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魔高一丈,妃入宫墙情妃得已:魔高1丈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魔高一丈

情妃得已:魔高一丈

“哦、母后放心,我没事,就是酒劲上来了,头有些沉。”“这、这是什么呀!”是茵儿的声音,轩辕骐拉开窗幔,见茵儿站在远处,惊愕地抱着药罐,应该是刚煎完药出来。“是了,小王爷之前跟皇上说,你有安排暗卫。”阮轻尘云淡风轻地刺了一针。“这点阿骐是比你幸运,你像他这个时候……是我们最艰难的时候。”太后回想往事,轻叹了口气。在太后看来,慕紫翎的秉性着实不适合当皇后,也不知当年先祖皇帝怎么想的。那时她还是太子妃,带着年幼的轩辕骁到御花园请安,燕国公也抱着孙女,进宫陪先祖皇帝下棋。年幼的慕紫翎生得粉雕玉琢、雪肤花貌,先祖皇帝思索间,她的小手也握起一片花瓣,跟先祖皇帝的棋子放在了同一个棋格,先祖皇帝龙颜大悦,摸了摸小姑娘的头:“燕君,你这个孙女温文又伶俐,孤很喜欢,不可许配人家,要留着给孤的皇孙。”“娘娘,这应该是……高手所为。”阮轻尘俯下身,仔细验尸:“下人肯定是办不到的,看这刀砍过的痕迹,只怕是绝顶高手。皇后手下肯定没有这等人才。”“妍儿近日在练习箜篌,不如让花颜、花锦入住绮妍宫,好一起切磋琴艺。”太后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生平最讨厌被操纵,但她计划已定,不想再改,只得麻烦他“笑纳”了,就算是棋子,也是两个美女棋子啊,犯不着这般为难吧。在太后看来,慕紫翎的秉性着实不适合当皇后,也不知当年先祖皇帝怎么想的。那时她还是太子妃,带着年幼的轩辕骁到御花园请安,燕国公也抱着孙女,进宫陪先祖皇帝下棋。年幼的慕紫翎生得粉雕玉琢、雪肤花貌,先祖皇帝思索间,她的小手也握起一片花瓣,跟先祖皇帝的棋子放在了同一个棋格,先祖皇帝龙颜大悦,摸了摸小姑娘的头:“燕君,你这个孙女温文又伶俐,孤很喜欢,不可许配人家,要留着给孤的皇孙。”这时天已经全黑了,只能借着走廊上悬挂的灯笼,看个大概。阮轻尘倒是比较殷勤,从廊檐拿了只灯笼提在手中,给颖贵妃照着。“什么?”颖贵妃吃了一惊,雪狐是她养的白猫,之前就是借雪狐之力把扇窗砸破的,但雪狐终日跟着颖贵妃养尊处优,而且还不工于心计,因此特别肥胖,别说是砸窗,就说砸门也不一定会被伤到,怎么可能死呢。“母后,都过去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轩辕骁安慰着,心底也漫上了一层阴影。若按将来的史书看,他父皇应该会是本朝颇有名气的昏君,声色犬马、纵(情)享乐、后宫佳丽无数……结果正值英年,却病来如山倒,缠绵病榻时后悔已经太晚,只用最后几年回到他们母子身边,做了一个还算称职的夫君和父亲。这时天已经全黑了,只能借着走廊上悬挂的灯笼,看个大概。阮轻尘倒是比较殷勤,从廊檐拿了只灯笼提在手中,给颖贵妃照着。“是。”妍妃上来扶轩辕骁,花颜和花锦则很知礼地跟在二人身后,太后颇为赞许地点点头,对姐妹两的品行十分满意。太后思量了一番,便平稳了心绪,开始听女官报告一天的后宫要闻,而凤栖宫这边,新一轮的对峙才堪堪开始。“皇上,花颜可是弹错了?第一次圣前献艺,心里实在紧张不已,还望皇上见谅……”花颜停下拨动琴弦的手,怯怯地觑了轩辕骁一眼,旋即又惶然低下头。“这点阿骐是比你幸运,你像他这个时候……是我们最艰难的时候。”太后回想往事,轻叹了口气。因此轩辕骁对于温情的回忆,都是带着点苦涩的药香,他怜悯疼惜柔弱无助的女子,却对温婉美好的女子有些不适应。许是在阴影中呆得太久的缘故,温婉娴媛的慕紫翎让他心生隔阂,他只当她是在无数关心宠爱中长大的女子,不需要自己的眷顾,今晨才知道她心底的隐痛,原来有些人只是将眼泪深藏于心,把笑容展现给众人。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距离还有可能缩短吗?他的小皇弟远比他了解在意这个女子,在这烦难的处境下,最后会走向哪种结局呢……颖贵妃想想也在理,那事情就更复杂了,是谁在暗处窥视这一切,自己和轩辕骐、阮轻尘的交谈对方都听到了吗,还是刚刚赶来,给自己点颜色看?接下来定要行事缜密、步步为营才行。“你们去外面候着,你也到外边站着去。”颖贵妃命令侍女和茵儿,气冲冲地回了寝殿:“小王爷,你就一个人过来吗?怎么没有带随从?”轩辕骁话音刚落,花颜和花锦差点撅起嘴来,不过父母多年的“教诲”当然不会白费,两人都乖巧地行礼谢恩,只是在心里把花雨骂了几百遍。“怎么回事,也没去凤栖宫吗?”太后皱眉道,她知道轩辕骐定会去看慕紫翎,只不过方才轩辕骁和妍妃等人都在,她不想惹出什么流言,便改口说顺道。颖贵妃的几个侍女听到声音,跑了进来:“哎呀,娘娘,雪狐它……死了!”太后和妍妃也颇觉意外,看轩辕骁方才的神情,明明已经“上钩”了啊,居然只给这对才貌双姝最低的位分。妍妃又罢了,虽然知道花氏姐妹是自己的棋子,但她们若起步太高,以后自己难驾驭,这八品的位分,足够在很长的时间里把她们吃得死死的。太后则把目光转向花雨,花雨依旧没什么反应,坐在给她安排的小案几前,低头啜着清茶,仿佛事不关己。在太后看来,慕紫翎的秉性着实不适合当皇后,也不知当年先祖皇帝怎么想的。那时她还是太子妃,带着年幼的轩辕骁到御花园请安,燕国公也抱着孙女,进宫陪先祖皇帝下棋。年幼的慕紫翎生得粉雕玉琢、雪肤花貌,先祖皇帝思索间,她的小手也握起一片花瓣,跟先祖皇帝的棋子放在了同一个棋格,先祖皇帝龙颜大悦,摸了摸小姑娘的头:“燕君,你这个孙女温文又伶俐,孤很喜欢,不可许配人家,要留着给孤的皇孙。”“母后既是喜欢,就让她们在宁和宫住一阵子吧,好随时给您献艺。”轩辕骁当然知道太后想把花氏姐妹安排给妍妃做帮手,赶忙打断她的话。“母后,都过去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轩辕骁安慰着,心底也漫上了一层阴影。若按将来的史书看,他父皇应该会是本朝颇有名气的昏君,声色犬马、纵(情)享乐、后宫佳丽无数……结果正值英年,却病来如山倒,缠绵病榻时后悔已经太晚,只用最后几年回到他们母子身边,做了一个还算称职的夫君和父亲。“是啊,这两个姑娘哀家确是很喜欢,才貌双佳,又擅长音律,正好宫中乐曲听得有些烦腻了,听些新鲜的小曲解闷,妍儿、”“母后,都过去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轩辕骁安慰着,心底也漫上了一层阴影。若按将来的史书看,他父皇应该会是本朝颇有名气的昏君,声色犬马、纵(情)享乐、后宫佳丽无数……结果正值英年,却病来如山倒,缠绵病榻时后悔已经太晚,只用最后几年回到他们母子身边,做了一个还算称职的夫君和父亲。“妍儿近日在练习箜篌,不如让花颜、花锦入住绮妍宫,好一起切磋琴艺。”太后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生平最讨厌被操纵,但她计划已定,不想再改,只得麻烦他“笑纳”了,就算是棋子,也是两个美女棋子啊,犯不着这般为难吧。“骁儿累了么,早些回宫歇息吧。”太后对周海道:“龙吟殿离宁和宫太远,夜里凉,别受寒了,今夜就去绮妍宫吧。”“我诓母后说到锦林院赏雪,侍从都在那里等着呢。暗卫的事也是诓皇兄的,我不想让他留人在这里,免得又传出什么话来。我来看翎姐姐的事,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轩辕骐并不紧张,从容作答:“再说了,我的暗卫若这般厉害,为何还让颖贵妃闯了进来。”因此轩辕骁对于温情的回忆,都是带着点苦涩的药香,他怜悯疼惜柔弱无助的女子,却对温婉美好的女子有些不适应。许是在阴影中呆得太久的缘故,温婉娴媛的慕紫翎让他心生隔阂,他只当她是在无数关心宠爱中长大的女子,不需要自己的眷顾,今晨才知道她心底的隐痛,原来有些人只是将眼泪深藏于心,把笑容展现给众人。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距离还有可能缩短吗?他的小皇弟远比他了解在意这个女子,在这烦难的处境下,最后会走向哪种结局呢……“骁儿累了么,早些回宫歇息吧。”太后对周海道:“龙吟殿离宁和宫太远,夜里凉,别受寒了,今夜就去绮妍宫吧。”“是啊,这两个姑娘哀家确是很喜欢,才貌双佳,又擅长音律,正好宫中乐曲听得有些烦腻了,听些新鲜的小曲解闷,妍儿、”“是了,小王爷之前跟皇上说,你有安排暗卫。”阮轻尘云淡风轻地刺了一针。“奴婢去凤栖宫问了,没看见守门的侍从和宫娥,倒是看到颖贵妃的几个侍女,在回廊上烤火聊天来着,说没看到小王爷。”“孤听从母后安排便是,花雨已是御女,她们不好和姐姐相重,就先赐为采女吧。”在太后看来,慕紫翎的秉性着实不适合当皇后,也不知当年先祖皇帝怎么想的。那时她还是太子妃,带着年幼的轩辕骁到御花园请安,燕国公也抱着孙女,进宫陪先祖皇帝下棋。年幼的慕紫翎生得粉雕玉琢、雪肤花貌,先祖皇帝思索间,她的小手也握起一片花瓣,跟先祖皇帝的棋子放在了同一个棋格,先祖皇帝龙颜大悦,摸了摸小姑娘的头:“燕君,你这个孙女温文又伶俐,孤很喜欢,不可许配人家,要留着给孤的皇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