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群芳妒,妃入宫墙情妃得已:群芳妒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群芳妒

情妃得已:群芳妒

小÷说◎网】,♂小÷说◎网】,
  
  轩辕骁和花雨对望一眼,两人的神情都有些凝重,按颖贵妃的个性,应该不太可能是怕惹祸上身,而假装自己也中毒,所以她要么是真的中了毒,要么就是、有更深的目的。
  
  “妍妃是因为两种药碰在一起才发作的,颖贵妃的症候竟跟她相似,这也太巧合了吧。”花雨蹙着眉头。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把罪都推到阿骐身上?可阿骐现下还小,有必要这么早就下毒手吗……还是说、他除夕夜撞见了刺客的密/事?”轩辕骁亦是剑眉紧敛。
  
  “不对,他们……”花雨眸光一凛,轩辕骁第一次在她清醒的眼神中看到了慌张与恐惧:“要对皇后下手。”
  
  轩辕骁闻言,心猛地一沉,侍卫只在轩辕骐那里搜出了避(子)药,另一种毒药还没有找到,颖贵妃和妍妃若都被长期下了避(子)药,对谁最有益处?兰容华位分不够,孩子出世后还不得亲自抚养,那唯有慕紫翎了:“该死,慕紫翎现下的处境,跟在冷宫无异,又抱恙在身,那些人竟还不肯放过她,是逼着我废了她,才能保住她的性命吧。”
  
  “除夕夜刚闹过刺客,按理说不该这么快动手的,这里边一定有什么缘故。”花雨咬唇思索,一脸认真,轩辕骁的心动了一动,从没有人当着他的面毫不掩饰的思量忖度,都一味表现出纯情无害的模样。
  
  “我会护好皇后的、”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花雨打断轩辕骁的话,扯下他腰带上悬着的金龙佩饰:“你装作动怒的样子,带上几队侍卫去颖香宫,我等你走后,赶到凤栖宫去。到时候如果查出是皇后所为,你实在护不了,就喊着要废后,然后让周内官劝你,说看在皇后怀有龙种的份上,先在寝宫禁足,等龙种出生后再清算。”
  
  轩辕骁惊异地看着花雨,这清冷淡漠、不问世事的女子,居然在关键时刻如此条理清晰,分析着对方的阴谋和路数,筹备好应对之策:“我还以为你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超逸女子。”
  
  花雨的嘴角漫起一丝讥诮的苦笑:“皇上还真是抬举我,以我的处境,难道不是受尽人间苦楚吗?我在偏院的日子,也并非像他们预想的那般以泪洗面、仇恨无着,你以后便会知晓。”
  
  轩辕骁抚了抚花雨的肩:“既然事情已成定局,应对的策略也都想好,你就先别去凤栖宫徒添怀疑了。”
  
  “我非去不可。”花雨叹了口气:“我要给皇后服睡眠散,让她昏睡,否则、她受不了打击的。你快去吧,别耽搁了。”
  
  轩辕骁点点头,吩咐周海领着侍卫队一同前往颖香宫,路上也按花雨的话,嘱咐了周海一番。
  
  周海神色无奈:“唉,皇后娘娘那温宁柔婉的秉性,不该进宫的,现下被算计成这样,真让人痛心。”
  
  “之前还勉强能风平浪静,现下却是步步紧逼,你觉得他们为何突然逼得这样急?”轩辕骁试着问一个局外人,看他会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周海沉默了一会,低沉着嗓子道:“依老奴看,想必是因为龙种的关系。”
  
  “皇后的情形你也听说了,胎息不稳,龙种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说。”轩辕骁脸上泛起忧色,自己已经嘱咐女医用药以慕紫翎为重,那孩子只怕是跟他和慕紫翎无缘了,没想到那帮人还因为此事闹出如此大的风浪。
  
  “皇上,老奴幼年便进宫为仆,几十年来听到无数后宫传闻(密)事,现下这情形、我忽然想起一件。”周海见轩辕骁有听下去的意思,便继续说道:“约是前几朝吧,有一个妃子受宠多年却未有子嗣,于是动了邪念,对有身孕的皇后下毒,皇后诞下皇子之后便薨了,于是她顺理成章地请求皇上,将皇子过继到自己名下,因为是嫡子,先皇后又以性命相换,自然被册立为太子,那位宠妃便如愿以偿地坐上了皇后之位。”
  
  “这里边一定有缘故。”花雨也如此沉吟。
  
  轩辕骁直听的脸色犯青,一呼一吸都充斥着愤怒与忧虑,莫非有人找女医问过慕紫翎的病情,并且让她按跟自己相反的情形来用药……那是谁呢?倘若是颖贵妃布局嫁祸给慕紫翎,那说明、她不愿让慕紫翎以皇后的身份诞下皇子,罪人的子嗣,是绝没有册立为储君的希望的。按这样分析,想将皇子过继到自己名下的妃子,就是颖贵妃的对手了。后宫有这个资格的,除了妍妃,还会是谁?可妍妃身后,站的是自己的母后。
  
  “我别的没什么要求,只求皇兄帮我照顾好翎姐姐。”
  
  “皇兄和母后再怎么为难,这天下还是能坐稳的,不需我挂心,唯有她……”
  
  轩辕骐一颗真心相护,早看出了慕紫翎的处境,自己还真是后知后觉,眼看着自己的发妻被推到了悬崖边,却还在这里分析阴毒的棋局。
  
  “贵妃怎样了,喝过药了吗,有没有好一点?”轩辕骁压着一腔怒气,步入内殿,关切地询问。为帝三年,他素来是擅长做戏的,但今夜却觉得特别乏累。
  
  颖贵妃苍着脸,在侍女的搀扶下,费力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谢皇上关心,臣妾已经好些了,只是一想到和妍妹妹相继中毒,就觉得害怕,不知其它妹妹怎样?该让太医给她们请脉看看为好。”
  
  “贵妃想的周到,孤会交代太医院的。”轩辕骁话音刚落,便有侍从在廊下禀告。
  
  “皇上,方才凤栖宫的侍卫过来传话,说皇后的侍女茵儿自尽了,他们觉得可疑,在她房中搜出了毒药。已经带过来,给太医查验了。”
  
  “自尽?”
  
  “是的,悄悄在廊下割了腕,侍卫闻到血腥味,寻过去的时候已经死了。”
  
  轩辕骁一拳锤在旁边的红檀宫灯上,那宫灯是琉璃屏,“哐——”一声砸在地砖上,落了一地碎片。
  
  颖贵妃见轩辕骁气得脸色铁青,一时也猜不出他是怪罪慕紫翎,还是愤激暗处的毒计,只知他在气头上,自己还是别冒然开口为好。反正宫里传得最快的便是流言,慕紫翎的贴身侍女唯有茵儿,茵儿丧命对她可是莫大的打击,就她那虚弱的身体,如何受得了这接二连三的噩耗,兴许直接急得落了胎,看太后和妍妃还怎么打如意算盘。就算她运气好,勉强保住了孩子,轩辕骁也念旧情没有加罪,但有了这层阴影和污点,以后商讨册立太子的时候,慕紫翎的儿子定会被排除在外,与皇权无缘。
  
  “移驾凤栖宫,孤要亲自(审)问侍卫和……皇后。”轩辕骁不想再做戏,侧头对颖贵妃道:“颖儿你好生歇息,孤先去凤栖宫了,明日再来看你。”
  
  “嗯,都怪颖儿,这时候不舒服,打搅了皇上安寝,还要去理事、”
  
  “颖儿什么话,这错也往自己身上揽吗。”轩辕骁拍了拍颖贵妃的手臂,转身走了。
  
  轩辕骁说是(审)问侍卫,其实那些侍卫会说些什么他早就猜到了,想着有花雨在内殿照顾慕紫翎,便让人去把女医传了过来。
  
  女医受了太后的威胁,哪里敢说实话,只得守口如瓶,说自己除夕晚上给皇后诊脉之后,便再未出过凤栖宫,而凤栖宫因为皇上的吩咐,除了花御女来过,再无人造访。不过这女医到底不擅长说谎,虽然在心里练习过怎样应对问话,但言语间偶尔还是有停顿或迟疑,轩辕骁暗暗看在眼里,心底却像被海水淹没般,咸得发苦。
  
  “去吧,别忘了孤之前跟你说的话。”
  
  “奴婢、定会尽力而为,只是……有些事、终究得看天意。”女医哪里敢再应承,犯难之色几乎溢于言表。
  
  这下轩辕骁已经确定了,摔袖出了宫门,好在花雨已经提前做了安排,让慕紫翎继续用阮轻尘之前看的药,只是现下茵儿被灭口,该让谁照顾慕紫翎才好?
  
  轩辕骁负着手,慢慢踱步到内殿,殿内十分安静,银熏炉上的轻烟徐徐上升,与外面的惊涛骇浪相比,这里仿佛是另一个静谧天地。可惜这里的主人,正被推入黑暗的旋涡。
  
  花雨坐在桌边滤药,轩辕骁叹了口气,轻声道:“你来的及时吗,她没听到茵儿的死讯吧?”
  
  “呵……”花雨眸光一冷:“那帮人存心要让她难过,我来的再及时有什么用,侍卫发现的更及时。”
  
  轩辕骁无言,默然走到榻边,伸手挽起罗纱床幔,慕紫翎静静地躺在榻上,莹白的脸庞已如下弦月般清减,眼角的泪痕在烛火的光影中,宛若流星凄然的叹息。
  
  “翎儿……”轩辕骁坐在榻边,轻轻握住慕紫翎的柔荑,他第一次这般唤她,只觉熟悉又陌生,他从前都是“皇后”、“皇后”的叫,想来她不知多厌恶这个称呼。
  
  “你帮她按按头上的穴位吧。”花雨拿起枕边的暗红色玉石,递给轩辕骁。
  
  轩辕骁执着玉石,在慕紫翎的头上按了起来,他记得之前阮轻尘也是这么按的,那是慕紫翎疼得厉害,现下昏睡了,应该感觉不到吧。他正想着,慕紫翎忽然嘤咛一声,轩辕骁以为她疼醒了,但她只是在迷糊中侧了侧头,黛眉因为疼痛拢了起来。
  
  “很疼是不是?那我再轻一点。”轩辕骁柔声说着,却骇然看见,慕紫翎的唇角缓缓溢出一星黑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