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舞伎泪,多少衷肠犹未说,妃入宫墙舞伎泪,多少衷肠犹未说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舞伎泪,多少衷肠犹未说
刘骜没有回答,而是起身将自己喝过的半杯酒对着我的唇,灌了下去,我被呛得一阵咳嗽,难受间,却听到他更为黯然的语气:“飞燕,不许说‘散’字。”刘骜从未当着我的面露出暴戾的一面,我此时也不知是害怕还是难过,怔怔地说不出话来,只惊愕地望着他。“哦,没什么。”我披了件外裳,又随意将青丝一拢:“既然你这么想看,我们现下就去庭院吧,别错过它开花。”庆安世似乎有所察觉,拨动琴弦,调转琴音,与那天在太液池弹的曲子十分相似,不过多了一脉幽凉和一分叹惋。心头仿佛萦绕着一股冷风,我被琴声带得宛若风中落花,旋转摇曳,时而飞起,时而坠落,浮浮沉沉的迷梦与叹息……突然,琴弦崩断,我也随之跌坐在地——“是哦,他肯定也想看千日魅开花,我还想就我们三个人呢。”合德撇撇嘴:“让他进来吧,不过只可远远坐在角落抚琴,不能打扰我们。”“好。”刘骜和合德也有些怅然,点头离去,这一次却没有携手。没有吗,我咽下最后一口残羹,苦涩哽在喉头,我一直如此相信合德,她却轻描淡写地把自己给否定了。“飞燕、”刘骜的喊声停住了,四周一片寂静,众人的目光皆凝在我身侧,我转过头,只见千日魅的叶子如同堪堪睡醒的蝴蝶,缓缓扇动着美丽的翅膀,在细碎的声响和光影中,紫色的蝶翼轻轻张开,吐出晶莹剔透的花。那花瓣如玉般莹润、如水般透亮,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颜色,在花叶上流淌着冰莹的光,似紫蝴蝶的精魂,眷恋着在凡尘时的回忆。晚风轻拂,绝美的花瓣闪烁起来,宛若被银河浸洗过的点点繁星,将昏暗的天色染上一抹银亮的清辉,不待清辉泻地,又隐进了憧憧紫雾中去。“姐姐,这庆安世好像对你很殷勤。”合德嗑着瓜子,语气有些鄙夷:“我让人查过他了,他从前喜欢一个舞姬,带回家后他父母不同意,最后也不知怎么回事,弄得那舞姬自尽了。”刘骜从未当着我的面露出暴戾的一面,我此时也不知是害怕还是难过,怔怔地说不出话来,只惊愕地望着他。“那日太液池上,皇后舞姿翩然若仙,倘若临花而舞,千日魅必定顷刻绽放。”合德话音方落,庆安世已抱着琴在廊尾行礼,好像远远就明白了合德的意思,在庭院角落的石头上坐了,慢条斯理地拨动琴弦。“他不是说琴音就是良方么?”我侧头看向角落里的庆安世,他抬头朝我微笑,隔着朦胧的晨雾,依然能感受到丝丝缕缕的暖意。刘骜怎么把这些事都跟合德说了?我压下心中的不快,转了话锋:“这么看来,他想必是真心喜欢那个女子。”“我是怕主上扫兴。”我赶忙应声道,他和合德都太聪明,能将我的眼神一览无余,我不想他生气,尽管我自己并不开心。“怎么,姐妹俩一早就烹茶聊天啊,也不等等我。”刘骜负手走了进来,一袭蓝袍顷刻间亮了天色。“改天再聚吧。”我揉了揉额角,倦怠一笑。刘骜怎么把这些事都跟合德说了?我压下心中的不快,转了话锋:“这么看来,他想必是真心喜欢那个女子。”“飞燕,他琴艺确实高超,你若想听,随时都可让他进宫弹奏,只是必须要他把眼睛蒙上,倘若违背,就剜去双目。”桂花糕的清香唤回了我的思绪,我吃了一口,比从前甜郁,像特为安慰我似的。说来奇怪,我们姐妹入宫已经三年,不担心圣宠衰减,反而让浓宠弄到了一种为难的窘态,难不成要等刘骜有了新欢,我和合德才会重拾往昔那相依为命的深情?我不禁哑然失笑,心底却掠过一丝畏惧的阴影,倘若刘骜真的变心,该是何等可怕的局面,他宠我都让合德难过,若换做其它女子,合德会怎样?梦醒之后,我只觉浑身倦乏,推说自己身体不适,让刘骜和合德回少嫔馆用晚膳。刘骜传庆安世过来问话,他依旧安定自若,淡淡施礼:“回禀陛下,千日魅极具灵性,就似孔雀开屏一般,若使它产生媲美之心,便可嫣然绽放。”我让小蕊小萼将早膳摆在绛雪轩,也不管合德是否先用过,定要她陪我吃饭,我们姐妹已经许久没有单独同席了。“姐姐,你太天真了。”合德叹了口气:“世间哪有那么纯粹的人,更没有那么纯粹的情。”我让小蕊小萼将早膳摆在绛雪轩,也不管合德是否先用过,定要她陪我吃饭,我们姐妹已经许久没有单独同席了。“那日太液池上,皇后舞姿翩然若仙,倘若临花而舞,千日魅必定顷刻绽放。”合德牵了牵我的衣袖,想是让我说些温存软语,缓和一下刘骜的心情,谁知我思绪混乱,竟下意识地起身,小萼一脸慌张地扶住我,在我耳边低语:“娘娘,陛下这会儿正不高兴,您千万别离席呀。”“哦,没什么。”我披了件外裳,又随意将青丝一拢:“既然你这么想看,我们现下就去庭院吧,别错过它开花。”“姐姐,你冷吗?”合德不知我心绪起伏,还以为我不耐冷风,遂解下自己的彩绣灵羽披风给我系上:“这是白狐里子,暖和得多,本该给你的,但主上说颜色太艳,你只怕不喜欢。”“主上,虽不知庆安世所言是真是假,但我也许久没有跳舞了,不如舞一曲试试。时候已经晚了,天又冷,花若仍是不开,我们便散了吧。”庆安世似乎有所察觉,拨动琴弦,调转琴音,与那天在太液池弹的曲子十分相似,不过多了一脉幽凉和一分叹惋。心头仿佛萦绕着一股冷风,我被琴声带得宛若风中落花,旋转摇曳,时而飞起,时而坠落,浮浮沉沉的迷梦与叹息……突然,琴弦崩断,我也随之跌坐在地——“姐姐,你冷吗?”合德不知我心绪起伏,还以为我不耐冷风,遂解下自己的彩绣灵羽披风给我系上:“这是白狐里子,暖和得多,本该给你的,但主上说颜色太艳,你只怕不喜欢。”咳嗽?他来的那天我有咳嗽么,好像只一下,当时我用衣袖掩口,连声音都未曾发出。“主上,虽不知庆安世所言是真是假,但我也许久没有跳舞了,不如舞一曲试试。时候已经晚了,天又冷,花若仍是不开,我们便散了吧。”我摆手让宫娥退下,径直走到假山后面:“你为何要这么做?”“他不是说琴音就是良方么?”我侧头看向角落里的庆安世,他抬头朝我微笑,隔着朦胧的晨雾,依然能感受到丝丝缕缕的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