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挣扎 1,妃入宫墙倾城乱:挣扎 1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挣扎 1

倾城乱:挣扎 1

小÷说◎网】,♂小÷说◎网】,
  
  上官蓉见皇上的脸色阴沉得可怕,想必已经对太医的言辞深信不疑,遂将心一横,凄哽地道:“父皇,栩儿确实是您的亲孙子,您也说,他的眉眼跟您非常相像,其实他是、”
  
  “嚯——”蓦地,一阵阴风破窗而入,众人只觉一道阴影闪现,回过神时,耳边已响起上官蓉的惊叫,她怀中的襁褓不见了。
  
  楚瀛飞正要喊侍卫进来,却见一个暗灰色身影站在殿中,正低头看着手里的襁褓,语气似山林中游荡的走兽,悲凉的怒意:“从头至尾,你就没和我说过一句实话,什么血浓于水,都是枉谈……”
  
  灰衣人说完,直接将襁褓一抛,楚瀛飞慌忙飞身上前,接在了手中。
  
  “呵,(奸)夫终于现身了。”灰衣人冷笑道,目光却未落在楚瀛飞身上,而是如刀锋般,狠狠地剜了皇上一眼,仿佛看见前世今生的宿敌,势要鱼死网破。
  
  楚瀛飞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而且同是习武之人,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武功恐怕深不可测,而且、又莫名有些熟悉。他赶紧把襁褓塞给上官蓉,自己则挡在皇上面前。谁知那灰衣人根本不按套路出牌,整个人移形换影般飞到凌菡身边,伸手扼住了她的脖颈。
  
  “你要做什么?!”楚瀛飞喊道。
  
  “这是我的家事,不想死的话就别多事。”灰衣人钳住凌菡,准备跟来时一样,如阴风般消失。
  
  “站住!”众人闻声回头,只见皇后面色苍白,踉跄着跑了出来,她显然很虚弱,倚着翡翠屏风,轻轻吁气。
  
  “你就这样走了,留我一个人?”皇后应是晕厥之后堪堪转醒,只穿了一件素白的丝裙,纤细的身形衬着莹白的脸庞,整个人好似一枝带雪的梨花,她这样深情脉脉地看着灰衣人,灰衣人的身体明显一颤,目光也软了下来。
  
  楚瀛飞真是为自己的父皇难过,宠了二十几年,竟是这样的结局。他都不敢去看他的神情,怕是凄入肝脾的痛苦。
  
  “你不是说,我们还是断了好吗?”灰衣人沉声开口。
  
  “那时候,不如此说,怎么办呢……如今溟儿走了,你还留我一个人在这囚牢里、”
  
  “你能一起,我当然求之不得。”灰衣人并没有松开凌菡的意思,而是扼着凌菡的脖颈,走到皇后身边:“我们、咳、咳咳!”
  
  一瞬间,忽然白烟弥漫,皇后不知朝灰衣人洒了什么东西,引得他一阵剧烈的咳嗽,凌菡也被呛得难受,但还是捂着喉咙,趁机逃脱了。
  
  “该死,这个男人到底给了你们什么,你们母子竟这般骗我!”灰衣人在暴怒之下,愤恨地将皇后一推,顷刻之间,谁也来不及相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后倒地,不过她惊骇间还没忘了护着腹中的孩子,一只手死命撑在地上。
  
  “凝儿!”皇上慌忙跑上前,抱起皇后:“怎么样,受伤了吗?疼不疼、”
  
  “快、快救凌菡。”皇后捂住剧痛的手臂,虚弱地吩咐。
  
  那灰衣人虽然糟到算计,但武功还是高了楚瀛飞不知多少个档次,而且看情形,外边的侍卫也已经被他搞定,否则不可能到这时候还不进来护驾。好在方才一直看热闹的诸葛翼居然肯帮忙,两人趁着灰衣人被白(粉)迷了双眼,勉强跟他对/战了十来个回合。
  
  皇上也赶紧到角落的玛瑙宫灯后边,拨动了机钮,召唤禁军的暗铃响了起来,那灰衣人似乎犹豫了片刻,最后决定还是先脱逃为妙,于是袍袖一挥,只见窗户洞开,他整个人已如阴风般消失了,只是那愤恨阴冷的目光,还停在昏暗的宫殿内。
  
  此时分明是早上,众人虽然心思各异,但都觉得是暗淡的黄昏,夜幕,即将降临。
  
  “诸葛,快去把宫娥和侍从叫进来,偏殿的太医也赶紧传过来。”皇上吩咐道,诸葛翼瞥了楚瀛飞一眼,转身去了。
  
  “你把她带下去,你们两个的事,自己看着办吧,孤不想管了。”这话显然是对楚瀛飞和上官蓉说的,但皇上并不看楚瀛飞,而是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卷起皇后的衣袖,查看她的伤势:“很疼是不是?”
  
  “还好……手没干系,孩子没事就行。”皇后柳眉紧蹙,勉强挤出几个字。
  
  “说什么傻话。”皇上听了很不高兴:“当然是你最要紧。”
  
  皇上在这说着情话,楚瀛飞和凌菡并不觉得怎样,反而有些感慨,但上官蓉心里就十分不受用了,她和楚溟飞就不用说了,相敬如冰已经算是非常婉转的形容,和楚瀛飞呢,根本只是个替代,两人现下的干系,连藕断丝连都算不上,如今孩子的身世已经如揭伤疤般揭开,皇上厌恶的神情代表了一切,更何况还有个皇后!皇后现下抱恙,暂时没心力惩罚自己,一旦身体好转,岂会饶过自己!对了,她方才那般奋力救凌菡,是知道凌菡怀了楚溟飞的孩子吗?她什么都知道了,定等着跟自己清算呢。
  
  上官蓉紧搂着襁褓,越想越怕,不行,不能就这么完了……
  
  这时,宫娥内侍、太医女医全都赶到了,忙着奉茶、诊脉、开药,混乱间,上官蓉已经被挤到一边,转头看楚瀛飞和凌菡。凌菡脸色有些苍白,疲倦地坐在一张小凳子上,楚瀛飞则是一脸沉郁,大概在思索等会怎么跟皇上解释。
  
  “看情形,我是没几天好活了,但这孩子既然出世了,也不能这般伤惨的离去吧,总是一条性命,你们就算不心疼,也会有点恻隐吧。”上官蓉跌坐在宫锦上,露出恍如隔世的沧桑神色,黯然地看着楚瀛飞。
  
  楚瀛飞闻言,剑眉拧得更深了,却颓丧地说不出话。
  
  “瀛哥哥,栩儿这个样子、你若再不设法,他只怕、都熬不到明天了!”上官蓉泪眼盈盈,喉咙更是哽咽得泣不成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到今天这个地步,还能有什么奢望吗,只要栩儿能活下去就好。我知道,凌菡不能接受他,只求你给他解了咒,然后任意让哪个侍妾抚养都行,求你们了!”
  
  凌菡抬头看了上官蓉一眼,目光悠悠落在那悄无声息的襁褓上,干涩的菱唇翕了翕,终还是倦怠地低下头去。
  
  “如果你们信不过我,我现下就送自己上路,这样、你们就能放心就栩儿了。”上官蓉见楚瀛飞和凌菡都有些动摇,干脆再接再厉,置之死地而后生。话音刚落,她便深情地吻了吻婴孩的脸蛋,随即抬手摘下发髻上的赤金滴珠双凤钗,朝自己的脖颈刺去。
  
  楚瀛飞急忙扼住她的手腕:“这是何苦,还嫌事情不够乱吗,别再在龙吟宫闹了,先回去吧。”
  
  “那你们帮栩儿解咒吗?”上官蓉凄然地看着楚瀛飞,任由长钗划破自己的掌心,鲜红的血珠顺着长钗滑落,她心里暗喜,知道楚瀛飞已经完全软化了。
  
  “凌菡……”果然,楚瀛飞求助地望向凌菡。
  
  “我解不了。”凌菡看着宫锦上的血迹,漫延成了殷红的梅花,她伸手揉着太阳穴,想了一会道:“不过,我隐约记得,之前翻看过的古书里,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一试。”
  
  “真的,太好了,是什么办法,求你一定要救栩儿!”上官蓉一喜,立马开始盘算,正好这会皇后病着,等栩儿身上的咒解开,自己赶紧联合诸葛翼,以凌菡为交换,让他对皇后下手,待诸葛翼事成,皇上还能稳坐皇位?只要栩儿的身世不被揭露,自己带着他,还是可以染指皇权。
  
  “既然想到了,我自然会救,不过、你是不是也该拿出诚意来。”凌菡清冷地开口,眼神淡然中又带着几分审视。
  
  “什么诚意,只要你能救栩儿,让我做什么都愿意!”上官蓉赶紧承诺,她素来擅长做戏,此刻的双眸溢满真诚。
  
  “把楚瀛飞身上的毒给解了。”
  
  “啊?”上官蓉愣了愣,旋即点头:“当然、当然,栩儿以后还要他照顾呢,你放心,我肯定会给瀛哥哥解毒的。只是、他体内的毒已经潜了好几年,解起来需要一段时日,我即刻就回去配药,保证不出一个月就能把瀛哥哥体内的(毒)性全部消解,你先帮栩儿解咒,好不好?”
  
  “你这番话,我可没看到诚意。”凌菡的唇角牵起一丝冷涩,她看到楚瀛飞有些着急,想帮着求情,但还是忍着没说话。
  
  “那要怎样呢?当初下毒是我不对,可是、可是栩儿现下情形危机,别说一个月,就是一天都挨延不了了!都说鬼能夜行千里,顾云曦的魂魄已经化作厉鬼,还不随时对栩儿下手?就算你心系瀛哥哥,也不能让他的孩子赔命啊、”
  
  “闭嘴,你真是信口胡说,谁化作厉鬼了!顾云曦生平又没做多少坏事,怎会化成厉鬼,若她是如此下场,那你呢!”
  
  楚瀛飞本以为凌菡是为自己辩解,没想竟是维护顾云曦,他想到顾云曦临终前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闷痛,夫妻一场,她若真化作怨鬼,自己真是满心愧疚。
  
  “那你说,究竟要我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