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步步为营,妃入宫墙情妃得已:步步为营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步步为营

情妃得已:步步为营

小÷说◎网】,♂小÷说◎网】,
  
  女医偷觑了轩辕骁一眼,语气低沉而郑重:“若是以皇后为重,龙种只怕不易保住,若是以龙种为重,皇后只怕……”
  
  “怎样?”轩辕骁想起之前在窗外听见慕紫翎和轩辕骐的对话,心仿佛被泼了一瓢冰雪。
  
  “我一点都不好,我一出生、就害死了他最心爱的人。他恨我。”
  
  “我若是死了,留他(她)一个人在世上怎么办呢……”
  
  女医见轩辕骁的脸色一阵青白不定,不由踌躇了一会儿,但终归怕不把话说清楚,到时候被怪罪,遂横心道:“轻则折损玉体,以后再难有子嗣,重则、谢逝。”
  
  女医的声音低微得只够堪堪听清,但轩辕骁却觉得压了一块石头,堵得难受:“以皇后为重,不对,不是以她为重,而是一定要让她无恙。”
  
  “是,奴婢知道了,定会尽力而为。”女医虽干练的应声,但心里却甚是纳罕,后宫早就流言盛行,说皇后早已失宠,被废是迟早的事,就看颖贵妃和妍妃什么时候一较高下了。现下看来,皇上对皇后还是很上心的,她之前以为是皇后怀了龙种的缘故,谁成想皇上竟然会舍弃龙种,保全皇后。莫非是不想让皇后诞下长子,免得以后立储纷争?可他这神情分明是真的担忧与焦灼,算了,君心难测,别说是帝王,这皇宫里上至太后,下到宫婢,有几个心思是单纯的,自己还是做好分内的事,别惹祸上身就行了。
  
  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女医当天夜里就遇到了难题。
  
  太后本一心系在轩辕骐身上,一路陪他回了寝房,看着他喝药、入睡才略松了口气,根本没想起过问慕紫翎的病情,是看见轩辕骁一脸黯然,眼睛还有些泛红,才觉察出不对来。
  
  “母后,阿骐怎样了,这会好点了吗?”
  
  “唉,伤得那般厉害,一时半会哪里能好,太医说了,这几日连膳食都不能用,只能喝点汤粥。哀家真担心到时喉咙还没好,肠胃又折腾出症候来。”太后皱着眉,一脸忧心。
  
  轩辕骁打起精神,劝解了一番,但知子莫若母,太后已看出轩辕骁的心绪不对,看着他泛红的眼睛:“骁儿,你有什么心事吗?查到刺客是谁派的了,还是、皇后那有什么不妥?”
  
  太后想到慕紫翎被扯开的(衣)襟,总不会、不可能,自己虽然不喜欢慕紫翎,但她的为人还是没什么可挑剔的,断不会是轻薄之人。而且从轩辕骐的神情也能看出来,若是慕紫翎真的受了(辱),他哪可能乖乖听自己的话,又是喝药又是休息的,还不直接去御(察)司,领着暗卫到处找刺客报仇。只是,从慕紫翎的遭遇来看,刺客的目的并不单纯,可那些人不就是嫌她占着后位么,为何还要做如此过分的事?
  
  “哦,御(察)司还没消息报过来,皇后那、”轩辕骁顿了顿,想到太后并不喜欢慕紫翎,而且宫里素来以皇嗣为重,母后倘若知道慕紫翎现下的情形,只怕会让女医保全龙种,遂敛了敛心神,只微微皱眉道:“女医说是动了胎气,接下来最好都卧床静养。”
  
  “皇后的气色确实不太好呢。”一旁的妍妃开口道,其实她早就憋着一句话想说了,但不好冒然开口,现下太后和轩辕骁说到此处,她便自然而然地顺嘴道:“脸色好苍白,对了,皇后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妍妃这么一说,太后才想起来:“是啊,她的头发怎么剪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可是大不敬的事,皇后可是六宫之主,怎能做出这般失仪出格的事情来!骁儿,你之前去看过她,难道是跟你谈的不欢而散,所以意气用事?”
  
  “不是、母后,您想哪去了,就皇后那温柔娴雅的秉性,她是意气用事的人么。”轩辕骁连忙摇头:“她这段时日身子不是一直欠佳么,前阵子掉了一些头发,孤看医书上说,头发太长对人的精气神有损,想着她这段时日都在寝宫静养,也不用出来打照面,就让她把头发剪了,好养病。”
  
  “骁儿什么时候开始看医书了?你这程(政)事还不够繁忙么。”太后看出轩辕骁有心隐瞒,也不再追问:“除夕夜闹刺客,于皇家的颜面都有损,还是着令御(察)司赶紧严查吧。”
  
  太后说完,摆了摆手,示意妍妃扶轩辕骁回宫歇息。依照宫廷的规矩,除夕夜是要帝后和寝的,但如今皇后遇刺,且又抱恙在身,凤栖宫是不用去了。按地位来排,接下来应当是颖贵妃,不过轩辕骁烦恼萦心,已经疲惫不堪,并未流露出去颖香宫的意思,正好妍妃在这里,便近水楼台先得月,太后干脆装个糊涂,让侄女新年讨个好彩头。
  
  因问起剪发的事,轩辕骁想起了阮轻尘,他这阵子不是一直待在凤栖宫吗,但侍卫排查刺客的时候,并未说到有陌生男子,一个大活人还能平白无故消失不成?莫非他会武功,自己逃走了,总不会是被刺客劫走?于是暗暗吩咐周海,让他去查阮轻尘的下落。而且女医把慕紫翎的情形说的那般凶险,阮轻尘的医术总比她要高明,赶紧将他找回来给慕紫翎诊病才好。
  
  “太后,时候不早了,早些歇息吧,小王爷吉人天相,定会安然无恙的。”庄女官看着走神的太后,轻声劝慰道。
  
  “唉,除夕年宴出了这样的事,哀家如何睡得着。”太后将杯中的残茶一饮而尽,她素来喜欢喝热茶,这下分明是心中燃火,想用凉水浇熄。
  
  “希望阿骐经过这次的事情,能领个教训,以后不论去哪,都得让武艺高超的侍从随身跟着才行。”太后思量着,抬头问庄女官:“你看皇上方才的情形,屡次帮皇后说话,是不是开始对她上心了。”
  
  “是有这个苗头。”庄女官点点头:“太后,这可不太妙,皇后是先祖皇帝许下的婚约,又是先皇赐婚,燕国公先祖是开国功臣,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从前是因为皇上有心冷落,所以才地位不稳,倘若皇上回心转意,她又有子嗣傍身,只怕今后这凤位就难动摇了。”
  
  “哀家也是这么想,所以觉得有些发愁,我们柳家走到今天不容易,眼看妍儿离后位已经越来越近了,不料又会生出变故来。”太后揉了揉太阳穴:“但骁儿方才回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躲闪,皇后那边莫不是有什么不妥?”
  
  庄女官做了太后多年的心腹,察言观色是看家本事:“是的,老奴也看出来了,看皇上的神情有些忧虑,皇后的情形可能不太好。”
  
  “反正哀家这会也睡不着,你悄悄派人去凤栖宫,把负责诊脉的女医召过来。对了,带上哀家的令牌,让侍卫别声张,连皇上也不得告诉。”
  
  “好,老奴这就去安排。”
  
  一炷香的时间后,女医便被悄悄带到宁和宫,这一路过来,她早察觉出气氛不对,连忙跪地行礼:“奴婢见过太后,太后千岁千千岁。”
  
  “行了,你坐吧。”
  
  太后淡淡地几个字,女医简直有些受宠若惊,太后素来对下人要求严苛,居然会给自己赐坐,真是意外之喜,不过立马就被紧张所取代,毕竟无功不受禄,而且看太后面色不善,也许是打算盘问自己一番。
  
  “皇后的病情如何?”太后打量了女医几眼,看出她胆子不大,自己应该不用多费口舌,她就会老实交代。
  
  “皇后身体虚弱,胎息不稳,情形不太好。”女医答道,心里却犯难起来,自己之前和轩辕骁说的话,还有轩辕骁对自己的嘱咐,太后应该不知道吧?那自己还能据实回答吗?
  
  “你身为女医,自当尽心尽力,让皇后母子平安。”太后并不追问,而是直接下命令,她明显看到女医脸上泛起愁色。
  
  “……是,奴婢定当尽力而为。”
  
  “这可是皇上的嫡子,你定要万分当心才行,倘若皇后或龙种有半点闪失,你都难辞其咎,介时只怕全家赔命都不够。”太后继续“乘胜追击”。
  
  “太后、”这女医的医术还算不错,但并没有多少城府和心机,一直安守本分,不会逢迎,遂只在女医院排第四位,平日有什么要紧事,一般都轮不上她。第一位近日在太后的寝宫长住,第二、第三位因兰容华抢了头筹,已经拨到梦兰阁去了,她这才被安排到凤栖宫给皇后诊病。颖贵妃虽然一直想对慕紫翎下手,但一看这女医的个性,就不是个“行大事”的人,到时候办事不利不说,兴许还把自己给折进去,便没有找她问话,至于太后这边,也是今天才想起来。因此,这次可以说是她第一次受到严峻的威胁,登时吓得脸色都变了,慌忙起身下跪。
  
  “太后,不是奴婢不尽心竭力,而是皇后娘娘玉体实在羸弱,母子二人、恐怕只能保一个。”女医颤声道。
  
  “你跟皇上说了?”
  
  “是。”女医见太后的语气虽是疑问,但已经肯定了,只得小声答道。
  
  “皇上怎么说?”
  
  女医虽没什么心机,但也明显感觉到不对劲,倘若自己说漏了嘴,惹他们母子二人不悦,那可真是赔命都不够了。
  
  “皇上很为难,一时间……难做决定。”
  
  太后见女医踌躇,已经猜到了几分,但也不说破,只是语气冷了几分:“现下皇后不过才四个月的身孕,你就能这般断言,看来医术很高明啊。”
  
  “太后恕罪,因为牵扯到用药,所以、要趁早做决定。”
  
  “那依你的医术,能断出皇后怀的是皇子还是公主吗?”
  
  “回太后,应该是个皇子。”
  
  太后抬头看着一旁的宫灯,对着火焰凝了会儿神,最后将心一沉:“皇上登基三年,膝下仍无子嗣,这可是稳固朝(政)的大事,嫡皇子若是因你出了闪失,你可担当的起?”
  
  “这、”
  
  “哀家话已至此,你还不明白吗?”
  
  “是,奴婢知晓了。”
  
  “那就下去吧,今夜的话若是让第四个人知道(旁边的庄女官是第三个),就别怪哀家不客气了。”
  
  “太后放心,奴婢定然守口如瓶。”女医只得哀声答道,磕完头后默默地退了下去。
  
  “唉,只能怪她自己命不好了。”太后叹了口气。
  
  “太后,宫廷遇到这样的状况,皆以皇家血脉为重,只能说皇后没这个福分。”庄女官劝解道,其实她也猜到太后的想法,半个月前梦兰阁的女医已经来报,说兰容华怀的是公主,而颖贵妃觊觎后位已久,早晚会对慕紫翎下手的,与其她们母子都出事,还不如保住皇子,况且妍妃迟迟未有身孕,介时让她抚养嫡皇子,也是一则妙招。看来不论怎样,慕紫翎注定要被牺牲了。
  
  “你是何人,竟敢深夜来凤栖宫?皇上有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入皇后的寝殿。”
  
  慕紫翎正躺在榻上想心事,却听见侍卫拔刀的声音。
  
  “皇后娘娘,奴婢是花雨,可以进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