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舞伎泪,姊妹双生祸水一泓,妃入宫墙舞伎泪,姊妹双生祸水1泓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舞伎泪,姊妹双生祸水一泓
不过他并未见怪,反而合着我的舞姿,换了一种曲调,和风细雨、红袖翩跹,云卷云舒、青丝飘扬,疾风骤雨、裙裾翻飞……渐渐的,不知是琴音伴随舞姿,还是舞姿追逐琴音,我和他仿佛融为一体,醉在轻歌曼舞的幻景中,携手看遍了秋月春花、万里华夏——*像做梦一般,我步入了繁华森冷的皇宫,只怕连合德都未曾想到,她喜欢的人竟是君临天下的皇。看来我们姐妹共侍一夫也是宿命了,只是后宫佳丽三千,我跟合德该如何应对?我们一介下贱舞伎,在这气贯长虹的皇城,岂能有容身之处?合德缓缓步上长阶,绯色绸裙背着阳光,宛若一朵幽艳绽放的海棠花。她跪地行礼,声音柔媚如丝,美玉般低垂的面容上,一双比星辰还亮的眸,燃着浓浓的思念和寂寞,更有着殷切的娇嗔与希冀。没一会,许皇后便推说身子不适,让我们散了。我回昭阳宫时,刘骜已经等在那里,他唇角含笑,手上把玩着一只羊脂白玉雕琢的燕子,似乎等着安慰我。没一会,许皇后便推说身子不适,让我们散了。我回昭阳宫时,刘骜已经等在那里,他唇角含笑,手上把玩着一只羊脂白玉雕琢的燕子,似乎等着安慰我。“直到我死的那刻——”“主上,记得去年的三月初三么,您那日是不是有出宫游赏?”班婕妤自悔失言,脸颊微微泛红,有些歉疚地望着我,我摇摇头,示意她别在意。我吃了一惊,刘骜直到今晨都未向我吐露分毫,宫女内侍纷纷跑来道喜,说我入宫不过数天,就从宫人变为婕妤,这等殊荣此前任何妃嫔都未曾有过。我在公主府时便听过传闻,后宫除了皇后之外,一等的昭仪悬空,二等的婕妤只有班婕妤和卫婕妤,而如今,我居然成了第三位……这份殊荣着实让我不安,之前被其它歌舞伎刁难,都是合德帮我应对的,我从未离开过她的陪伴,如今独处深宫,只觉清冷惶然。*我欲起身行礼,张放却拦住了,他淡笑着对我点了个头,眼中波澜起伏,似忧伤似叹息,那复杂的心绪,我许久之后才渐渐明白。永远、合德也曾说过永远,如今却不肯在我身边。“飞燕。”“王爷,我、”撒娇的声音言犹在耳,你怎就留给我一个孤零零的背影?难道,这个男子、比我还重要?“主上,记得去年的三月初三么,您那日是不是有出宫游赏?”不过他并未见怪,反而合着我的舞姿,换了一种曲调,和风细雨、红袖翩跹,云卷云舒、青丝飘扬,疾风骤雨、裙裾翻飞……渐渐的,不知是琴音伴随舞姿,还是舞姿追逐琴音,我和他仿佛融为一体,醉在轻歌曼舞的幻景中,携手看遍了秋月春花、万里华夏——“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想捧在手心呵护的女子。”“砰——”宛若心弦绷断,琴声骤停,我的身体霎时绵软如云,缓缓倒地,他却翻身上前,将我紧紧拥在怀里。“王爷,我、”像做梦一般,我步入了繁华森冷的皇宫,只怕连合德都未曾想到,她喜欢的人竟是君临天下的皇。看来我们姐妹共侍一夫也是宿命了,只是后宫佳丽三千,我跟合德该如何应对?我们一介下贱舞伎,在这气贯长虹的皇城,岂能有容身之处?我吃了一惊,刘骜直到今晨都未向我吐露分毫,宫女内侍纷纷跑来道喜,说我入宫不过数天,就从宫人变为婕妤,这等殊荣此前任何妃嫔都未曾有过。我在公主府时便听过传闻,后宫除了皇后之外,一等的昭仪悬空,二等的婕妤只有班婕妤和卫婕妤,而如今,我居然成了第三位……确实缘分相系,却不是和我……05, 05;0;pc;2;“不用担心,我带你回家。”他笑着,仿佛在安慰迷路的孩童,伸手拭去我脸上的泪痕,妆容定是花了,他竟不介意。我轻轻点头,心中涟漪荡漾,不知是感激还是心动。在他眼里,我不是舞伎,只单纯是一个他用心喜欢着的女子。“飞燕,我已多年不曾抚琴,今日见了你,却想再奏一曲。”他微笑着,抬手拨动琴弦,琴音苍凉而悠扬,清幽如山泉溅玉,浑厚似惊涛拍岸,激烈如翱翔在天空的大鹏,悠闲若沉游在海水中的蛟龙……我听得入了神,他弹了半曲之后,才想到要合舞。殿内似乎布置过一番,地上铺满了红粉相间的花瓣,可谓步步生花。刘骜面前的案几上摆着一把古琴,那古琴通体漆黑,在宫灯的照耀下流淌着幽冷的光,同它的主人一样高深莫测。05, 05;0;pc;2;“飞燕。”“祸水、祸水来了……”哀叹的声音如诅咒般从身后传来,我倏然转身,是女官淖夫人忧虑的脸,她迎上我的目光,眼中竟流露些许同情。五日后,我正用“凤凰”弹着合德平日喜欢的曲子,却有内官匆匆来报,说皇上下旨封我为婕妤,即日起入住昭阳宫。他温和地让我坐到他身侧,我才恍然察觉,舞伎是不能和主人同乘一辆马车的。“表兄,你是有佳人相伴了,我可还孤单着呢,好歹顾一下我的情绪,别这般心急如焚啊。”调侃的声音传来,我才注意到另一边坐了个男子,面容英俊秀美,一副风流公子的潇洒模样,他嘴角扬着浅笑,目光却泛起潮水般的波澜。“是啊,爱妃怎会知晓?”他执起我的手,将一对嵌宝赤金镯戴在我的腕上:“莫非我们从那时起便情缘暗牵?”“谢王爷垂怜。”我低着头,挤出一丝笑容,他更是高兴,将我搂在怀中。不知为何,那温暖而有力的心跳,让我觉得无尽安心。我和合德自幼漂泊无依,他会是我们姐妹的栖身之地吗?“飞燕。”“爱妃的心愿,我自当满足。”他拥我入怀,神色却有些不对,是我太过敏感了吗?相逢才一面,携手三世缘。确实缘分相系,却不是和我……用完膳后,宫女服侍我香汤沐(浴),而后送上一个紫檀雕花木匣,便悄悄退下了。我纳罕地打开匣子,是一条云雾般轻薄的茜色纱裙,缀着玄色缎带,妩媚而高贵。怎么有点像大婚时候的礼服,是让我换上么?我犹疑着,穿上了纱裙,浴(池)蒸腾的热气悠悠飘荡,仿佛置身于瑶池仙境。我眉头微蹙,挤出一抹笑容:“主上,三月三是我和同胞妹妹的生辰,可以让她进宫相陪么?”先是怪声怪气的道喜,而后是不冷不淡的告诫,再接着就是她们自说自话,直接把我撂在一边了。“主上,永远是多远?”“还会有一个、”“飞燕,我已多年不曾抚琴,今日见了你,却想再奏一曲。”他微笑着,抬手拨动琴弦,琴音苍凉而悠扬,清幽如山泉溅玉,浑厚似惊涛拍岸,激烈如翱翔在天空的大鹏,悠闲若沉游在海水中的蛟龙……我听得入了神,他弹了半曲之后,才想到要合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