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亦真亦假有情人,妃入宫墙倾城乱:亦真亦假有情人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亦真亦假有情人

      上官蓉又要耍什么花招?凌菡暗暗蹙眉,却也只能领了衣物,去往婧美人所住的婧琳苑。
  
      谁知婧美人已在苑外的花园等她:“凌掌衣架子真大,让我好等。”
  
      “还望婧美人恕罪。”凌菡俯身行礼,尽量恭敬,她实在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
  
      “不用这么害怕,我又不是吃人的恶虎。”婧美人扬了扬秀眉,一改之前的轻蔑,居然巧笑倩兮:“其实我这次是有事要托你。知道你玉磬敲得好,每天来教我一会儿,如何?”
  
      “美人吩咐,奴婢岂敢不从。”
  
      “唔,还是不情愿啊,不过、有什么法子呢?”婧美人执着玫瑰琉璃杯,啜了口蒲桃酒,轻笑道:“你一个卑贱的女官,难道还有法子回击不成。”
  
      “美人也知道奴婢地位卑贱,毫无还击之力,这样稳操胜券的奚落又有什么意思呢?”
  
      婧美人白了凌菡一眼,挥手让侍立的宫娥退下:“你是个聪明人,想必也知道是谁让我监视你。其实,我没那么麻烦,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我可以马马虎虎交差的。”
  
      “请问美人有何吩咐?”凌菡识趣地问道。
  
      “很好,我喜欢有眼色的人。”婧美人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又轻巧地勾了勾手指,示意凌菡靠近:“我听说落暮侯善药,你给我弄些……利于有喜的药。”
  
      “怎么,有什么难处吗?”婧美人见凌菡神情犯难:“上次在东宫,我看他对你有几分余情未了的意思,这点忙不会不帮的。”
  
      “别忘了,我如今正获盛宠,你即便攀上了太子、三皇子,只消我一句话,还是能要你性命的。”
  
      面对婧美人咄咄逼人的警告,凌菡的脸色倒没继续难看下去,反而恢复了恬淡:“美人的话奴婢当然知晓,只是奴婢如今在尚服局居住,落暮侯也很少到皇宫来,我如何有机会跟他说呢?”
  
      “这我自然会设法,不是每天让你过来教我敲玉磬吗,在路上总能遇到。”婧美人得意地耸了耸鼻子,眼睛却染上一抹暗沉:“除了问他拿药之外,还另有一事。”
  
      凌菡知道重头戏来了,做出俯首倾听的样子。
  
      “前几日太子妃也让他配药了,但你告诉他,给我反着配。”婧美人的声音徒添一缕阴冷。
  
      凌菡暗暗叹息,真是什么样的主人教出什么样的下人,上官蓉只怕还没想过婧美人的心思会变得这样快吧。
  
      “婧美人,不是奴婢不愿听命,而是、据奴婢观察,太子妃只怕懂医,倘若从药中看出端倪,定会一纠到底。而且落暮侯为人贪生怕死,我即便威胁成功,他在拷问的时候也绝对会全部招供的。”
  
      婧美人思量了一会,也觉凌菡说的有道理,遂退了一步:“这样吧,你让落暮侯赶紧给我配药,太子妃那边缓着点,而且药不能有我的好。”
  
      “奴婢知道了,美人放心。”
  
      “你若肯长久为我所用,我还可以提前告诉你太子妃的手段哦。”
  
      “多谢美人,奴婢也是个识时务的,自然知晓听命于你才是最好的选择。”
  
      婧美人闻言,甚是得意,招手让远处的宫娥回来,为凌菡倒了杯“拜师酒”。
  
      几日后,凌菡果然在从婧琳苑回尚服局的途中碰到了穆皓轩,给穆皓轩引路的是龙吟殿的一个太监,他冲凌菡使了个眼色,示意自己已经被婧美人收买,凌菡便放心地借一步说话了。
  
      凌菡三言两语把事情交代给穆皓轩,穆皓轩答应的也还干脆,只说上官蓉那边有些难办。
  
      “那个太子妃可不容觑,她虽叫我配药,但她对药和毒的见解只怕不在我之下,很可能是考量我。”穆皓轩皱眉道。
  
      “考量你?她一个太子妃,平日也不问政事,考量你做什么?”
  
      穆皓轩的眼中闪过一丝胆怯,揉着眉心做犯愁状:“我也不知道啊,是不是召国把我传得太厉害,以为我修仙呢,想让我研制丹药,延年益寿、长葆青春什么的?”
  
      “别装了,她是找你问我的事吧,考量你愿不愿意听从。”凌菡一眼看穿,审视的目光盯着穆皓轩。
  
      “嗯,我也奇怪呢,当时你还是三皇子的侍婢,她就找我问你的事,我可没告诉她啊,但她一直在那问,也没逼着我回答,好像看我的反应就能猜到一样。”穆皓轩表现得有些无辜,凌菡瞪了他一眼,确实,这家伙脸上根本藏不住事。
  
      “我真是纳闷了,从前你把自己关在冷宫里,安静惬意地过日子,怎么在召国能惹出这么多事来,一会三皇子,一会太子的,知道会招来多少仇家吗?”穆皓轩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皇宫的恶斗你还不清楚,再乱下去只怕连全尸都没有。”
  
      “菡菡,当初是我不好,要不趁着现下流言四起,我问皇上要人,让他把你还给我,如何?”穆皓轩心地拽着凌菡的衣袖,颇为诚心地问道。
  
      “上官蓉教你的?”凌菡倏然转过头,冷冷地看着他。
  
      “什么、”穆皓轩的脸蓦地一僵,果然还是藏不住表情。
  
      “我还不知道你,你是最惜命的,哪敢冒这个险。无非是上官蓉教你做出余情未了的模样,好从我这里探听虚实罢了。”凌菡叹了口气:“这样好了,你就说我对你有点恻隐,但原谅可没那么容易。药的事给我赶紧办,又出了个麻烦的主,倘若得罪了,我们两个弄不好还得一起赴黄泉,你肯定不愿吧。”
  
      “你放心,我这两日就能弄好。”穆皓轩才被拆穿,哪有不应之理。其实他对凌菡并非无情,而且不知怎么回事,她神色一冷,他便莫名有些惧怕。当初也是凌菡一心要待在冷宫,不屑争宠,若是凌菡有意教训他的宠姬,他只怕也不敢多言。女儿被送走之后,他更是愧疚地不敢见她,于是感情便淡到传出要废后的地步,但他本人却是一点念头都没动过。
  
      “嗯,到时候叫夏姬送来给我。”
  
      “菡菡,其实我……”
  
      “你若要我信你,就好生答话,要是你当了上官蓉的走狗,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那是、那是。”穆皓轩连连点头。
  
      “你觉得上官蓉是怎样的人?平心而论,别用我的看法。”
  
      “平心而论的话、”穆皓轩思量了一下,忧心道:“我觉得她是魅姬加水嫔再加你,面面俱到地可怕。”
  
      “怎样说?”凌菡很是不解,她知道男子和女子的眼光与感觉都是不同的。
  
      “她有水瑶的温柔、伊雪魅的妩媚,还有你的脱俗。”穆皓轩声分析着:“所以,我真是挺担心的,你是一个人,她可是三个人!就算她没你聪明,可她是太子妃啊,手下的谋士和毒妇还会少吗。”
  
      “她让你做出余情未了的模样却是为何?”
  
      “……她说三皇子倾心于你,你若受宠,少不得说我的坏话,三皇子个性暴戾,到时我就惨了。”
  
      “你听信了?”
  
      “说三皇子的那两句我是信的,你虽恨我,但不至于那么做,可出于私心,我也不想让你跟三皇子在一起。”
  
      凌菡点了点头,她知道穆皓轩并没有和盘托出,不过能说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遂也不再多言:“再会吧。”
  
      穆皓轩听了却像有什么触动般,脸上露出几分欣然:“好,我喜欢听你说‘再会’,从前你都是说‘请回’。”
  
      凌菡不禁有些难过,当初是家族把自己推上皇后之位,倒也不怪穆皓轩,唯一可恨的是他在国师断言之后,没有保护女儿,而是懦弱地选择了应允。
  
      “罢了,你别再耿耿于怀了,从前的事我也有不对。如果能知道女儿平安的消息,我便原谅你。”
  
      “所以说,你们和解了?”穆皓轩的背影堪堪远去,凌菡的右肩却被什么物件给打了一下。
  
      她唬了一跳,回身看见楚瀛飞正拿着一柄五六寸长的金如意,两只手指捏着尾端的墨色丝绦,又在她手臂上敲了几下,有些发牢骚的样子。
  
      “你、听到了什么?”
  
      楚瀛飞冷哼一声,犀利的目光简直想从她身上穿透:“来晚了,就听到后面两句,不过也足够厌恶了。”
  
      “三皇子本就厌恶我,还需要鬼鬼祟祟地再加重些吗,别是闲出病来了,快回宫传太医诊治吧。”凌菡心里正是烦忧参半,被楚瀛飞的冷嘲一搅,更觉不受用,脑海中又闪现起那天的零碎画面,愈加难受,直接摔袖而去。
  
      “给我回来!”楚瀛飞又是一声断喝,抓住凌菡的肩:“我说你近日还真是气焰嚣张啊,我也没说两句,脸色就这般难看。”
  
      “奴婢心火正盛,就不扰三皇子的雅兴了,告辞。”
  
      “岂有此理,连那个昏君都能听一声‘再会’,我这却没有。”
  
      “‘再会’做什么,又惹你生厌吗?”
  
      楚瀛飞突然笑了起来,他莫名觉得这语气有点酸,虽然很可能是自己的错觉。他捏着凌菡的肩,让她靠在一棵树上。
  
      “我这次找你可是有正事。”楚瀛飞的神色变得郑重,将手中的金如意递给凌菡:“你看看这个,记得是什么吗?”
  
      “这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