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心字成缺,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心字成缺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心字成缺

情妃得已:心字成缺

慕紫翎和轩辕骐对视一眼,可两人现下都没有多少力气,只相互靠坐在地上,别说是整理殿内狼藉的一切,就是站起身都困难。阮轻尘知她体弱,根本不以为意,但慕紫翎却是拼尽了全力,自己摔倒的同时,也将阮轻尘的手推向了一边。轩辕骐趁机站起身,拿了桌上的铜烛台,用力敲打阮轻尘的背脊。阮轻尘被打得眼睛冒火,直接下了狠手,猛然转身,右手紧紧扼住轩辕骐的脖颈。幸好倒在地上的慕紫翎抓到了一块瓷片,扎向阮轻尘,阮轻尘本能地松了手、“不要!”情急之下,慕紫翎什么器物都来不及拿,只得冲上前,徒手去推阮轻尘的手。太后应了一声,督促着宫娥,将轩辕骐“押”出了寝殿,轩辕骐在太后和一行人的“奉陪”下,都不敢回看慕紫翎,生怕给她惹麻烦。“阿骐?”慕紫翎急忙睁开眼睛,惊见阮轻尘因为疼痛扭曲的脸,看样子是被赶来的轩辕骐扎了一刀。可他虽然受伤,武功依旧了得,已经反扣住轩辕骐的双手,将他按在地上,顺手拿起之前摔碎的手炉瓷片,准备朝轩辕骐的脖颈刺去。“哀家早就让你少来凤栖宫了,你看看、出了这样的事,现下可怎么好!”太后一气之下口不择言:“这凤栖宫阴森森的,比冷宫还冷,定是这般孤寂寥落,惹了晦气、”一时间,燃了十几支烛台,这一下,慕紫翎苍白憔悴的模样、轩辕骐身上的伤痕和血迹,便无处遁形了。“阿骐,你怎么样?”慕紫翎手撑着地砖,却觉小腹隐隐作痛,一时站不起身。倒是轩辕骐踉跄着蹲下身,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一面向她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怕喉咙坏了,不能发声。”太医擦了擦额上的汗。太后和轩辕骁还不及开口,慕紫翎已经打翻了女医奉过来的杯盏,粉唇上的(血)痕宛若研胭脂时,碾伤的桃花瓣。轩辕骁方才见慕紫翎脸色惨淡,原本清莹柔亮的眼眸仿佛陷进泥潭一般,以为她吓得不善,一直柔声询问,倒是没注意到她身上的情形。直到太后的目光变得凌厉,他才看见她凌乱的(衣)裳,心不由一紧,怒火如浇了油一般。“你放心,母后就是一时心急,等阿骐病好了,她哪还记得责怪你的事。”轩辕骁抚了抚慕紫翎的肩:“好好睡吧,阿骐要是知道你这般忧心忡忡,更宽不下心养病了。”“母后!”轩辕骐也顾不上喉咙的灼痛,直接冲口而出。“太后,小王爷脖颈上的伤痕,是高手用内力所至,虽未中毒,但还是、伤得挺严重的。臣等这就去煎药,小王爷切不可忍痛说话,否则怕留下病根。”太医偷觑了太后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是动了胎气,您先躺下睡一会儿吧。”女医说的很轻松,却暗暗想轩辕骁使了个眼色。太后这番话也是一时护子心切,而且慕紫翎也是受害之人,因此她嘴上虽厉声训斥,但心里对慕紫翎的怒气还不算太大。可在她严厉的目光中,慕紫翎倏然想起自己被“阮轻尘”撕/扯的(衣)襟,惶恐地低头,忙忙用手捂住心口。“嗯。”慕紫翎点点头:“皇上就让侍卫守在寝宫外围吧,除了茵儿和女医,不要让人进来了。”“是动了胎气,您先躺下睡一会儿吧。”女医说的很轻松,却暗暗想轩辕骁使了个眼色。慕紫翎认得,是太后指派给轩辕骐的女侍。慕紫翎看着轩辕骐的背影,心底一阵郁结,滢滢秀眸漫上阴云,好似翩跹飞舞的蝴蝶缓缓停下扇动的翅膀,让人心恸爱怜的美丽。一道目光如银针般,冷冷地刺了过来,慕紫翎黯然侧头,看见门边一个窈窕女子,毫不掩饰脸上的气怨,愤懑地盯着自己,对视了几弹指后,才旋身而去。太后这番话也是一时护子心切,而且慕紫翎也是受害之人,因此她嘴上虽厉声训斥,但心里对慕紫翎的怒气还不算太大。可在她严厉的目光中,慕紫翎倏然想起自己被“阮轻尘”撕/扯的(衣)襟,惶恐地低头,忙忙用手捂住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