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牵缠 1,妃入宫墙倾城乱:牵缠 1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牵缠 1

倾城乱:牵缠 1

小÷说◎网】,♂小÷说◎网】,
  
  “是……”凌菡闻言,眸光一暗,轻叹了口气:“也算不上隐瞒,只是觉得、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好了,快点吧,还得赶回来解毒呢。”凌菡倒不担心楚瀛飞生气,反而将他拉到书案前,摆好纸笔催促他快些写书信。
  
  楚瀛飞只好提笔写了几句,交给阮公公之后就带着凌菡去找暗卫了。
  
  两人来到落暮侯府邸,夏姬便一脸焦急地奔出房门,抓着凌菡的手:“姐姐,对不起,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蕊儿今早还好好的,用完午膳之后就开始犯困、发热,这会……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侯爷说这病邪性,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用药。”
  
  凌菡急忙随夏姬进了屋,楚瀛飞跟在后边,还未迈进门槛,一个侍女便上前行礼:“三皇子,实在抱歉,这是郡夫人的寝房,您进去、不太合适。”
  
  楚瀛飞只得收回脚步,打算在门外等着,谁知凌菡却转头道:“三皇子请进来吧,皇上不是担心此事有假么,您进来看一看,也好为我们作个证。”
  
  那侍女听凌菡如此说,自然不敢再阻拦,楚瀛飞便迈步走了进去,心里却有些起疑,凌菡这一径言辞举措,分明是对穆皓轩抱有怀疑,可她之前不是挺相信他的吗?还一度想让穆皓轩进宫,给自己诊治。
  
  蕊儿躺在床榻上,小脸蛋已经热得通红,眼睛紧紧地闭着,非常难受的模样,大家看了都心疼不已,夏姬更是一脸的揪心。楚瀛飞悄悄看向凌菡,凌菡俯身轻抚着女儿的额头,脸上却是一种凝重苦恼的神情。
  
  “穆皓轩呢?”凌菡蹙眉问道。
  
  “侯爷在书房,翻找医书。”方才阻拦楚瀛飞的侍女答道:“娘娘要去帮着看看么,侯爷之前做的札记,有一些还是你的字迹呢。”
  
  楚瀛飞闻言心不由一沉,看来凌菡瞒着自己的事情还不少,真的只像她说的那样,是因为自己不知道更好吗?
  
  “哪来的札记,当初来召国,不是什么都没带么?”凌菡侧头看侍女,脸色愈加沉郁。
  
  “是什么都没带,不过之后不是又有几个臣子被俘吗,有两个大臣带了侯爷从前的几箱书,召军看了觉得没什么用,就送还给我们了。”侍女显然不畏惧凌菡,直接用眼神回敬了她:“娘娘,有医书查不是更好么,现下都什么情形了,赶紧想办法给小姐治病啊,你还在这追究札记的事。”
  
  “你让穆皓轩过来,多去几个人,把医书都搬过来,我在这里找。”凌菡并未被侍女激怒,反而很冷静地吩咐。
  
  “怎么,娘娘是在避嫌么?怕三皇子误会?”侍女瞪了凌菡一眼:“三皇子若是介意的话,也不会让你、”
  
  “她既吩咐你,你就赶快去,在这多嘴什么。”楚瀛飞不悦道,觉得这个侍女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似乎对凌菡积攒了满腔的怨气,是在愤恨亡(国)皇后没有气节?不应该啊,亡国之君都俯首称臣了,把火发在前皇后身上算怎么回事。是了,夏姬分明很敬重凌菡,但她方才怎么不开口打断侍女,难道说,这侍女根本另有来头?
  
  “三皇子对侍婢还真是宠爱有加。”侍女斜睨了楚瀛飞一眼,极不情愿地出了房门。
  
  楚瀛飞正欲开口寻问,凌菡却慌忙起身,对夏姬道:“半夏,替我好好照顾蕊儿,我有极要紧的事,得马上回宫了。”
  
  “啊?姐姐,你不看医书给蕊儿找治病的法子吗?”夏姬疑惑更兼惊愕,抬头看向楚瀛飞,以为是楚瀛飞不让凌菡久留。
  
  “你让穆皓轩想办法,就说如果蕊儿有什么闪失,我不会原谅他。这会儿实在不能耽搁了,拜托你。”凌菡说完,低头胡乱吻了女儿几下,便拽着楚瀛飞的手,疾步出了房门,连头也来不及回,匆匆出了侯府,把楚瀛飞推上马车。
  
  这一径举措楚瀛飞根本不能理解,他诧异地看着凌菡,等着她开口解释。谁知凌菡却一直默然不语,只紧攥着他的手,心里仿佛燃火一般,直到马车使进宫门,她才稍微松了口气。
  
  “怎么,你担心有人追上来?穆皓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了,你之前不是、”
  
  “你记得顾云曦临走前、对我说的话吗?”凌菡黯然的声音宛若落花的轻吟,她执着楚瀛飞的手,指尖在他的掌心轻划着:“还有,让我到召国来的那件事……”
  
  “蕊儿或许不是真的生病,而是穆皓轩给她用了什么药,想借机把我骗出宫。我和穆皓轩之间没有什么恩怨,那是因为他不知道那件事跟我有干系,但如今,就两说了……而且他的帮手已经赶到,接下来,还不知会怎样呢。”
  
  “究竟是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楚瀛飞急道:“接下来你有危险怎么办,快告诉我前因后果,我好应对。”
  
  “不是不能告诉你,而是现下我正准备给你解毒,你的心绪不能有太大的起伏,否则解毒的时候容易出错。”凌菡将手放在楚瀛飞的(胸)口:“你听好了,这段时日,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相信我。”
  
  “会发生什么事?比今天还让我困惑、甚至起疑的事吗?”楚瀛飞抬起纠结的眉宇,眼神倦怠而惆怅:“你不会欺骗我的,是不是?”
  
  “人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凌菡正视着楚瀛飞:“形势之下,我也许会欺骗你,但永远不会背叛你。”
  
  楚瀛飞闻言,心中喜忧参半,坦白的说,还是惊喜更多一些,因为凌菡用了“背叛”二字,这言外之意,难道不就是她已经默认是自己的人了。他心下想着,将凌菡护在自己怀中:“只要你别有事就好、”
  
  “呃——”楚瀛飞话未说完,突然胸口一阵剧痛,仿佛一块巨石从天而降,直接压在他的心上,不由捂住胸口,喷出一口鲜血。
  
  鲜血喷在凌菡的衣袖上,宛若一朵泣血的杜鹃,凌菡吓得脸都青了,扶着楚瀛飞的手在止不住地发颤:“坚持住,不管多疼,一定要记得呼吸。”
  
  终于,马车停了,凌菡慌忙搀着楚瀛飞下了车辇,朝书斋走去。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此时才堪堪日暮,就是这般剧烈的疼痛,半夜可怎么办?
  
  好容易回到书房,楚瀛飞还是疼得说不了话,只微微摇头,示意凌菡别哭了。凌菡也知道现下不是慌神的时候,赶忙打开玄冰玉砖,让楚瀛飞快些进去。
  
  楚瀛飞忍着剧痛,深吸了几口气,才缓缓开口:“这次、比之前厉害多了,内力只怕解不了,还是让我单独进去躺一夜吧,别回头毒没解开,还把你急出病来。”
  
  “别再说话了,我有分寸。”凌菡轻轻将楚瀛飞推了进去,自己也跟着躺了下来。
  
  玄冰玉砖徐徐合上,又是一片熟悉的黑暗,但楚瀛飞却觉得恐惧,他不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什么,上官蓉说等着他去求饶。自己会难受得发狂吗?这么狭小的空间里,自己伤到凌菡怎么办,书房里空无一人,她到时候不是求救无门吗。
  
  “不行,我会伤到你的!”
  
  凌菡捂住了他的口,一只手放在他的(胸)口,隐隐一股凉意从掌心漫延到他的肌肤,而后缓缓融入灼热的心脏,然而,这次的火焰,却不像上次在东宫时那般好熄灭,楚瀛飞只觉自己的心脏,好似被阿鼻地狱的鬼火诅咒了一般,无穷无尽地灼烧着。冰与火的较量,虽然暂时还不分上下,但凌菡哪有多少体力,能这样抗衡下去。
  
  楚瀛飞担心不已,想让凌菡别再做无用的消耗,但凌菡运着内力,他又不能打扰,如此纠结的心境之下,更剧烈的疼痛袭来,他本能地起身,头重重地撞在玉砖上,也不觉得疼,只想赶紧晕过去,却偏偏不能。
  
  “别乱动,疼就抓住我!”凌菡喊道,一只手继续放在楚瀛飞的(胸)口上运功,另一只手则按着他着他的眉心,试图稳住他的心神。
  
  但楚瀛飞的思绪已经混乱了,灼烈感从胸口漫延到全身,整个人好似坠入火海。混乱中,她只听到凌菡喊了这么一句,根本来不及思考,双手便死死(抓)住她的手臂,仿佛这样就能将痛苦转移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脱力的楚瀛飞悠悠睁开双眼,看到的仍是一片漆黑。还在密室里吧,他摸索着拨开机钮,玄冰玉砖缓缓打开,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原来天已经大亮了。他慌忙转身看向凌菡,却见凌菡身上血迹斑斑。
  
  “凌菡……”楚瀛飞惊慌地将她抱了出来,她双臂上竟全是抓痕:“菡姐姐、菡姐姐!”
  
  凌菡恍然转醒,倏地坐了起来:“天亮了?你没事吧,太好了。”
  
  “什么没事,你看你身上!”楚瀛飞急得眼眶都红了。
  
  “不就一点外伤么,涂些药就好了,有什么关系。”凌菡挣扎着起身,到书房外间去拿药:“你再躺一会、”
  
  “三皇子,大事不好了!”这次阮公公连门都来不及叩,因为直接撞在了门上:“太子妃抱着皇长孙到龙吟宫哭闹,大喊大叫的,皇后已经知道太子薨逝了,当即晕了过去,您快些去劝劝吧。”
  
  “该死,这上官蓉到底想做什么!”楚瀛飞气结,一手拍在桌子上,几个瓷杯滚落在地,砸得粉碎,本来稍微平静的胸口,又有发作之势。
  
  “别发急,快把气喘匀!”凌菡吓得扔了药瓶,跑过来帮楚瀛飞顺气。
  
  “你赶紧抹药,好好歇息,我先去龙吟宫了。”楚瀛飞竭力压下心头的怒火,平稳心绪,抚了抚凌菡的脸颊,准备离开。
  
  “我觉得、上官蓉只怕是冲着我来的,我也一道过去吧。”凌菡卷起衣袖,打开药瓶,胡乱在伤口上抹了些药膏,便换了外裳,开门欲走。
  
  “你过去做什么?”楚瀛飞拦住凌菡:“气色差成这样、”
  
  “……三皇子,凌姑娘还是过去比较好。”在门外等候的阮公公无奈地开口道:“因为太子妃抱着皇长孙哭诉,说她们母子被、被三皇子妃的鬼魂下了咒,凌姑娘明明知道怎么解咒,却不给她们解,分明是要让太子绝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