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帝王的失落,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帝王的失落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帝王的失落

情妃得已:帝王的失落

“那你们、就这样了吗?”“姐姐不是说这几日天气晴好,想去碧霞山游赏吗,我们这会就去吧。”轩辕骐向轩辕钰提议道。“皇上,可要请兰美人过来、”“皇嫂、”“钰儿说什么呢。”慕紫翎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这……”内侍周海有些犯难,但这位少年天子的命令一向是不容置疑的,好在他武功也好,又有自己护驾,若只是悄悄去民间走走,应该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哈哈,这么说来,你也想定亲咯?那我回去就告诉母后和皇兄去。”“哼。”轩辕骐见轩辕钰不往下说,只好不乐意地捂住耳朵。“回宫吧。”太后不忍扫儿女的兴致,遂抬头看向轩辕骁,轩辕骁对弟弟和妹妹一向宽容,也知道他们三个感情亲厚,当初他闷在书房里学帝王学,都是慕紫翎带着他们姐弟俩玩,轩辕钰的一手好琴、轩辕骐的一笔好字,就是慕紫翎教的。轩辕骁便侧头对慕紫翎道:“既是如此,你就一起去吧,带好他们。”慕紫翎看她们越说越严重,怕太后一怒之下直接给花雨定罪,遂想开口帮着分辨几句,轩辕钰却暗暗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她别再把气惹到自己身上:“皇嫂别急,先看看再说。”“嗯,母后让我们去吧。”轩辕钰即将远嫁,早就请示过太后和轩辕骁,要在出嫁前把京城玩个遍才行。“嗯,母后让我们去吧。”轩辕钰即将远嫁,早就请示过太后和轩辕骁,要在出嫁前把京城玩个遍才行。“嗯,母后让我们去吧。”轩辕钰即将远嫁,早就请示过太后和轩辕骁,要在出嫁前把京城玩个遍才行。“嗯,他随心,我随缘,就这样吧。”慕紫翎淡然一笑,伸手握住轩辕骐的手腕:“好了,阿骐,把手放下来,准备吃饭了。”“姐姐不是说这几日天气晴好,想去碧霞山游赏吗,我们这会就去吧。”轩辕骐向轩辕钰提议道。“回太后,我不会绣花,不知太后怎会这么问?”花雨的神情平淡中漾着几分疑惑,不紧不慢地答道。“太后恕罪,我小时候有夜游症,睡着之后会做一些清醒时根本不会的事,这病已经许久没有犯过了,想是殿选时皇后帮我说话,我心里记着这个人情,一直想还,所以、”“回宫吧。”“好啦,不闹了。钰儿,你是说、你跟南炎国的君王见过面?这样要紧的事,怎么才告诉我们。”慕紫翎的声音听上去很是兴奋,真人定然笑得开心,这一面是轩辕骁从未见过的。“皇上,那、”周海见轩辕骁面色不佳,赔小心道。不一会儿,花雨便被侍从带了进来,她穿着一袭茶色衣裳,是地位低下的年长宫女才会穿的暗淡颜色,薄施脂粉的脸庞被衬得暗沉不少,周身的装束唯有发髻上的绢花流转着一星柔光,轩辕骁冷哼一声,果然是有备而来。笑声停了之后,轩辕钰却换了语气,认真地对慕紫翎道:“对了,翎姐姐,还有件事要和你说呢。前两天母后让女官查太医院的药方,发现、阿骐,这下你一定要捂耳朵了。”“母后——”轩辕钰也拉着太后的衣袖撒娇:“钰儿就要离开大澜了呢,以后再没机会跟皇嫂和阿骐一起玩耍了。”笑声停了之后,轩辕钰却换了语气,认真地对慕紫翎道:“对了,翎姐姐,还有件事要和你说呢。前两天母后让女官查太医院的药方,发现、阿骐,这下你一定要捂耳朵了。”“这……”内侍周海有些犯难,但这位少年天子的命令一向是不容置疑的,好在他武功也好,又有自己护驾,若只是悄悄去民间走走,应该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嗯,他随心,我随缘,就这样吧。”慕紫翎淡然一笑,伸手握住轩辕骐的手腕:“好了,阿骐,把手放下来,准备吃饭了。”“钰儿说什么呢。”慕紫翎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回宫吧。”“太后恕罪,我小时候有夜游症,睡着之后会做一些清醒时根本不会的事,这病已经许久没有犯过了,想是殿选时皇后帮我说话,我心里记着这个人情,一直想还,所以、”轩辕骁十岁起父皇就龙体欠安,让他在朝臣的辅佐下开始监国,如今九年已过,他虽练就了治世之才,但欠缺的童年却无法再弥补,他的生活里只有臣子侍从、嫔妃奴婢,交心的朋友早成了奢望。“太后恕罪,我小时候有夜游症,睡着之后会做一些清醒时根本不会的事,这病已经许久没有犯过了,想是殿选时皇后帮我说话,我心里记着这个人情,一直想还,所以、”颖贵妃在这盘算着,另一边的妍妃却是气愤委屈的脸都红了,连桃花色的胭脂都遮不住。原因很简单,她是太后的侄女,当初王宫贵胄的子弟一起玩耍,自然也有她的份。更何况他们几个年龄挨得最近,但轩辕钰不喜欢和只比自己大一岁的柳思妍玩,反而选大两岁的慕紫翎做最好的玩伴。轩辕骐就更不用说了,小尾巴一样跟着她们俩个,“翎姐姐”、“翎姐姐”的叫,连大婚之后都不愿改口称“皇嫂”,对自己这个表姐,却只是点头之交。“不用,你打点一下,跟孤出宫去。”轩辕骁十岁起父皇就龙体欠安,让他在朝臣的辅佐下开始监国,如今九年已过,他虽练就了治世之才,但欠缺的童年却无法再弥补,他的生活里只有臣子侍从、嫔妃奴婢,交心的朋友早成了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