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倾城乱:愁绝 2,妃入宫墙倾城乱:愁绝 2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倾城乱:愁绝 2

倾城乱:愁绝 2

小÷说◎网】,♂小÷说◎网】,
  
  “瀛哥哥,我承认,我之前是贪恋皇权。那是因为我害怕,我身为太子妃,却得不到太子的喜欢,他的古怪个性,连敷衍我都不肯,这样下去,我不就只剩下冷宫弃妇这一条路么?我无奈之下,只得工于心计,心想着只要诞下皇孙,我以后总能平安度日,所以才一错再错……”上官蓉怯懦地看着楚瀛飞,继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我从没想过,要牟取楚家的天下,改变楚家的血脉,这太可怕了,你一定得想办法阻止他们才行。”
  
  “那按你的想法,皇后救凌菡,也是做戏?”楚瀛飞沉着脸,捋着思绪。
  
  “我现下还不知道凌菡和灰衣人之间有什么牵扯,如果他们敌对,那皇后救凌菡,并把她留在龙吟宫,就是在帮灰衣人抓她呗。”
  
  “那你觉得,凌菡和穆皓轩是何干系?他们两人也已经闹僵了,如果凌菡是被前殷差遣,这却是何故,又是一场做戏?”
  
  “他们都是前殷的人,但也不表示就是一伙的啊,前殷要是分裂成两派呢?总之不管他们怎样,我们召国都不能乱,只要是前殷的人,我们就得对付,不是吗?”上官蓉扯了扯楚瀛飞的衣袖:“瀛哥哥,父皇现下被皇后(迷)惑,只能靠你了!”
  
  楚瀛飞正要开口,却听见门外有轻微的声音,好似轻功极高之人正贴着门偷听,他警觉地飞身到门边,直接将门推开。怎料对方显然有备而来,只在楚瀛飞眼前留下了一抹黑影。
  
  “有人偷听是不是?”上官蓉问道,柳眉紧皱:“我的寝宫这些年一直都被监视的,但我的心腹侍卫多少都能发现一些苗头,但从楚溟飞去世前半个月开始,这些监视的人武功都莫名高了好多。”
  
  “那就是另一波人了。”楚瀛飞想到之前在东宫正殿,自己和凌菡说话时,窗外也有人偷听,那人难道不是上官蓉所派?如果是的话,说明她手下亦不乏绝顶高手,那方才怎会有疏忽。他揉了揉眉心:“我们方才说话声音很小,又离门这么远,对方应该没听到什么。既然被人盯上,那你这段时日一定要谨慎,就别出寝殿了,等会我遣侍卫过来搜查,之后就先把你软禁吧,也是保护你。”
  
  “嗯,蓉儿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上官蓉乖乖地点头,和这几天频频展现的泼妇形象判若两人,仿佛又回到了昔日的好时光,她温柔地亲了亲怀中的婴孩:“栩儿这个样子,我也一点心思都没有了。瀛哥哥,你先回去吧,待久了他们会起疑,不定以为我们在谋划对策,到时候他们狗急跳墙提前动手就遭了。”
  
  楚瀛飞看着襁褓,面色凝重:“你稍待一会儿,我派人去找凌菡,问她解咒的事。”
  
  楚瀛飞出了雕花檀木门,上官蓉就从里面把门关上了,似乎想一个人静一会。楚瀛飞一腔烦心事,也没多加考虑,下了石阶,步出宫门,
  
  初冬的阳光再明媚,也带着几分清冷,就像凌菡。如是想着,楚瀛飞不由叹了口气,她好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一般,昨天便提醒了自己。可是,若真是上官蓉分析的那样,这一系列的事,就不止是让自己困惑和起疑,根本就是寒心了啊。
  
  不行,一定要找她问个清楚。可她昨天也已经说了,形势之下,她会欺骗自己。
  
  你不会背叛我,但也只是我而已,不包括我的(国)家,对不对?是啊,我灭了前殷,你心里本就有仇恨的火焰,可是……两国交(战),也不只是召国挑的事啊,当初、是前殷先挑衅的,自己义愤填膺,带着大(军)一路攻陷城池,谁知前殷朝政(腐)朽、不得民心,已经摇摇欲坠,竟真的覆灭了。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国/仇家恨,岂是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的。若你真的仇恨刻骨,那这一年多来,可隐藏的太好了……
  
  楚瀛飞想着,不觉停下脚步,怔怔地望着苍穹出神,淡金色的阳光洒落下来,看得久了,就有些恍神,更兼浮云在轻风中飘动,他在一片愁思中,更觉晕眩。
  
  “啊——”忽然,一声惊叫传来,是上官蓉寝殿的方向,怎么回事,难道、那帮人已经急不可耐地赶来灭口了!
  
  楚瀛飞慌忙施展轻功,越过宫墙,急急赶往上官蓉的寝殿。只见几个侍女和内官焦急地站在门口:“太子妃、太子妃,您怎么了?”
  
  “别进来!”结果上官蓉不说自己有事没事,却冒出这么句话。
  
  “什么,您是不是被刺客劫持了?”侍女惊惶地问道,楚瀛飞心里也是一紧,想到灰衣人那移形换影的绝妙轻功,是扼住她的脖颈,还是已经将她捅了一刀,以示威胁。
  
  “先别进来就是了。”上官蓉语气慌乱,倒是不沙哑,也不虚弱,所以楚瀛飞方才假象的两个画面都不太可能。
  
  “三、”侍女侧头向楚瀛飞求助,他却及时用眼神止住,指了指另一侧的窗,示意她们继续问话转移刺客的注意力,自己则绕道后面,破窗营/救。
  
  “好,我们不进来,您没事吧?”
  
  “刺客,你千万别伤到太子妃,否则、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你!”
  
  “是啊,我们这就差人去请三皇子过来、”
  
  楚瀛飞暗喜,这几个侍女倒是机灵,你一言我一语的,不仅用声音盖过自己的声响,对话的内容也很恰当。
  
  “别去找三皇子,我没事。”谁知上官蓉却打断了侍女的话,语气着急中又有些不悦。总不会是担心自己过来有危险,楚瀛飞不由皱起眉头,以他对上官蓉的了解,若真是危及性命的时刻,她绝对让自己相救,才不会如此悲情,默默认命,这里面,定有端倪。
  
  此时楚瀛飞已经绕到回廊,站在窗下,寝殿内暂时没有声音,想来并未引起殿内之人的怀疑。于是,他纵身一跃,破窗而入。
  
  楚瀛飞简直不能相信眼前的景象,因为、他什么都看不见。这大白天的,就算寝殿内的窗帷全都放了下来,也还有自己方才撞破的窗户啊,怎么会,仿佛坠入深渊一般?
  
  “谁?”上官蓉小声问道。
  
  楚瀛飞没有回答,许是因为一片漆黑中,谁也看不见谁,上官蓉也不再追问,而是、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她在爬走,但是,好像被另一个人制止了。
  
  楚瀛飞站了一会儿,还是不能适应黑暗,整个寝殿仿佛充斥着墨色的浓雾,是蛇毒吗?幽然间,一缕血腥味如诡异的黑蛇般飘来,剧楚瀛飞数年(征)战的经验,并不是鲜血,而是、死后凝固的血腥味……
  
  “楚溟飞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替他一个死人办事!”又过了一会儿,上官蓉终于忍不住开口,恨骂道。
  
  那人依旧不做声,但似乎还抓着上官蓉,制止她逃离。
  
  “该死的,你快放开我!”上官蓉愤怒之下,好像狠狠踹了对方一脚,楚瀛飞听到一声闷哼,是男子的声音,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是谁。
  
  “我已经把诸葛翼跟我说的话告诉三皇子了,三皇子你总信得过吧,他定不会让楚溟飞担心的事发生的。其它的事我也管不了,你别再阴魂不散地来找我了。”上官蓉见对方还是死死抓着自己不肯放手,遂改变策略,将语气缓和下来:“我如今是失势之人,被软禁在寝宫里,什么事也做不了,你就是一刻不停地盯着我,又有什么用?”
  
  ……
  
  依旧是漫长的沉默,上官蓉软硬兼施、软磨硬泡,那人还是不肯放过她,就在连楚瀛飞都以为对方是个怪人的时候,那人突然沙哑着嗓音开口了。
  
  “阴、血、石。”
  
  楚瀛飞心下一惊,这个人也在向上官蓉要什么(阴)血石,莫非真有此物?那东西到底有什么用?这人总不能够跟凌菡是一伙,难道也是中了蛇毒?
  
  “你是不是听了凌菡那(贱)人的话,世上哪有这种东西,她这是要害死我啊。”
  
  “是太子说的,他说等他死后,让我问你要。”
  
  “笑话!如果真有这样东西,那他自己为何不向我要,兴许当初问我要了,就不会死了。”上官蓉冷笑道。
  
  “太子注定要死的,不是吗?可惜他死的早了点,你还没来得及把锦绣之路铺好。”那人哀然叹息:“这次的较量是他死了,也是他赢了。”
  
  “哼,死了就没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上官蓉不屑道。
  
  “没了吗?那我又在做什么,太子是走了,但他和你的较量,还在继续。”那人似乎向前爬了几步,更紧地攥住上官蓉:“快把(阴)血石交出来,否则……今天就一起上路吧。”
  
  直到此刻,楚瀛飞终于听出了那人的声音——周公公。之前莫名中毒死在上官蓉寝宫的周公公,他居然又活了过来!不对,之前只是听闻他的死讯,并没有看到尸身,想必是楚溟飞的一个计策,那百日宴上假扮楚溟飞的人,应该也是他了。
  
  “怎么,这位兄台,看了许久,还不打算帮忙吗?”上官蓉并不理会周公公,反而问楚瀛飞,当然,她并不知道来人是楚瀛飞,看来方才侍女的那番话,没对周公公造成什么干扰,反而把上官蓉给误导了。
  
  楚瀛飞这时候自然不能开口,便学周公公沉默应对,让两人以为自己也是个怪人。
  
  “你帮我把他捆起来,我给你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