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舞伎泪,晚来风起撼花铃,妃入宫墙舞伎泪,晚来风起撼花铃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舞伎泪,晚来风起撼花铃
刘骜携着我,走进长信宫的正殿,我几次想将手抽回,他都紧攥着不肯放手。“怎么了?”“爹爹固然疼爱我和合德,却从不敢明着卫护我们姐妹。”我此时的心情分明温暖而安心,眼中却忍不住有泪滑落,那灰暗的岁月已经和我们遥遥相隔了,把它隔开的,是刘骜缱绻的温情和宠爱。一阵轻风拂来,浅浅淡淡的花香飘入鼻端,心不由一颤,这里并没有茉莉花,为何我闻到了那缕熟悉的香味?我正执着刘骜的手,班婕妤呢,在收拾行囊,准备去那幽冷静谧的长信宫么?“这酒好像挺烈的,我可能喝不了。”我将手缩了回来,不知是给他们台阶下,还是给自己台阶下,反正今夜是注定无眠了。“主上,你待我真好。”我执起他的手,用指尖轻划着掌心的生命线,也不知是何用意,只傻乎乎地想着将自己融进他的生命,永不分离。天色渐暗,秋风微凉,他将我拥进怀中,我也顺势靠着他的胸膛。“主上、姐姐,我就知道你们会来这,所以早早就等在阁楼里了。你们好慢啊!”合德撅着嘴撒娇,语带埋怨。“有兔爰爰,雉离于罗。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此百罹。尚寐无吪……我生之初,尚无造;我生之后,逢此百忧。尚寐无觉。”“有兔爰爰,雉离于罗。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此百罹。尚寐无吪……我生之初,尚无造;我生之后,逢此百忧。尚寐无觉。”“飞燕,给我唱首歌吧。”“飞燕,给我唱首歌吧。”回过神后,才惊觉这诗词中的不敬:“主上,这曲子是我从小就熟唱的,绝无冒犯之意、”他真的读懂了我们的心思,知道我们心底的期盼。可是,他看出我想做皇后了吗?并没有啊,我喜欢的是幽静清欢的岁月。“飞燕,给我唱首歌吧。”我想和合德一起赏皎月繁星。“姐姐,你可是有烦心事?”合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微愕,但不特别意外,我的心事向来瞒不过她。“主上、姐姐,我就知道你们会来这,所以早早就等在阁楼里了。你们好慢啊!”合德撅着嘴撒娇,语带埋怨。子夜,我轻轻睁开眼睛,装睡实在不太舒服,而且愁绪在心底沉浮,静躺不住,听刘骜和合德的呼吸匀称,想来应该睡熟,便悄悄起身。我点了点她的脸颊,浅笑道:“这里有酒么,我们喝一些吧。”“歌是合德唱的好听。”刘骜没说话,却扔掉手中的铜爵,执起我的手疾疾步下玉阶:“飞燕,我们走!”一阵轻风拂来,浅浅淡淡的花香飘入鼻端,心不由一颤,这里并没有茉莉花,为何我闻到了那缕熟悉的香味?我正执着刘骜的手,班婕妤呢,在收拾行囊,准备去那幽冷静谧的长信宫么?“怎么,合德生气了?”刘骜堆上笑容,我渐渐察觉到他待我和合德的不同。他像宠孩子般将合德捧在手心,与我,则是温柔的呵护。太后脸上的惊讶褪去,一双眼睛又恢复了冷淡和平静:“哀家绝不会答应。”“歌是合德唱的好听。”我到案几上拿了一小坛酒,也不用酒杯,直接就着坛口喝了几口。我素来不喜饮酒,今夜却不知为何,见到合德后,就一心求醉。回过神后,才惊觉这诗词中的不敬:“主上,这曲子是我从小就熟唱的,绝无冒犯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