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美人之心何其毒,妃入宫墙倾城乱:美人之心何其毒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美人之心何其毒
*“是有人跟你说过什么吧。”“唔……女子嘛,更何况曾是一宫之主,终日和一群后妃争宠斗艳,定视容貌为性命吧。”上官蓉思量了一会,挑起秀眉,绕有兴致地看着凌菡:“她脸上是怎么回事,揭开给本宫看看。”凌菡被浸过水的藤条抽得眼冒金星,只觉全身都被灼痛圈紧,动弹不得。“出什么事了?”凌菡赶忙问道。*凌菡瞪大了眼睛,等着柳叶继续说下去:“是啊,这事连三皇子都不能相信,因为他是懂药的,投毒之人居然敢在他时常佩戴的荷包里藏了毒(粉),而他居然没有发觉。听说他现下脸色铁青,把自己关在书斋里不见人呢。”“三皇子妃她、她……”柳叶压低了声音,脸色仓皇:“生了个皇孙,可是小皇孙出生时便全身发紫,即刻就断气了。太医说是皇子妃有孕期间被人投毒。如今皇上震怒,下令彻查此事,一旦找到真凶,就凌迟处死。”“是有人跟你说过什么吧。”“会保护自己,挺好的。”凌菡点点头。“没有么,我觉得是诶。”小宫女嘟着嘴,若有所思地分析:“你疼得没心思在意,我在后边看得可清楚了,三皇子连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本是很不相干的情形,凌菡却迷惘地想起七年前的那个午后,一袭嫁衣似火,红霞般的喜纱蒙在脸上,所望之处都是喜庆的红,可她的心却在悄悄滴血。一步步地被架上长阶,红纱在她晕眩的眼中倒映出一片血影,诅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要去完成一个使命,也是、你的宿命。”“不好了,姐姐快想想法子应对吧。”柳叶面色惊惶,此时外面正飘着雪,她却愣是急出了满头大汗。蓦地,一阵脚步声杂踏,几个侍卫踹门而入,暴房来的两个妇人更是一脸凶相,直接冲上前将凌菡架起来往外走。“会保护自己,挺好的。”凌菡点点头。“竹钗是空心的,里面放了人参丸,暴房里断不会有吃食给你,饿了就趁他们不注意,悄悄吃两颗,保住性命要紧。”柳叶嘱咐道。“不怕啊,我可是一诺千金的,跟恩公一样!”“三皇子妃她、她……”柳叶压低了声音,脸色仓皇:“生了个皇孙,可是小皇孙出生时便全身发紫,即刻就断气了。太医说是皇子妃有孕期间被人投毒。如今皇上震怒,下令彻查此事,一旦找到真凶,就凌迟处死。”凌菡瞪大了眼睛,等着柳叶继续说下去:“是啊,这事连三皇子都不能相信,因为他是懂药的,投毒之人居然敢在他时常佩戴的荷包里藏了毒(粉),而他居然没有发觉。听说他现下脸色铁青,把自己关在书斋里不见人呢。”一个太监上前扯下凌菡左颊上的纱布,露出了足有铜钱那么大的伤口。“苦海……”凌菡沉吟着,轻抚小宫女瘦弱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我姓柳,就叫柳叶。”“谢谢凌姐姐。”柳叶很恭敬地行了一礼,又即刻解释道:“这并不是恩公的吩咐,他只是告诉我这个时机。虽然我不能让你知道他是谁,但也希望你别误解他。”“怎样,凌姐姐,你觉得我还算聪明么?我来做你的心腹如何?”小宫女突然偏着头,认真地看着凌菡。*“唔……女子嘛,更何况曾是一宫之主,终日和一群后妃争宠斗艳,定视容貌为性命吧。”上官蓉思量了一会,挑起秀眉,绕有兴致地看着凌菡:“她脸上是怎么回事,揭开给本宫看看。”“莫非你方才、在麟阳宫的害怕模样,都是装的?”凌菡很是意外。“从前是夫妻,如今、姑且算熟人吧。”凌菡很诧异楚瀛飞为何总对自己揪着不放,前殷已灭,穆皓轩被俘,凌氏族人全都南逃,自己身上还有什么没查清的事,让他这般紧追不舍?她有些倦怠地看向楚瀛飞,却惊觉他坚毅的眼神竟似曾相识。“这是什么?”“三皇子素来得皇上喜爱,一旦世子出生,地位和拥护之声自然愈高,上至皇宫下到朝廷,眼红的人多了。”柳叶揪着凌菡的胳膊:“现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们正怀疑你呢!”“三皇子妃她、她……”柳叶压低了声音,脸色仓皇:“生了个皇孙,可是小皇孙出生时便全身发紫,即刻就断气了。太医说是皇子妃有孕期间被人投毒。如今皇上震怒,下令彻查此事,一旦找到真凶,就凌迟处死。”“厉女官,这样滥施鞭刑是没用的。”柔婉的声音响起,众人连忙起身行礼。到底是谁?楚瀛飞、楚溟飞、总不可能是皇上……想不通自己还能跟谁有纠葛?“没有么,我觉得是诶。”小宫女嘟着嘴,若有所思地分析:“你疼得没心思在意,我在后边看得可清楚了,三皇子连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既是你恩公的吩咐,想必你是下了一番决心了,就先如此吧。”凌菡深叹了口气:“不过你随时都可以改变心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