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乌云压顶 2,妃入宫墙倾城乱:乌云压顶 2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乌云压顶 2
“那个凌菡跟太子究竟是何干系呀,只是侍婢么?”“是啊,太子。太子妃这病弱的样子,真让人心疼。”姜梓月配合地添了一句,还拿出手绢拭了拭眼泪。*“回贵姬,三皇子追出去了,他说想去劝劝太子。”女官瞪大了眼睛,心里又气又怨,本来准备好的一肚子说辞硬是被凌菡这番话给挡了回去,她都说太子的病今日才稍稍好一点,自己难道还敢没眼色地把上官蓉的病情夸大吗,只得勉强压下怒气:“太子妃前阵子就身体不适,这几日愈重了些,原是想瞒着的,但今日贤妃娘娘、三皇子、众位夫人皆来探看,实在瞒不住、”侯夫人一把矛头指向凌菡,大家便纷纷议论起来,太子的是非不敢说,侍婢就可以恣意菲薄了,更何况还是个亡国囚俘。殿内没人察觉不对,连楚瀛飞的神情都有些严肃,众人在场,他当日避嫌没进内殿探看,但贤妃和姜梓月等人也不至于全都夸大其词,而且半个月前他就看到过上官蓉的病容,心里不由也踌躇起来,或许她经过这几次的打击,真的大病了一场?两人都以为这个夜晚可以平静地度过,却不知侍女摘来的木槿花,漾着危险的气息——“或许,她是真的病了呢?”楚瀛飞拨开垂柳,走了过来:“我看贤妃她们确实挺生气的,没准她的病情的确严重,毕竟这么多次打击下来,身心也受不住。”“贤妃娘娘。”楚溟飞还未及行礼,贤妃已经攒眉开口:“太子殿下,不是本宫多事,只是近日皇后玉体欠安,皇上无暇顾及后宫之事,嘱咐我来东宫探看,我才知道、太子妃病得这般厉害!她怕帝后担心,瞒着不让说,可太子您也该命太医好生诊治才是,怎能让她这般……”“唉,如今连别院也蒙尘了,我在这世间,真是连一席之地都没有了。”楚溟飞的唇角泛起一丝苦涩,双眸似漫着浓雾的黑夜,沉郁悲凉。“或许,她是真的病了呢?”楚瀛飞拨开垂柳,走了过来:“我看贤妃她们确实挺生气的,没准她的病情的确严重,毕竟这么多次打击下来,身心也受不住。”女官瞪大了眼睛,心里又气又怨,本来准备好的一肚子说辞硬是被凌菡这番话给挡了回去,她都说太子的病今日才稍稍好一点,自己难道还敢没眼色地把上官蓉的病情夸大吗,只得勉强压下怒气:“太子妃前阵子就身体不适,这几日愈重了些,原是想瞒着的,但今日贤妃娘娘、三皇子、众位夫人皆来探看,实在瞒不住、”“三重天?这名字倒是很有趣味。”楚溟飞下意识地看了凌菡一眼,即刻察觉不妥,连忙将目光收了回来,但还是被其中几位心思缜密的尽收眼底。这夜,楚溟飞眉头紧皱,在正殿胡乱踱步,满腔心事无法排遣。而且禁令时期,一入夜,便不让出殿门,连去花园透气都不行,生怕刺客趁机行刺。“嗯,我也有同感,这后面定还有后续。”“那女人一看就是个祸水,如今容颜半毁还不消停。”05, 05;0;pc;2;“唉,如今连别院也蒙尘了,我在这世间,真是连一席之地都没有了。”楚溟飞的唇角泛起一丝苦涩,双眸似漫着浓雾的黑夜,沉郁悲凉。*侍女狠狠睇了凌菡一眼,拨开红檀锦盒上的金锁,里面是一只龙飞凤舞金镶玉的芙蓉玉镯,众人认得,这是太子大婚时,皇后赐给太子妃的一对玉镯,如今上官蓉将其中一只送给凌菡,用意自然不言而喻。“不是,太子妃说她还病着,不吉利,你就别进去了。”侍女摇摇头,眼圈却一阵泛红,缓了片刻之后才哽咽着开口:“太子妃让奴婢把这个交给你,请你替她照顾好太子。”楚溟飞和凌菡不由互望一眼,心里都有些不妙。果然,刚迈进宫门,就看见众位嫔妃贵妇,都是一脸埋怨的神情。“要不,我教你茶艺吧。”凌菡深知楚溟飞的心情,遂淡笑着问道:“召国的茶艺你自然知晓,但前殷有几个山族,茶艺挺有意思的,现下正是木槿花开的时候,我泡一壶‘三重天’给你看。”“感觉太子被劫持之后性/情变了,从前不至于这样。”贤妃摇了摇头,也是满腹疑惑。“有什么事么,太子妃叫我进去?”凌菡有些疑惑。“三皇子呢?”姜梓月问一旁的侍从。“回别院么?”凌菡轻声问道。“放心,我信你。”楚瀛飞握住凌菡微凉的柔荑,目光似长夜的烛火,虽不够暖,却是难得的光亮。“嗯,我也有同感,这后面定还有后续。”05, 05;0;pc;2;“是啊,只能静候她的后招了。”“或许,她是真的病了呢?”楚瀛飞拨开垂柳,走了过来:“我看贤妃她们确实挺生气的,没准她的病情的确严重,毕竟这么多次打击下来,身心也受不住。”楚溟飞出了上官蓉的寝宫,却不回正殿,反而沿着小路往东走。05, 05;0;pc;2;楚瀛飞没有答话,只默然看着凌菡,凌菡停下拨弄风铃的手,走到他面前:“怎样,最近胸口疼没有再犯吧?”“太医怎么说?”楚溟飞还是懒得周旋,直接问道。05, 05;0;pc;2;楚瀛飞没有答话,只默然看着凌菡,凌菡停下拨弄风铃的手,走到他面前:“怎样,最近胸口疼没有再犯吧?”“你觉得上官蓉做这出戏,是什么目的?”凌菡走到树下,拨弄之前系在树枝上的玉石风铃,楚溟飞阖目倾听,神情稍微好转些许。“不是,太子妃说她还病着,不吉利,你就别进去了。”侍女摇摇头,眼圈却一阵泛红,缓了片刻之后才哽咽着开口:“太子妃让奴婢把这个交给你,请你替她照顾好太子。”楚溟飞下意识地看了凌菡一眼,即刻察觉不妥,连忙将目光收了回来,但还是被其中几位心思缜密的尽收眼底。“嗯,有一种木槿花会随着太阳光变色,从浅红到深红,这茶名就是因花而起。”凌菡见楚溟飞心绪稍缓,便让侍女去摘些木槿花,准备泡茶。*“奴婢不知太子妃是何意,太子妃还在病中,不要胡思乱想才好。”凌菡面色一沉,没有伸手。这夜,楚溟飞眉头紧皱,在正殿胡乱踱步,满腔心事无法排遣。而且禁令时期,一入夜,便不让出殿门,连去花园透气都不行,生怕刺客趁机行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