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舞伎泪,伫倚危楼风细细,妃入宫墙舞伎泪,伫倚危楼风细细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舞伎泪,伫倚危楼风细细
刘骜说完便匆匆走了,合德止了哭声,拥着我的动作却变得更紧:“姐姐,别生合德的气好不好?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自保。”“合德,告诉我,你利用史彤做了什么?”“姐姐!”我正一头雾水,合德已经飞奔到榻边,扎进我怀里:“姐姐,你可算醒了,你梦里一直说胡话,说有红衣女鬼要杀你,真是吓死我了……”*“合德,我想静一静。”我揉着眉心,一脸倦容,合德依言离开,乖巧的模样,分明还是从前那个可爱的妹妹啊。“嗯。”合德轻轻点头:“姐姐,只要你想知道,我不会有任何事瞒着你。只是有些事,你真的不需要知道。”“别怕,这些法师是在帮你驱除身上的邪气,你好生休养,很快就会康复的。”“你利用了她?”我的声音很浅,心在慢慢地下沉。“姐姐,别害怕,有我陪着你呢,什么红衣女鬼,只是噩梦罢了。”合德拥着我,担忧满溢。我听到刘骜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头却一阵昏沉,与那日的情形如出一辙。“这……”多么高的要求,我原以为她只是想想罢了,谁知她一直都在付诸行动。是啊,她那么深刻地爱着刘骜,我的感情比起来,只怕微乎其微了吧,可是、我对刘骜真的没有情么?“姐姐、姐姐,不要撇下合德……”合德嘤嘤啜泣着,我一阵揪心,想握住她的手,却握住了一片虚无。“主上是会相信,可太后呢?我们两个是新宠,没有人会站在我们这边,能保护我们的,只有自己。”合德凝视着我,仿佛将我的心绪一览无余,而后,娓娓道出了她的心思:“姐姐,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与其等着别人嫁祸,不如主动出击。”“主上、”我抓着他的手,依恋地靠着他温暖的胸膛:“合德呢?对了,王美人她怎么样了?”我挣扎着起身,朝芙蓉园跑去,混乱的唱咒声让满园的芙蓉花都黯然失色,在我之前跌坐的草地旁边,被挖出了一个深坑。……“婕妤算什么,我要做他的唯一!”合德又恢复了娇蛮执拗的神情,委屈地望着我:“我才不要跟那么多女人一起拥有他,我要他只陪着我们。”“飞燕。”刘骜将我护在身后,我的目光还是越过他肩头,看到了那个红衣女鬼——一个神情诡异、身体僵直的人偶。“飞燕,我过去看看,你先回寝宫休息吧。”刘骜轻抚我的肩,声音依旧温柔如泉。“算了吧,我不善言辞,去了情形只会更糟。”我蹙着眉,只觉千头万绪萦心,眼前一阵发黑。合德抽噎着,紧紧抱住我,似乎被吓得够呛,我的头却疼得愈加厉害,红衣女鬼?我有梦见过么,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多么高的要求,我原以为她只是想想罢了,谁知她一直都在付诸行动。是啊,她那么深刻地爱着刘骜,我的感情比起来,只怕微乎其微了吧,可是、我对刘骜真的没有情么?“婕妤算什么,我要做他的唯一!”合德又恢复了娇蛮执拗的神情,委屈地望着我:“我才不要跟那么多女人一起拥有他,我要他只陪着我们。”“主上,怎么办,姐姐又头晕了。那天在芙蓉园也是如此……”合德声音慌乱,急促的呼吸声折磨着我的耳朵,不好的预感渐浓,我将指尖扣入掌心,竭力保持清醒。“主上,姐姐还是有些恍惚呢,我好担心!主上一定不能让姐姐有事……”合德攥着刘骜的手,哭得梨花带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