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太子妃的手段,妃入宫墙倾城乱:太子妃的手段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太子妃的手段
“别用看鬼的眼神看我好么?”楚溟飞耸耸肩:“这是一般聪明人做的事,我虽算聪明,却不一般啊。”楚溟飞用指尖轻点凌菡的额头,示意她回神:“上官蓉的目标很明确,所以她做的每件事,都必定有充分的缘故。”“如何放下?谁愿意没有尊严的活呢。”凌菡凤眸中的薄纱褪去,露出了真切的凄怆与悲凉。“真气人!”柳叶望着戚司衣的背影直跺脚,凌菡倒是没觉怎样。“他若是分得清真假对错,即便躲不过亡国的厄运,也能避免沦为囚俘的下场。”柳叶想说什么,但还是听话地转过身去,杨太医这时候本该告辞,但他有点好奇,想看看凌菡照镜子后的情形,若是一时难以自禁,晕厥了自己也方便救治。如是想着,便仍旧在一旁站着。“唔,只怪落暮侯的酒量不好。”楚溟飞扬了扬眉毛:“他还告诉了我许多事,我先给你提个醒,别到时候又觉得诧异。”楚溟飞依然耐烦地等着,丝毫不介意凌菡的走神,只是浅笑从唇边褪去,换成了担忧。“他若是分得清真假对错,即便躲不过亡国的厄运,也能避免沦为囚俘的下场。”“劳烦了。”凌菡见楚溟飞只带了几个侍从,而且都站得比较远,似乎料到两人会有一番话别,关于夜丁香的事她原想着就此存疑,可又想起那天夜里,除了自己表露出对夜丁香的不受用之外,楚瀛飞惧火的弱点更是暴露无遗,难道这一切楚溟飞都在暗处看到了?可楚瀛飞武功高强,有人潜入园中不可能无所察觉,不论如何,此事还是有探究的必要。皇后点点头,转身朝门外走去,上官蓉连忙紧随其后,转身时狠狠剜了凌菡一眼。若不是皇上突然赐妾弄得自己心烦意乱,心思缜密的自己哪会失言,可事情既出,后悔也无用,好在只有暴房几个宫女太监听到,而且皇后脾气一贯娇纵,当儿媳的被数落几句也无可厚非。凌菡剪开纱布,只见自己左边脸颊好似被鬼手抓了一个窟窿般,足有铜钱大小的黑红色伤疤,狰狞而诡异,将她苍白瘦削的脸庞渲染得愈加可怖。她对着铜镜看了许久,不哭不笑、不悲不喜,只愣愣地看着,最后嗟叹了一句:“亡(国)前我便做足了最坏的打算,倒是没想到有这么一天。”楚溟飞似乎对凌菡的心思很了然,嘴角勾起冷蔑的笑:“她即便想再多的法子,吃再多的药,我不碰她,又能如何。不过如今她总算想了个高招,不用再从我身上设法了。”05, 05;0;pc;2;“唔,只怪落暮侯的酒量不好。”楚溟飞扬了扬眉毛:“他还告诉了我许多事,我先给你提个醒,别到时候又觉得诧异。”“瀛儿。”皇上握着楚瀛飞的左手,在脉搏处按了几下,皱起眉头:“扶三皇子上车辇,快传太医到麟阳宫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