后一次唤她,费力地将手伸到她面前。她不语,转身在一旁的树桩上坐下,却偷眼看那男子,虽不修边幅,但身形挺拔,气度不凡,是帮着家人来寻她的么?她低头,微微一怔,他的手上竟握着一方精美的丝绢,那洁白的色泽,宛若他们初遇时的明月,又好似她透过囚牢斑驳的土墙,看到的皑皑冰雪。*她嫁给了他,从骄矜的小姐变成了贫苦的村妇,侍奉公婆、操持家计,娇美的容颜随着汗水和时光渐渐老去。人心如镜,破镜难圆。人心如镜,破镜难圆。嫉妒与怨恨在她眼中闪过,最后,皆化成了冷冷的淡漠:“闭嘴。”“你生前对她宠爱备至,临终时还这般心心念念。”她伸手合上他的眼:“刘邦啊,你和她伤我无数次,今日这次、最致命。”夜风寒凉,她脸上却泛起红晕,不为那缥缈的诺言,只因那灼灼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