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惹情恨,妃入宫墙情妃得已:惹情恨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惹情恨

情妃得已:惹情恨

“谢太后关心,臣妾告退。”兰容华也问了女医,女医虽未明说,但看她们的态度,也猜到自己怀的是公主,轩辕骁的心又变得这般快,看来自己的恩宠快要到头了。她行了告退礼,眼睛却忍不住泛红,怅然看了轩辕骁一眼,转身走了。“是。”花锦乖巧地应声,步上了车辇。“做什么,我要死了吗,这种眼神看我。”兰容华宫婢出身,最讨厌怜悯和同情,狠狠瞪了宫娥一眼:“我不过去问候一下同命相连的皇后,你发什么愁。”“谢太后关心,臣妾告退。”兰容华也问了女医,女医虽未明说,但看她们的态度,也猜到自己怀的是公主,轩辕骁的心又变得这般快,看来自己的恩宠快要到头了。她行了告退礼,眼睛却忍不住泛红,怅然看了轩辕骁一眼,转身走了。“娘你知道他在车上跟我说了什么吗?”花锦噘着嘴,把轩辕骐和自己说的一番话向花夫人学了一遍。因为轩辕骐病情好转,太后十分高兴,宴席散了之后,又和轩辕骁和几位品级高的妃嫔在正殿聊天。颖贵妃急于知道其中缘由,想回宫问眼线,便说自己有些乏累,依容华遂识相地陪她一同回宫。“小王爷,您醒了,真是太好了。”周海见轩辕骐虽然还需花锦搀扶,但眼神已经不再朦胧,不由松了口气,看来皇宫新年来的霉运开始消散了。05, 05;0;pc;2;“哦……没有什么,娘嘱咐我要好生伏侍王爷,为王爷着想,一切以王爷为重、”“小王爷,您醒了,真是太好了。”周海见轩辕骐虽然还需花锦搀扶,但眼神已经不再朦胧,不由松了口气,看来皇宫新年来的霉运开始消散了。不过花夫人消息还算灵通,竟在出宫前知道了花锦与轩辕骐同车共辇的事,觉得女儿初战告捷,前程在望,遂趁着宁和宫人多,让之前打点过的一个宫女悄悄叫花锦回屋。“去凤栖宫。”兰容华吩咐侍从。“午膳已经摆好了,皇上和太后一时走不开,等会就过来。”庄女官微笑着,心里却有些担心,轩辕骐现下苏醒,之前那个黑影会放过他吗?“行了,别说这没用的。”轩辕骐皱起眉毛,一双眼睛直盯着花锦:“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也可以给你。”“小王爷,您气色还不太好,快回榻上歇着吧,太医过来诊脉。”周海吩咐道。05, 05;0;pc;2;“容华、”宫娥有些同情地看着兰容华。几位太医上前请脉、看伤,又斟酌讨论了一会,还是觉得王爷千金贵体,应该谨慎起见,遂说了一番“论言”,叮嘱了许多事项,下去配药了。“这是给你姐姐准备的,她现下住在绮妍宫,妍妃和那些女官岂是好惹的,我让她悄悄藏着,她说不敢,老觉得自己的东西被人暗中查过。你这里会松些,每天给太后请安的时候,暗暗给她一颗就行了。再者说,不定你过些时候,也要用上了。”“行了娘,你还是先关心我姐姐吧,我这儿可不像你想的那么乐观,我早上可按你说的法子做了,结果、哼!”花锦酸酸地哼了一声。“做什么,我要死了吗,这种眼神看我。”兰容华宫婢出身,最讨厌怜悯和同情,狠狠瞪了宫娥一眼:“我不过去问候一下同命相连的皇后,你发什么愁。”“容华,这、”宫娥惊讶地看着兰容华,凤栖宫现下都成摆设了,还去那里做什么。“哦……没有什么,娘嘱咐我要好生伏侍王爷,为王爷着想,一切以王爷为重、”花锦虽然受花夫人的真传,但毕竟才十四岁,方法知道的再多,却没有实战过,而且心绪和情愫方面向来是很难克制的,更何况还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在这点上,花颜也是如此,可惜花御史夫妇急着让女儿攀上高枝,提升家族地位,把这些给忽略了。“王爷、”花锦怯怯地喊了一声,轩辕骐抬了抬下颔,示意她在自己对面坐下。“姐姐有什么事么?”花锦一来好奇,二来,更是想在轩辕骐面前表现一番,以示自己对这位姐姐没有敌意,只要她稍微有点表示,自己还是很愿意同她说话的。“哼,我知道,她怀的是皇子,比我金贵多了。等皇长子一出生,她不就翻身了。即便翻不了身,皇子也会被过继给妍妃或颖贵妃,她们母凭子贵,而我,就要去冷宫住了。”“姐姐如今晋封了容华,怎么还不跟皇上请示有自己的宫院?”花锦还想着去找花颜的时候能方便些。“哼,我知道,她怀的是皇子,比我金贵多了。等皇长子一出生,她不就翻身了。即便翻不了身,皇子也会被过继给妍妃或颖贵妃,她们母凭子贵,而我,就要去冷宫住了。”“是。”花锦乖巧地应声,步上了车辇。轩辕骁原和太后一样,心情甚好,被兰容华这一望,心不由沉重起来,毕竟曾经动过心,现下她这般落寞,自己也心有不忍,过两天去安慰一下吧。毕竟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花雨的秉性花锦自然知道一些,她素来清冷淡漠,别说见到自己,就是见到亲爹,她都可以视而不见地走开,今日为何看自己?难道是轩辕骐和她说了自己的事?不应该啊,这也不像他的作风。“哼,我知道,她怀的是皇子,比我金贵多了。等皇长子一出生,她不就翻身了。即便翻不了身,皇子也会被过继给妍妃或颖贵妃,她们母凭子贵,而我,就要去冷宫住了。”“做什么,我要死了吗,这种眼神看我。”兰容华宫婢出身,最讨厌怜悯和同情,狠狠瞪了宫娥一眼:“我不过去问候一下同命相连的皇后,你发什么愁。”“娘你知道他在车上跟我说了什么吗?”花锦噘着嘴,把轩辕骐和自己说的一番话向花夫人学了一遍。“嗯,由你定吧。”轩辕骐虽不想配合花锦,但碍于暗处潜藏的眼线,只得把戏做下去,好让她们以为自己并未痊愈,亦或是摔伤后性情转变、心智受损,反正慕紫翎已经知道自己没事,她们传的越邪门越好。毕竟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花雨的秉性花锦自然知道一些,她素来清冷淡漠,别说见到自己,就是见到亲爹,她都可以视而不见地走开,今日为何看自己?难道是轩辕骐和她说了自己的事?不应该啊,这也不像他的作风。“唉,你们自己也多学着点,稳固好各自的地位,娘才能时常进宫啊,否则娘现下只是个御史夫人,连诰命都没有,今天这赏春宴让我出席,已经算是殊荣了。”“怎么了?不是说小王爷和你同辇了么,还一路让你扶着回寝殿。”“小王爷,您气色还不太好,快回榻上歇着吧,太医过来诊脉。”周海吩咐道。“行了娘,你还是先关心我姐姐吧,我这儿可不像你想的那么乐观,我早上可按你说的法子做了,结果、哼!”花锦酸酸地哼了一声。“小王爷,您醒了,真是太好了。”周海见轩辕骐虽然还需花锦搀扶,但眼神已经不再朦胧,不由松了口气,看来皇宫新年来的霉运开始消散了。“这两个荷包你收好了。”花夫人低声叮嘱。几位太医上前请脉、看伤,又斟酌讨论了一会,还是觉得王爷千金贵体,应该谨慎起见,遂说了一番“论言”,叮嘱了许多事项,下去配药了。“容华,这可不是因为皇上对皇后余情未了,而是看在皇后怀着龙种的份上,才暂且不责罚的。”宫娥见兰容华气色不善,劝解道。“去凤栖宫。”兰容华吩咐侍从。“是什么啊?”花锦有些疑惑,怎么早上没说,却在临出宫前急着塞给自己。“做什么,我要死了吗,这种眼神看我。”兰容华宫婢出身,最讨厌怜悯和同情,狠狠瞪了宫娥一眼:“我不过去问候一下同命相连的皇后,你发什么愁。”“去凤栖宫。”兰容华吩咐侍从。“小王爷,您气色还不太好,快回榻上歇着吧,太医过来诊脉。”周海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