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 旧情新怨,妃入宫墙倾城乱 旧情新怨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 旧情新怨
半个时辰后,一场宴席总算不咸不淡地散了,楚瀛飞去了楚溟飞的书房,上官蓉则邀请水瑶去自己的寝宫长谈。凌菡见众人已走,宫女内侍正忙着收拾残宴,便趁机追上穆皓轩:“这事你不能迁怒半夏。”“是、是不太关我的事了,可我就是担心……那么些人,肯定不好应对吧。”穆皓轩忙忙从袖口拿出荷包,又将身上佩戴的金玉都摘了下来:“宫娥内侍有哪些是省事的,你留着备用也好、”凌菡黯然间,竟把那首山谣轻轻唱了出来,她的声音不娇柔也不软糯,而是如轻风拂柳、湖水潋滟般的清盈,和着玉片清悦叮咛的声响,简直和风化雨,浑然天成。“瑶淑仪这话说的,你明知三皇子想听前殷的宫廷礼乐,为何不自己献艺呢,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吗?凌姐姐的山谣既不入三皇子的耳,你更该赶紧弹琵琶奏曲,让三皇子尽兴才是。”穆皓轩身旁的女子愤然开口,打断了水瑶的话。“(贱)人,太子今日心情好,给你几分颜色,你就不知好歹了,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楚瀛飞沉着脸,呵斥道。“哦、是啊,真是时过境迁、陵谷沧桑。”穆皓轩拱了拱手,赶忙举起酒杯,先干为敬。穆皓轩怕成为众矢之的,抢先开口呵斥:“你是发了昏么,竟敢口出狂言,还不快给瑶淑仪赔罪。”凌菡被酒水一泼,惘然清醒,翦水双瞳好似沉下了一颗流星,漾起微弱的滢光:“真是失礼,还望太子恕罪。”穆皓轩怕成为众矢之的,抢先开口呵斥:“你是发了昏么,竟敢口出狂言,还不快给瑶淑仪赔罪。”“哦、是啊,真是时过境迁、陵谷沧桑。”穆皓轩拱了拱手,赶忙举起酒杯,先干为敬。“哦、是啊,真是时过境迁、陵谷沧桑。”穆皓轩拱了拱手,赶忙举起酒杯,先干为敬。心悦君兮君不知。”“我给她赔罪?笑话!她算什么、”冬日的阳光苍白而清冷,洒在玉片上却闪烁起冰莹细碎的光。凌菡在一层层迷离的光影中,看到了豆蔻华年的自己。漫山青草在风中摇曳,宛若一片碧波万顷的海洋,她在海洋中焦急地等着,等一个答案,可惜回答她的只有风声。不知过了多久,远处飘来了山谣,那悠远悲凉的曲调,将她心底的愁苦全引了出来,她双手抱膝,在冰冷的海水中埋葬了所有的希冀和梦境,剩下的唯有一条漫漫长路,通向荣华富贵,也通向黄泉鬼魅。“关你什么事?”凌菡的声音很冷,不是负气的仇怨,直接是满腔冷漠。凌菡被酒水一泼,惘然清醒,翦水双瞳好似沉下了一颗流星,漾起微弱的滢光:“真是失礼,还望太子恕罪。”“瑶淑仪这话说的,你明知三皇子想听前殷的宫廷礼乐,为何不自己献艺呢,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吗?凌姐姐的山谣既不入三皇子的耳,你更该赶紧弹琵琶奏曲,让三皇子尽兴才是。”穆皓轩身旁的女子愤然开口,打断了水瑶的话。穆皓轩怕成为众矢之的,抢先开口呵斥:“你是发了昏么,竟敢口出狂言,还不快给瑶淑仪赔罪。”“原来瑶淑仪擅长弹奏琵琶,我竟是一点也不知晓,何必这般谦虚呢,还请让我们饱饱耳福吧。”楚溟飞好笑地看着水瑶被气绿的脸,命宫女取来琵琶。穆皓轩怕成为众矢之的,抢先开口呵斥:“你是发了昏么,竟敢口出狂言,还不快给瑶淑仪赔罪。”冬日的阳光苍白而清冷,洒在玉片上却闪烁起冰莹细碎的光。凌菡在一层层迷离的光影中,看到了豆蔻华年的自己。漫山青草在风中摇曳,宛若一片碧波万顷的海洋,她在海洋中焦急地等着,等一个答案,可惜回答她的只有风声。不知过了多久,远处飘来了山谣,那悠远悲凉的曲调,将她心底的愁苦全引了出来,她双手抱膝,在冰冷的海水中埋葬了所有的希冀和梦境,剩下的唯有一条漫漫长路,通向荣华富贵,也通向黄泉鬼魅。“只是可惜了你……你不该是这样的!”夏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穆皓轩登时心烦意乱,险些碰翻了酒杯。凌菡被酒水一泼,惘然清醒,翦水双瞳好似沉下了一颗流星,漾起微弱的滢光:“真是失礼,还望太子恕罪。”“是、是不太关我的事了,可我就是担心……那么些人,肯定不好应对吧。”穆皓轩忙忙从袖口拿出荷包,又将身上佩戴的金玉都摘了下来:“宫娥内侍有哪些是省事的,你留着备用也好、”水瑶的技艺不错,可惜在座无人欣赏,上官蓉一面怨愤楚溟飞对凌菡的温柔亲和,一面又疑惑楚瀛飞突然的心不在焉;楚瀛飞自方才的抢白事件后脸色一直不太好,执着酒杯的手微微泛青,仿佛在竭力忍耐着什么;楚溟飞的眼神则在楚瀛飞和凌菡身上来回穿梭,像个凑热闹的看客;这里边心情最糟糕的自然非穆皓轩莫属,夏姬的事已经让他心惊肉跳,这会又听到昔日的宫廷之曲,心里更是百感交集,又兼是故人弹奏,愈加地不受用。心几烦而不绝兮,“太子,这位妹妹一向不胜酒力,沾了点酒就会发热说胡话,扰了宴席,还望您别见怪。”凌菡行礼道。“你昨晚没有受伤吧?”凌菡垂下头,深长的眼睫挡住了各色目光,欣喜的、嫉恨的、同情的、挑衅的、怨毒的……她素来就有隔开这些纷繁尘杂的能力,因此只将心神凝在玉磬上,专心拨弄玉片。穆皓轩怕成为众矢之的,抢先开口呵斥:“你是发了昏么,竟敢口出狂言,还不快给瑶淑仪赔罪。”凌菡被酒水一泼,惘然清醒,翦水双瞳好似沉下了一颗流星,漾起微弱的滢光:“真是失礼,还望太子恕罪。”她不禁悄悄看了楚溟飞一眼,楚溟飞却是一直看着她的,感觉到她的眼神,即刻微微颔首、浅笑如风,一双凤目意味深长——特意为你准备的,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