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小王爷的秘密,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小王爷的秘密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小王爷的秘密

情妃得已:小王爷的秘密

慕紫翎正欲答话,却察觉一道目光带着浓浓的失落,凝在自己身上,她侧过头,只看见远处的梅树簌簌抖下几片雪屑。轩辕骁的双眉却深敛起来,他自幼习武,警惕心甚高,眼力也非常好,方才的人影他看得清楚,男孩的身影,不是轩辕骐又是谁?说我没给你勇气,你也没给我情意啊。“谢皇上,臣妾……这会儿还有点疼,不敢动。”慕紫翎说着,苍白的脸颊羞得一抹绯红,她不会兰容华的撒娇讨巧,也没有花雨的清冷神秘,她是一弯倒映在氤氲湖水中的弦月,柔婉轻盈、温雅含蓄,他伸手触碰,碰到了清莹的水、淡泊的雾,却始终碰不到那弯幽娴柔美的月。“谢皇上,臣妾……这会儿还有点疼,不敢动。”慕紫翎说着,苍白的脸颊羞得一抹绯红,她不会兰容华的撒娇讨巧,也没有花雨的清冷神秘,她是一弯倒映在氤氲湖水中的弦月,柔婉轻盈、温雅含蓄,他伸手触碰,碰到了清莹的水、淡泊的雾,却始终碰不到那弯幽娴柔美的月。太后原想责怪慕紫翎几句,但见她气色太差,怕再说下去龙种直接不保,也是祸事一桩,而且轩辕骐还在一边,故也暂且把怒气压了下去。“皇后还真是‘上士不争’啊。”轩辕骁笑道,竟绕过坐榻,抱着她朝窗边走去。“阿骐说的对,下毒之事是我欠考虑了,你不用害怕。”“皇后还真是‘上士不争’啊。”轩辕骁笑道,竟绕过坐榻,抱着她朝窗边走去。“就今天、”慕紫翎神情有些躲闪,怕又被挑眼,既然身体抱恙为何不传太医,难道太后还会责备不成,或是觉得后妃会多事……一桩又一桩的错事,像堆积的雪花,势必要将她这支羽毛冰冻压垮。“谢皇上,臣妾……这会儿还有点疼,不敢动。”慕紫翎说着,苍白的脸颊羞得一抹绯红,她不会兰容华的撒娇讨巧,也没有花雨的清冷神秘,她是一弯倒映在氤氲湖水中的弦月,柔婉轻盈、温雅含蓄,他伸手触碰,碰到了清莹的水、淡泊的雾,却始终碰不到那弯幽娴柔美的月。轩辕骐本就护着她,现下更是清楚地感觉到她心里的恐惧,遂抚了抚她的手臂:“翎姐姐,没事的,没人能冤枉你,皇兄不过一时着急,你别担心。”“谢皇上,臣妾……这会儿还有点疼,不敢动。”慕紫翎说着,苍白的脸颊羞得一抹绯红,她不会兰容华的撒娇讨巧,也没有花雨的清冷神秘,她是一弯倒映在氤氲湖水中的弦月,柔婉轻盈、温雅含蓄,他伸手触碰,碰到了清莹的水、淡泊的雾,却始终碰不到那弯幽娴柔美的月。“……有十来天了,不过前些天疼得不厉害,就方才那会、特别疼。”慕紫翎小声说着,轻轻低头,白玉般的面颊避进阴影里,纤细的柔荑攥着衣袖,容颜楚楚、碧秀温柔。“皇兄,别说翎姐姐根本就不可能做下毒这等卑劣的事,就是翎姐姐这几天身子不舒服,也不可能有心思去害你的兰美人啊,更何况翎姐姐贵为皇后,兰美人不过一个小嫔姬,翎姐姐犯得着对她下手么。”轩辕骐赌气道。轩辕骁俯下身,将慕紫翎横抱起来,他明显感觉慕紫翎身形一颤,苍白的脸颊又蒙上一层红纱,像寒冬的阳光,美丽却没有暖意。这是他第一次抱她,她惊惶怅然的神情却像最后一次。两个多月,都会没有察觉,对比起兰容华的欣喜若狂,她已经不止是对自己不上心了,根本是没打算给自己养孩子。轩辕骐本就护着她,现下更是清楚地感觉到她心里的恐惧,遂抚了抚她的手臂:“翎姐姐,没事的,没人能冤枉你,皇兄不过一时着急,你别担心。”“母后,这会儿时候还早,等翎姐姐诊完病,我再去书斋。”轩辕骐今年十二岁,正是介于孩童和少年的年纪,看众人的神情,也知道此事自己应该回避,但他实在放不下心,更何况他聪颖伶俐,早看出慕紫翎的不利处境,现下她痛得神思混乱,若是颖贵妃等人继续煽阴风点鬼火,她根本无力自保,因此断不肯走开。“什么!”众人吃了一惊,颖贵妃更是气得眼中燃火,嫉愤的目光险些藏不住。“都怪臣妾疏忽,还望太后和皇上别……太过生气。”慕紫翎轻声开口,似落花的低吟。轩辕骁望向女医,女医会意:“地上凉,还是到坐榻上更好些,皇上小心一点就行。”说我没给你勇气,你也没给我情意啊。慕紫翎正欲答话,却察觉一道目光带着浓浓的失落,凝在自己身上,她侧过头,只看见远处的梅树簌簌抖下几片雪屑。轩辕骁的双眉却深敛起来,他自幼习武,警惕心甚高,眼力也非常好,方才的人影他看得清楚,男孩的身影,不是轩辕骐又是谁?轩辕骐本就护着她,现下更是清楚地感觉到她心里的恐惧,遂抚了抚她的手臂:“翎姐姐,没事的,没人能冤枉你,皇兄不过一时着急,你别担心。”“皇后还真是‘上士不争’啊。”轩辕骁笑道,竟绕过坐榻,抱着她朝窗边走去。说我没给你勇气,你也没给我情意啊。“皇后还真是‘上士不争’啊。”轩辕骁笑道,竟绕过坐榻,抱着她朝窗边走去。轩辕骐本就护着她,现下更是清楚地感觉到她心里的恐惧,遂抚了抚她的手臂:“翎姐姐,没事的,没人能冤枉你,皇兄不过一时着急,你别担心。”“谢母后关心。”慕紫翎想欠身行礼,怎奈小腹还隐隐作痛,遂不敢乱动,只得深深点头,又向轩辕骐道:“阿骐,我已经没事了,你快去书斋吧。”“那妍妃表姐怎么每次都送您,她能讨好我就不能么?母后偏心。”轩辕骐说完便做出被打的模样,捂着头跑走了,如此一来,太后的怒气早已消了大半,扶着庄女官的手,回了内殿,留下轩辕骁和慕紫翎两人“谈判”。“不、不是。”慕紫翎轻轻摇头,蒙着水雾的眼睛认真地望着轩辕骁,这瞬间,她不像淡泊宁心的皇后,而是一个纯净的少女,轩辕骁的心一阵牵动。太后见颖贵妃一副等着挑事的情形,她再不喜欢慕紫翎,也不能让是非流言引到自己儿子身上,何况后宫本就是个无风都会起浪的地方,遂笑道:“你是怕你皇兄冤枉皇嫂吧,看你这正直的模样,应该到御(察)司帮着理理案情。”“哦。”轩辕骐自然不愿走,但见母亲正看着自己,只得站起身:“母后,我先送您回寝殿,再过去。”“皇上?”慕紫翎诧异地看着轩辕骁,他唇角玩味的弧度让她有些惧意。“难得抱你,就多抱一会吧,你别动就好了。”轩辕骁抱着慕紫翎走到窗边,知道她畏寒,遂侧立着,并不迎风:“孤知道皇后喜欢清幽岁月,这样静谧惬意地赏雪,不是很好吗?”“只要真心相待,每个女子都是妻,也都想自己是妻啊。我又何必要说那些拘礼的话。”慕紫翎低着头,纤纤玉指轻揪着衣袖上的绸边,她的衣饰素来清淡雅致,丁香色的绸边上缀着莹白的雪花,跟她幽雅婉然的气息实在相宜,轩辕骁欣赏着美景,决定试探一下美人。随着轩辕骁的沉默,殿内一时安静下来,太后觉得这么多人干坐着也不是个事,遂开口送客:“你们先各自回宫吧,也好让皇后静下心来歇息。”轩辕骁俯下身,将慕紫翎横抱起来,他明显感觉慕紫翎身形一颤,苍白的脸颊又蒙上一层红纱,像寒冬的阳光,美丽却没有暖意。这是他第一次抱她,她惊惶怅然的神情却像最后一次。“谢母后关心。”慕紫翎想欠身行礼,怎奈小腹还隐隐作痛,遂不敢乱动,只得深深点头,又向轩辕骐道:“阿骐,我已经没事了,你快去书斋吧。”“怎样,皇后身子如何?”轩辕骁沉着脸,佯装不介意轩辕骐的话,负手问旁边的女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