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 阴毒宠姬,妃入宫墙倾城乱 阴毒宠姬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 阴毒宠姬
一等妾:贵姬(二人)“什么!他还真是不虚此行啊,不过姜梓月那(贱)人临蓐在即,气气她也好。”顾云曦酸酸地哼了一声:“殿下今夜过来么?”“呵,你是殿下特意留下的贴身侍婢,怎会不行。”顾云曦冷哼一声:“只是别惊动殿下,否则他动起怒来我可不管,但我动起怒来你就要遭殃了。”“殿下回来了?”顾云曦问道。姜梓月思量了片刻,柔声道:“姐姐身子不适,我这个做妹妹的岂有安歇之理,快随我去膳房吧。”凌菡来到拢月阁,一路倒是没碰上盘问,只是内寝的华灯已经熄尽,只剩下门边的一盏蔷薇小纱灯,她如何能进去?一等妾:贵姬(二人)“皇子妃说她害喜,吃不下饭,想吃贵姬做的青梅糕。但贵姬有孕在身,不便劳乏,我就回说你睡熟了,可行?”一等妾:贵姬(一人)“是吗?七年后你若能再对我说一遍,就算赢了。”“皇子妃不是想吃青梅糕吗?”姜梓月的女官问道。“呵,你是殿下特意留下的贴身侍婢,怎会不行。”顾云曦冷哼一声:“只是别惊动殿下,否则他动起怒来我可不管,但我动起怒来你就要遭殃了。”“皇子妃说她害喜,吃不下饭,想吃贵姬做的青梅糕。但贵姬有孕在身,不便劳乏,我就回说你睡熟了,可行?”“呜呜……都怪梓儿身子弱,才帮姐姐把青梅糕做好,脚底就突然一滑,殿下,梓儿好痛……”“韩女官,你带那两个下去学点规矩,本宫先跟这位可怜的前皇后聊一聊。”顾云曦丹唇一挑,心生一计,满腔的醋意终于找到了发泄之处。“呵,有意思,姬妾们重享荣华,皇后却做了低贱的下女,这一路上你是怎么忍住不自尽的。”顾云曦向韩女官使了个眼色,韩女官上前捏住凌菡的下巴,强迫她昂起头。楚瀛飞用食指按住她的唇:“侍婢该管好自己的嘴。”“呵,你是殿下特意留下的贴身侍婢,怎会不行。”顾云曦冷哼一声:“只是别惊动殿下,否则他动起怒来我可不管,但我动起怒来你就要遭殃了。”太子:嫡妻:皇子妃三等妾:宝林(四人)“三皇子、皇子妃,贵姬摔倒受惊,又动了胎气,怕是要早产了。”太医紧张地连连擦汗:“只是贵姬胎息渐弱,胎儿恐有不妥……”*“啪——”顾云曦狠狠将白玉盏摔在桌上:“把那三个女的叫过来!”三等妾:宝林(八人)太医到了之后,顾云曦也匆匆赶来,见到凌菡却显得十分意外:“不是叫你跟着韩女官学规矩吗,怎么在这儿?”太子:踌躇了许久,凌菡觉得不能再耽搁了,在眼睛渐渐适应黑暗之后,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皇子妃说她害喜,吃不下饭,想吃贵姬做的青梅糕。但贵姬有孕在身,不便劳乏,我就回说你睡熟了,可行?”嫡妻:皇子妃“我没什么本事,唯一的长处就是尽可能地坚持做自己。”“韩女官,你带那两个下去学点规矩,本宫先跟这位可怜的前皇后聊一聊。”顾云曦丹唇一挑,心生一计,满腔的醋意终于找到了发泄之处。“皇子妃不是想吃青梅糕吗?”姜梓月的女官问道。“我这几日害喜得厉害,什么都吃不下,只想吃姜贵姬做的青梅糕,你去拢月阁让她给我做一些。”踌躇了许久,凌菡觉得不能再耽搁了,在眼睛渐渐适应黑暗之后,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一等妾:贵姬(二人)“三皇子、皇子妃,贵姬摔倒受惊,又动了胎气,怕是要早产了。”太医紧张地连连擦汗:“只是贵姬胎息渐弱,胎儿恐有不妥……”皇子:“是的,皇子妃,她就是前殷的皇后,另外两个是姬妾。”05, 05;0;pc;2;姜梓月思量了片刻,柔声道:“姐姐身子不适,我这个做妹妹的岂有安歇之理,快随我去膳房吧。”太子:“是吗?七年后你若能再对我说一遍,就算赢了。”“本宫是想吃青梅糕呢,可梓月妹妹如今临蓐在即,怎能让她劳累。咦,你怎么知道本宫想吃?”顾云曦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