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宫院深深深几许,妃入宫墙倾城乱:宫院深深深几许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宫院深深深几许
“我命赵侍卫带了人马,一路保护女儿,他们武功高强,定会安然无恙的。”穆皓轩曾经如此告诉她,可是一年后侍卫、乳母和宫女的尸体被先后找到,她噩梦无数,除了耳边回荡着女儿的哭声外,再无半点母女连心的感应。只是生为母亲,如何肯放弃?“他当时就派人去的,但村子里的人说她们走了,还说……孩子病逝了。”“你从哪得来的?”凌菡看着手中的虎纹金如意,心霍地一跳,这是殷国一等侍卫立功后才有的赏赐,获得的人很少,她知道的只有赵侍卫。夏姬怜悯地看着凌菡,终还是把心一横,黯然道:“一年前,据一个回来报信的宫女说,她们遭到追杀,躲在一个村子里,天寒地冻的,小公主发热得厉害,又找不到郎中,她连着哭了好几天,嗓子都坏了……”“我已经让手下把她们带到召国来,半个月左右就能见到了。”楚瀛飞转身离去,见凌菡依旧愣在原地,遂补了一句:“放心,这是绝密。”“我想知道,你这么爱她,是因为她是你的女儿,还是因为她是你和穆皓轩的女儿?”楚瀛飞的眉头又纠结到一起,脸上有些悲凉的意味。“我已经让手下把她们带到召国来,半个月左右就能见到了。”楚瀛飞转身离去,见凌菡依旧愣在原地,遂补了一句:“放心,这是绝密。”“半夏,别这样想。我知道你是有气节的女子,若不是放不下穆皓轩,你断不会来召国受辱。”凌菡牵着夏姬的手,深叹了口气。“你从哪得来的?”凌菡看着手中的虎纹金如意,心霍地一跳,这是殷国一等侍卫立功后才有的赏赐,获得的人很少,她知道的只有赵侍卫。“什么!你是说我女儿找到了!”凌菡简直不能相信,她抬头看着楚瀛飞,急切地问着,不过片刻,眼眸中的狂喜又被担忧所替代:“你让人帮我找女儿么,可是、为什么呢,是皇上让你找的?她现下在哪里,你们不会想用她做什么吧……”凌菡伏在椅子上,不知过了多久,夜幕降临,啜泣声变成了滴滴答答的雨声,寒意从窗缝潜入,漫延至全身。婧美人和上官蓉的话固然不能相信,可楚瀛飞的话就能信吗?等着自己的究竟是什么……“对口供?”凌菡眸光茫然,不见一丝神采,脸色也苍白得吓人。“哎,怎么回事啊,告退礼还没行就走,懂不懂规矩!”一旁的宫娥喝道。夏姬心里一阵惊乱,她原以为那件事凌菡已经知晓,故才痛恨穆皓轩,谁知她仍然蒙在鼓里,一点风声也未闻。自己无意间捅到这层窗户纸,还是瞒住为好。“他当时就派人去的,但村子里的人说她们走了,还说……孩子病逝了。”“嘘!”楚瀛飞捂住凌菡的嘴:“镇静点,是我派人悄悄找的,没人知道。”“嘘!”楚瀛飞捂住凌菡的嘴:“镇静点,是我派人悄悄找的,没人知道。”“嘘!”楚瀛飞捂住凌菡的嘴:“镇静点,是我派人悄悄找的,没人知道。”“那你、你打算怎么处置?”凌菡上前抓住楚瀛飞的衣袖,眼中第一次流露出央求。“没什么,这几天总做噩梦,梦到女儿被人追杀、还生病,最后、”“那你、你打算怎么处置?”凌菡上前抓住楚瀛飞的衣袖,眼中第一次流露出央求。“哎,怎么回事啊,告退礼还没行就走,懂不懂规矩!”一旁的宫娥喝道。凌菡点点头,她认得这小太监是阮公公的心腹,看来楚瀛飞对此事还是很谨慎的,只是、他要做一出怎样的戏呢。05, 05;0;pc;2;夏姬心里一阵惊乱,她原以为那件事凌菡已经知晓,故才痛恨穆皓轩,谁知她仍然蒙在鼓里,一点风声也未闻。自己无意间捅到这层窗户纸,还是瞒住为好。“聊完了没有,该走了。”宫女在门外喊道。凌菡点点头,她认得这小太监是阮公公的心腹,看来楚瀛飞对此事还是很谨慎的,只是、他要做一出怎样的戏呢。“哎,怎么回事啊,告退礼还没行就走,懂不懂规矩!”一旁的宫娥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