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十里红妆,终成虚妄,妃入宫墙10里红妆,终成虚妄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十里红妆,终成虚妄
皇长子降生的消息传遍宫宇,陈阿娇着一袭红衣,款款到卫子夫的寝宫。没有道喜,连礼也不行,她径直走到刘彻身边去看他怀中的襁褓,堪堪低头,卫子夫却跌跌撞撞地从帘帷后面冲了出来,抓着她的衣袖嘤嘤啜泣:“娘娘,求你别抢走我的孩子。”“不论有几个孩子,小彻永远是唯一啊。”她靠着他的肩,一同望向宫门上的姻缘灯,金屋藏娇的佳话依然在浓(情)蜜(意)中缱绻漫延……“陛下,皇后娘娘吹灭了宫门上的花灯。”“陛下不是喜欢吗?”卫子夫抿着唇,秀目低垂,软语温存。“道长!”刘彻心中担忧愈甚,疾步走到方士面前,诚心下跪:“是不是阿娇姐姐会有何不测?还请道长指点迷津!”“什么……你是说我、我会杀了他们?不可能……”他跌坐在地,简直难以置信。“今生今世,定不负卿。纵使三宫六院,你是永远的妻。”不过卫子夫的曾孙是后来的汉宣帝,可以为曾祖母追谥,而陈阿娇却没有任何人帮忙说话,唯留下“金屋藏娇”和“长门赋”的故事任人评说。刘彻自知理屈,并未大肆宠幸卫子夫,仍然隔三差五顺着姻缘灯的光晕,去椒房殿陪伴阿娇。可当卫子夫含羞告诉他自己有喜的时候,心底终还是起了波澜,他为阿娇的宿命忧心,因她是自己的妻,但卫子夫只是妾,想来没有干系。他拿着缴获的皇后玺绶质问卫子夫为何助太子谋反时,没有说太多的话,只黯然苦笑:“在你心里,儿子自然比夫君重要。”“这盏灯,不为引路,只为归心。”她环上他的脖颈,眸光滟滟,似炙热的火焰,又似醉人的缠绵。*“若得阿娇为妻,当以金屋贮之。”五岁时的童言,十五岁时兑现。他命人用灿灿金饰装扮寝殿,触目皆是喜庆的红与炫目的金,但都敌不过那盏用心火绚丽绽放的姻缘花灯。“因为你是太子,将来要日理万机啊。而我,只要理你就好。”她咯咯笑着,将花灯递给他,染上桃花的娇羞面颊掩进了嫣红的衣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