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幽咽 1,妃入宫墙倾城乱:幽咽 1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幽咽 1

倾城乱:幽咽 1

小÷说◎网】,♂小÷说◎网】,
  
  楚瀛飞伸手去探凌菡的鼻息,发现已经气若游丝,吓得脸都僵了,也顾不上上官蓉,急忙开了锁链,将凌菡打横抱起,回麟阳宫去了。
  
  “太子妃,这事……”杏儿从廊下走了进来,显然也对凌菡现下的情形十分纳罕,在她看来,楚溟飞真心相待的女子唯有凌菡一个,怎会落得如此下场。同时也意外上官蓉竟会平静地看着这一幕,凌菡被楚瀛飞带回去,她以后还如何威胁楚溟飞。
  
  “楚溟飞曾说过,他生平最讨厌被人威胁,估计是算准我会用凌菡要挟他,所以、就先下手为强了。”上官蓉声音徒冷,纤纤玉指扣入掌心,眼中寒星隐透狠绝:“他既然步步紧逼,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可是太子妃,接下来那步棋实在太险了,您当真想好了吗?万一败露……是灭门的大罪啊。”杏儿哭丧着脸,从前只觉得做太子妃的心腹是个好差事,谁知还会有送命的危险,但有柚儿的前车之鉴,她害怕背(叛)之后被灌诡异的蛇/毒,发作起来只怕连个全尸也没有,所以只能在贼船上继续拼命了。
  
  “怕什么,替罪的都已经找好了,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上官蓉侧头望向窗外的阳光,唇畔笑若冰霜。
  
  楚瀛飞将凌菡抱回书斋,自己诊脉探看了一番,也知道凶多吉少,几位太医更是连连摇头:“三皇子,臣等实在无法开药,只能……看这姑娘自己的造化了。”
  
  “杨太医?”楚瀛飞见杨太医凛着眉,似在思索什么,连忙问道。
  
  “回三皇子,微臣现下也说不上,只觉得凌姑娘这情形,和微臣曾经看过的一本医术杂记有些相似。”
  
  “那怎么样,你有法子医吗?”
  
  杨太医摇摇头,暗中使了个眼色,楚瀛飞会意,挥手让其余几个太医退下:“你们回去吧,杨太医留下来照看。”
  
  “三皇子,凌姑娘这症状好像是某种毒草所至,记得医术上说,这种毒草无解药,服用后会虚弱至极、昏迷不醒,但过几日便会自己好转,好生调养一段时日就没事了。”
  
  “真的吗?”楚瀛飞将信将疑。
  
  “微臣也不确定,但现下也不能随意用药,先守着凌姑娘几天,看她能不能自己转醒吧。”杨太医叹了口气:“若真是如此,三皇子还是别声张为好,微臣猜测,也许是凌姑娘知道了太子的什么事,太子遂让她服用此药,不将事情外传。”
  
  “你不是说药效只有几日么,她到时候醒了,还是可以说啊。”
  
  “也许、只需要隐瞒几日吧。”杨太医不置可否,神情并不像楚瀛飞那般紧张,反而转身从医箱里拿了些调制的迦南香,放进案上的银熏炉里。
  
  楚瀛飞抚了抚凌菡的手,沉着脸走到杨太医面前,一双眼睛紧盯着他:“你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
  
  “三皇子,微臣能说的都说了。”杨太医作了个揖,神情似江湖侠客般坦然,楚瀛飞眉头一皱,他想到那天傍晚,楚溟飞也是这般跟自己作揖。
  
  “告辞了。”
  
  是跟自己作别,还是跟过去作别?他们究竟在筹备什么样的戏幕,或是、人生?
  
  只需隐瞒几日,莫非是两天后的百日宴?楚瀛飞心一凛,是楚溟飞准备对上官蓉下手,还是上官蓉企图对皇后下手?但是,如果是上官蓉有计划,那楚溟飞弄晕凌菡做什么?
  
  “你不能这么做。”这是凌菡对楚溟飞的央求,可是、凌菡那天还是听从楚溟飞的话,乖乖回正殿了,不是吗?
  
  “小鹰子,你救救楚溟飞吧,想办法救救他。”
  
  这话根本就有出入,楚瀛飞只觉脑中一片混乱,杨太医见他烦心,已经知趣地退出门外,到院子里看花草去了。楚瀛飞走到榻边,看着凌菡昏迷中还微蹙的黛眉,不由伸出手指轻抚她眉心的褶皱,她到底在经历怎样的挣扎?
  
  楚瀛飞越想越烦躁,还是决定去东宫找楚溟飞问个清楚。谁知这次别院居然直接关门了。楚瀛飞心急之下,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一个白鹤翻身,跃过了宫墙,然后被几个早已恭候在墙下的侍从一阵行礼。
  
  “三皇子,您还是请回吧。太子在房间的暗室里,小的根本通报不了,只能等他自己出来。”侍从一脸犯难地看着楚瀛飞。
  
  “你们怎知我会翻墙进来?”楚瀛飞沉声问道,他觉得楚溟飞似乎把诸事都安排好了,算准了自己会来找他。
  
  “太子提前吩咐过小的,说您会急着找他,遂让小的候在墙下,把这个给您。”侍从说完,打开腰上悬着的荷包,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样物什,递给楚瀛飞。
  
  楚瀛飞还以为是什么密/信,谁成想竟然是一片树叶,一片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树叶,楚瀛飞疑惑地将泛黄的树叶细看了一番,见树叶的背面有轻微的指甲划痕,是楚溟飞的自己,不过寥寥两字——放心。
  
  楚瀛飞不由黯然苦笑,但一颗心还是稍稍放下些许,在不知道该相信谁的时候,就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那位吧。
  
  “你告诉太子,就说我知道了,我相信他。”楚瀛飞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转身离去,倏然间,仿佛听到一声虚弱的叹息,他蓦地回头,只有树枝在微风中颓唐地摇曳,连玉片风铃的声响都变得黯淡起来。
  
  “祝贺皇兄和皇嫂。”宴过三巡,姜梓月推了推楚瀛飞,示意他带着自己一同向楚溟飞和上官蓉敬酒。上官蓉自然一脸的如花笑靥,楚溟飞虽然只嘴角带了点笑影,但神情和缓了许多,两人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还肯在人前做戏的模样。
  
  开宴时,楚瀛飞还有些提心吊胆,担心会发生什么事,还好宴席一直进行的很顺利。皇长孙被上官蓉抱在怀里,也没有像之前一样喜欢哭闹,被众人夸赞了一番之后,就由乳娘和一群宫女侍从簇拥着回了东宫。宴席过半,皇上担心皇后倦乏,便命心腹内官和侍卫护送她回龙吟宫。楚瀛飞松了口气,知道至少这百日宴是可以圆满收场了,他悬了两天的心总算全放了下来,这才执起酒爵,痛饮了几杯。
  
  谁知才看了几曲歌舞,一个侍从悄悄跑了过来,焦急地在阮公公耳边说了什么,阮公公听了也是一脸犯难,暗暗瞥了众人的神色,见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高台的舞(姬)身上,遂轻轻走到楚瀛飞身边:“三皇子,凌姑娘醒了。”
  
  “哦?”楚瀛飞听了倒是一喜,却不知阮公公的脸色为何那般犯愁:“怎样,杨太医怎么说?”
  
  “侍从说杨太医还来不及诊治,凌姑娘就挣扎着起身要往外跑,这会正被几个宫女拦着,不过她心绪很激动、”
  
  “什么!”楚瀛飞听了急得差点站起来,这下坐得近的几位,皇上、楚溟飞、上官蓉、姜梓月……全都看了过来,阮公公吓得直擦汗。
  
  “不是叫你带来吗?什么记性。”好在楚瀛飞变通能力还不错,即刻皱起眉头斥了阮公公一句,而后转身对皇上道:“父皇,儿臣这几日胃不太舒服,怕饮不了酒,就让阮公公带解酒药过来,谁知方才让他拿,他居然忘了。”
  
  楚瀛飞说完便捂着胃,做难受状。他之前征(战)的时候受过箭伤和刀伤,确实有留下一些病症,因此这么一说,皇上立马关切地询问:“孤看你方才喝了好几杯酒,胃疼了吗?要不要到偏殿去歇一会?”
  
  “是啊,反正宴席也快散了,三弟早一些回宫也无妨。”楚溟飞也淡笑着说。
  
  “谢父皇和皇兄关心,那儿臣就先告退了。”楚瀛飞行了礼,让姜梓月她们继续陪坐,自己则匆匆上了车辇,赶回麟阳宫。
  
  楚瀛飞还未进书斋,凌菡已经挣脱开众人,跌跌撞撞地冲到了院子里,楚瀛飞连忙将她拦住,箍进怀里,怒道:“你这是做什么,是有多要紧的事,这般不要命。”
  
  凌菡脸色惨白,站都站不稳,抓着楚瀛飞的手臂,慌张地问道:“小鹰子,宴席快散了吗?皇后呢?”
  
  “你放心好了,皇后没事,宴席过半的时候父皇就让人送她回龙吟宫歇息了、”
  
  谁知楚瀛飞话音未落,凌菡竟似被雷电击中了一般,整个人直往下坠:“完了,楚溟飞完了……”
  
  “什么、什么就完了?”楚瀛飞简直一头雾水,诧异地看着凌菡。
  
  “快、快去龙吟宫。”凌菡抓着楚瀛飞的手臂,遑急地催促,楚瀛飞怕她急出好歹,只得抱着她上了车辇,吩咐侍从去龙吟宫。
  
  “去龙吟宫做什么,皇后有危险吗?楚溟飞还在宴席上,好好的啊。”楚瀛飞安慰凌菡。
  
  “不,你不知道,宴席上的、根本就不是楚溟飞啊……”凌菡靠在楚瀛飞身上,哀哀地哭了起来。
  
  轰的一声,楚瀛飞只觉心口倏地燃起一团火,灼得一阵剧痛,他想起上次见楚溟飞的时候,他的脸色极不自然,灰暗而青苍,仿佛中毒了一般,而今天看到的楚溟飞,气色正常中又带着点怪异,唇角的笑影、很僵硬,眼神也不同于往日的淡泊,而是带着几分哀悯。
  
  “怎么回事,是有人劫持了楚溟飞,还是楚溟飞让人假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