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芳心妒,妃入宫墙情妃得已:芳心妒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芳心妒

情妃得已:芳心妒

“花御史是傅丞相的心腹,要跟傅丞相抗衡,只能如此。她现下还要靠母后提携,不敢惹什么事。”太后叹了口气:“倒是你,将来去了封地,远隔千里,母后哪还能帮上忙,所以才想着现下就给你把这些事都安排好。”这件喜事在太后的计划之外,她自然知道是花家母女跟自己玩了猫腻,心下一阵厌恶;颖贵妃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气得秀目圆瞪,写信向傅丞相抱怨了一通,傅丞相护女心切,少不得又做一番筹划;妍妃觉得自己被利用了,怨愤难平,不过倒是学聪明了,怕花颜日后有什么闪失,或像慕紫翎那样被人下毒,推到自己身上,连忙请示太后和轩辕骁,给花颜安排宫院,但心里的怨气要消散当然没那么容易;其余嫔妃自不必说,羡慕、嫉恨、盼着出事……什么心绪都有。这些都在意料之中,但轩辕骁的反应,却是花颜没有料到的。“我原是来看热闹的,不过、当颖贵妃的棋子也没什么意思,听从安排而已,没有博弈的乐趣,而且她心思狠辣,难保不过河拆桥。”画容华说着,已在花颜身旁坐下,檀口贴在她耳畔:“姐姐是后起之秀,若能让皇宫就此一改风貌,大家都脱离颖贵妃这片乌云,岂不妙哉。”“喜好就不能变吗?”轩辕骐摆摆手,示意花锦别再喂了,他讨厌她效仿慕紫翎的样子。可这话在太后听来,却误以为他摔伤后性情大变。“怎样,颜姐姐觉得如何?”画容华神情已变,一副友好的模样。这话在花锦心里过了一过,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说要等到去封地,是因为搬离皇宫,跟慕紫翎就见面无缘了。可就算拖到明年,最后还不是要分别?到底是个未脱孩童心性的少年,想法就是单纯。“母后息怒,阿骐再不说了。”轩辕骐连忙道歉,伸手捂住自己的嘴。“活着到封地。”轩辕骐的声音低沉而轻微,似夜风吹拂影子般黯然虚无,但太后的心却蓦地一震。“你!”花颜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这阵子的行事,莫非她都看在眼里。西钥太子听妹妹这么一说,自己虽不敢做主,但也觉得心疼,后宫的争斗哪个宫廷都如出一辙,妹妹年纪又小,把她留在澜国,举目无亲的,若被其它嫔妃陷害,就算八百里急报,也得好些天才能赶到。于是当天便写了一封信,传回西钥,向父皇请示,禀告了大澜后宫的情形,又说妹妹已倾心于大澜国君的胞弟,就此联姻如何?“颜儿知道皇上的心情,也记挂着皇后,只是、太医都是按时间来请平安脉的,而且龙种事关重大,颜儿若是隐瞒,太后恐怕会责怪。”花颜咬着唇,为难又担忧的模样,我见犹怜。她乖乖应声后,将剩下的羹汤放在漆盘中端了出去:“太后?奴婢见过太后。”“那我们就算是达成一致了。”画容华伸出手,和花颜合了一合:“不瞒姐姐说,我家里安排了一个侍卫在宫里,这侍卫武功了得,若让他传信什么的,十分便利。姐姐要是有家信要送,只管开口。”“是么?那很好呀。”花颜心下一喜,想着赶紧给母亲去信,问接下来该怎么做。但到底被父母培养多年,不会轻易相信别人,遂只先写了一封平常的家信,看看情形。太后觑在眼里,并不夸赞,反而转换了话锋对轩辕骐道:“郑国公夫人今晨派人来问你的病情,下午会带乐亭县君她们进来看你,你可不得再耍小孩脾气了。”“你到底想说什么?”花颜狠狠瞪了画容华一眼。庄女官拿过琥珀盏奉给太后,轩辕骐因为躺着,并不想起身,只淡淡道:“先放那吧,我等会喝。”“花锦。”“是么?那很好呀。”花颜心下一喜,想着赶紧给母亲去信,问接下来该怎么做。但到底被父母培养多年,不会轻易相信别人,遂只先写了一封平常的家信,看看情形。05, 05;0;pc;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