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无垠无限思量事,妃入宫墙倾城乱:无垠无限思量事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无垠无限思量事
“哦,好。”楚溟飞点点头:“三皇子有些中暑,我陪他略坐一下,马上就过去。”“知道了,你先回去吧。”侍从见庭院中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不由一头雾水,自己是来报喜的,又不是来报丧的,怎么气氛这般古怪,怪不得太子妃说这别院成日冷冷清清,再好的人住久了也变得薄情。这婴孩的脖颈上,缠着一条细细的黑蛇。这次不是上官蓉的幻象,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一圈黑色的胎记。凌菡清楚地感觉到楚瀛飞的手在颤抖,她本想将手抽离,可看着他痛苦茫然的神情,又有些不忍。楚溟飞和凌菡都不再说话,只默然陪在一旁,一个给楚瀛飞倒茶,另一个则用纸扇给他遮挡愈加浓烈的阳光,不知为何,楚瀛飞却觉得难堪。他默默地饮着茶,将苦涩和血腥味一起咽回满腔愁郁的腹底。“三弟来了。”这婴孩的脖颈上,缠着一条细细的黑蛇。这次不是上官蓉的幻象,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一圈黑色的胎记。楚瀛飞听着两人交谈,淡淡的语气,好似一对知己,可是这世上,好像还没有人懂自己的心,凌菡姑且不说,因为只是自己一方爱得炙热;几个姬妾也是贪慕荣华、卖乖讨巧,并未谈真正的情意;就连年少时候,上官蓉对自己言听计从、百依百顺,自己也未有过真正交心的感觉……“好,那我先过去了,三弟你歇一会吧。”“太子,皇后请您去正殿。”这次来的,是皇后的贴身女官,女官敛眉垂眸,倒不像责怪楚溟飞迟迟不去,而是有要事相商的模样。“老奴原是想劝太子到正殿去的,可太子不愿去,我只好佯装太子吩咐,到正殿去探看。”内官叹了口气:“虽说太子妃曾经做过许多不应该的事,但眼下这情形,太子未免有些欠妥了,还请三皇子等会儿劝一劝才好,两人终归是夫妻,闹得这么僵有失仪礼,若传开了,也让皇上皇后忧心。”楚瀛飞叹了口气,忽觉心底的愁绪似疯长的藤蔓,不断延伸缠绕,将自己的心禁锢成了囚牢。虽然从上官蓉成为太子妃之后,自己对她只有怜惜之意,那次祸事也是神志不清时所做,但毕竟她怀的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就算再不愿承认,被骂奸/夫也只能担着,现下却去找楚溟飞,根本就是厚颜无耻、欺人太甚吧。“三皇子、”内官压低了声音,楚瀛飞会意,挥手让跟随的侍从离远一些:“有何事?”楚瀛飞这才松了口气,朝楚溟飞的书房走去。他不知道,其实是皇后步入内殿,让侍女用绢布堵住了上官蓉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