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帝王的试探,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帝王的试探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帝王的试探

情妃得已:帝王的试探

“应该有四五十了吧,不过看上去挺年轻的。”“啊、”婉容华轻叫了一声。“你倒是很能回嘴。”轩辕骁无奈地笑了笑:“你怎样到凤栖宫来,担心皇后?”轩辕骁示意侍从止步,自己顺着长廊,步上石阶,进了寝殿。他原以为慕紫翎身体好转,已经能下床弹琴了,略感放心,谁知她依然躺在床榻上,只是身后靠着几个锦绣软枕,半躺着罢了。榻几上放着一架暗紫色的古琴,两只柔荑轻轻拨弄着,流泻出袅袅琴音,但隽秀柔美的脸庞依旧清减苍白,让人心生担忧。床榻上不止慕紫翎一个人,轩辕骐还躺在床尾,他侧着身,披了件慕紫翎的外裳,已经睡着了。凤栖宫因为下人又裁减了一半,连正殿也见不着几个宫娥内侍,寝殿这边更是门可罗雀的荒凉之貌。轩辕骁正觉难过,却听见一阵清婉柔缓的琴音,自雕花窗格流淌而出,宛若和煦的暖风般在冷寂的庭院中荡涤,春风化雪。“谢皇上包容。”婉容华见轩辕骁的神色,便完全放下心来:“皇上,不知皇后玉体如何?臣妾觉得太医、女医有时碍于宫廷礼法,行医之术过于保守,也许可以请民间高手进宫诊治。”“阿骐好像被母后训斥了,赌气跑到这里,我劝了半天也肯回去,连饭也不肯吃,我说弹琴给他听,心情才好了点,这会儿堪堪睡着。”慕紫翎轻声解释道。“母后没派人来找过吗?”“去凤栖宫。”轩辕骁吩咐道。“不想见归不想见,但见面了,还是要和颜悦色的,皇上不是常常这样么?”花雨淡淡地答道,也不朝轩辕骁看,只平视着望向远处。“母后没派人来找过吗?”“孤连去哪都做不了主吗。”轩辕骁剑眉紧拧,周海不敢再言语,忙命令侍从驾车,却侧头看见花雨背靠着廊柱,似在思量着什么。“那你方才为何走神呢?”轩辕骁继续问道。慕紫翎见是轩辕骁,便将食指贴着菱唇,让他缄声。轩辕骁点点头,在床榻边坐了。“什么意思?”轩辕骁不悦道。“你肩上的担子重,我又帮不上什么忙,便不想让你添忧了。”慕紫翎轻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宛若微暖的和风拂过鬓角,心里隐隐的牵痛。轩辕骁还欲说什么,在外边候着的侍从已经执着罗伞、端着捧盒远远走过来伺候,他的话只好停在唇边。到了宁和宫之后,已有许多嫔妃聚集,轩辕骁便把之前跟慕紫翎谈好的话向太后说了,太后倒也没什么疑义,当即就将统摄六宫的权利交给了颖贵妃,当然还添了一句,妍妃可以一同帮忙。“看缘分了。”轩辕骁示意侍从止步,自己顺着长廊,步上石阶,进了寝殿。他原以为慕紫翎身体好转,已经能下床弹琴了,略感放心,谁知她依然躺在床榻上,只是身后靠着几个锦绣软枕,半躺着罢了。榻几上放着一架暗紫色的古琴,两只柔荑轻轻拨弄着,流泻出袅袅琴音,但隽秀柔美的脸庞依旧清减苍白,让人心生担忧。“嗯,我得赶紧补一觉。”轩辕骁揉了揉干涩的眼。轩辕骁还欲说什么,在外边候着的侍从已经执着罗伞、端着捧盒远远走过来伺候,他的话只好停在唇边。到了宁和宫之后,已有许多嫔妃聚集,轩辕骁便把之前跟慕紫翎谈好的话向太后说了,太后倒也没什么疑义,当即就将统摄六宫的权利交给了颖贵妃,当然还添了一句,妍妃可以一同帮忙。“臣妾的父母膝下只有姐姐和我两个女儿,按选秀的(律)法,我们只要一人进宫选秀,另一个则可以留在家中尽孝。我姐姐已有心仪之人、定下白首之约,我自然义不容辞。”婉容华说着,指尖轻卷着手中的丝绢,神色潇洒中又有着些许失落:“但宫中岁月寂寞漫长,还是要寻些乐子才是。”“去凤栖宫。”轩辕骁吩咐道。“那你方才为何走神呢?”轩辕骁继续问道。“呵,你进宫就是来看故事的吗?”轩辕骁语气责怪,脸上却很平和,不过婉容华微低着头,并未看他的神情,也不知会不会担心触犯圣怒。“嗯,这位阮神医医术很高明的,不过也有些奇怪,但能治好病是要紧,皇上还是可以去请他给皇后治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