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红尘嚣,妃入宫墙情妃得已:红尘嚣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红尘嚣

情妃得已:红尘嚣

“这、”下午,花锦正在寝殿,督促宫女打扫内殿,自己则挑拣花枝,插在白玉瓶中。她总是记不住轩辕骐的暗示,又学着素雅的陈设。“什么没兴致啊,他根本是用情太深好么,他喜欢、”花锦还算理智,赶紧住了口,噘嘴道:“我看他的样子,对落霞公主比那两个县君要好,今天又陪她出宫玩了。”“爹娘的心思和计谋都是上乘,就是地位不高,前程还得自己博。”花颜叹了口气,手不由抚上还十分平坦的小腹:“一定要是个皇子才好,千万不能被别的妃嫔得了头筹。”“公主,去书斋找恒王爷么?”只听她的贴身侍女问道。“喂,我问你话呢。”落霞公主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看花锦的脸色,也猜到了几分。花锦方才的欲言又止,给花颜的印象十分深刻,反正在宫院里待着,与其想烦心事,还不如聊些事不关己的话解闷。“好在老爷和夫人考虑周到,暗中给二小姐安排好一切。”“什么?”花锦十分惊讶。“见过落霞公主。”廊下的侍从行礼道。花锦方才的欲言又止,给花颜的印象十分深刻,反正在宫院里待着,与其想烦心事,还不如聊些事不关己的话解闷。“什么没兴致啊,他根本是用情太深好么,他喜欢、”花锦还算理智,赶紧住了口,噘嘴道:“我看他的样子,对落霞公主比那两个县君要好,今天又陪她出宫玩了。”“这……奴婢也是听一些宫娥内侍聊天,说小王爷跟皇后感情亲厚,除夕夜那次,皇后遇刺,不就是因为小王爷及时赶去,她才逃过一劫么。”“是。”众人自然依言告退。“二小姐,奴婢看三小姐的情形,陷得很深呢。”朵儿看着花锦远去的背影,皱眉说道:“把幽(情)香给她,是不是太冒险了。”“这样啊。”落霞公主若有所思:“那她们两个身体好吗?”“什么没兴致啊,他根本是用情太深好么,他喜欢、”花锦还算理智,赶紧住了口,噘嘴道:“我看他的样子,对落霞公主比那两个县君要好,今天又陪她出宫玩了。”“对啊,这可是皇孙。太后倒是盼着妍妃有身孕,可她没这福气呀。”花锦连忙收好,又对花颜道:“姐姐,吃食、汤药,还有寝殿里的所有陈设,你都查过的吧?千万别像慕紫翎那样中毒。”花锦以探看姐姐为由,去了花颜的新宫院——嫣云阁。花锦以探看姐姐为由,去了花颜的新宫院——嫣云阁。花锦想着,落霞公主既因为后宫妃嫔多,讨厌争宠,便放弃了做皇妃的机会,要知道以邻国公主的身份和亲,贵妃的位分肯定不在话下。仔细想想,太后和颖贵妃肯定也不愿意后宫多个公主妃子,介时后位之争不是更激烈?看来大家都很玉成落霞公主和轩辕骐的婚事。太后真是太过分了,难道当初将自己安排给轩辕骐,就是只留个庶妃的位置么?好在落霞公主很抵触争宠这事,如果自己暗示她轩辕骐身边也是美女如云呢,她会不会知难而退?花颜说完,心里不觉有些发愁,小王爷若是真的拒绝迎娶落霞公主,那落霞公主岂不是要嫁给轩辕骁为妃?如今慕紫翎是等着被废的,颖贵妃和妍妃的较量还没消停,自己头上又要多一块阴云吗?花锦方才的欲言又止,给花颜的印象十分深刻,反正在宫院里待着,与其想烦心事,还不如聊些事不关己的话解闷。05, 05;0;pc;2;“见过落霞公主。”廊下的侍从行礼道。“就是,她们两个有没有生病?”花颜说完,心里不觉有些发愁,小王爷若是真的拒绝迎娶落霞公主,那落霞公主岂不是要嫁给轩辕骁为妃?如今慕紫翎是等着被废的,颖贵妃和妍妃的较量还没消停,自己头上又要多一块阴云吗?“这你就别问了,当务之急是这个落霞公主,我要怎么应对啊?”“见过落霞公主。”廊下的侍从行礼道。“是。”众人自然依言告退。“都什么时候了,我能不急么?”花锦咬着唇,突然心生一计:“对了,进宫前娘不是给了你什么幽(情)香球么,说戴着可以唤起男子的兴致,你定在皇上那用过吧,快给我一枚。”“喂,我问你话呢。”落霞公主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看花锦的脸色,也猜到了几分。这是要去太后那里讨巧卖乖,等着赐婚么,花锦只觉一股酸气直往上冒,噎得鼻子和眼睛都跟着发酸,不由掉下几滴泪来,柔荑握紧了衣袖中的香囊。“二小姐,奴婢看三小姐的情形,陷得很深呢。”朵儿看着花锦远去的背影,皱眉说道:“把幽(情)香给她,是不是太冒险了。”“没有啊。”花锦被问得一头雾水,难道不是该问那两人的相貌和秉性什么的吗?“那个落霞公主和小王爷相处的怎样?我记得小王爷对郑国公的两个县君挺平淡地,宫中之前还传出他对女子没什么兴致。还是这阵子你让他转变了一些。”花颜思量道。“骐哥哥陪我出宫玩,都是忙着走街串巷,问一个神医的下落。”落霞公主有些郁闷:“究竟是谁生病啊?”“是。”众人自然依言告退。“爹娘的心思和计谋都是上乘,就是地位不高,前程还得自己博。”花颜叹了口气,手不由抚上还十分平坦的小腹:“一定要是个皇子才好,千万不能被别的妃嫔得了头筹。”花颜渐渐收了泪,从腰带上解下一个锦缎荷包给花锦:“最里面那个就是,我怕被太后和妍妃查出来,套了两层香袋。小王爷若是兴致不高,你就把香袋解开,直接用最里边的香球,他绝对躲不掉。”“你凶什么呀,已经得逞就不管我啦!”花锦负气道:“我知道了,是怕落霞公主进宫为妃,跟你争宠吧。”“姐姐?”花锦推了推花颜的胳膊。“爹娘的心思和计谋都是上乘,就是地位不高,前程还得自己博。”花颜叹了口气,手不由抚上还十分平坦的小腹:“一定要是个皇子才好,千万不能被别的妃嫔得了头筹。”主婢二人聊得开心,却不知嫣云阁四处已经伏下了偷觑的眼,大有瓮中捉鳖之势。睡梦中,一缕馥郁的幽香袭来,有种沁人心扉的迷醉,轩辕骐侧过身,于幻梦中,惊见一抹浅紫色的身影,他心心念念的女子,不由伸手抓住那缕虚幻——“小王爷对谁用情太深?”花颜挑重点问。花锦见花颜哭得伤心,又得知她的处境并不像宫里传言的那么好,不禁有些自责,坐到她身旁劝慰起来:“姐姐,快别哭了,当心动了胎气。现下慕紫翎的孩子是没希望了,你若能诞下皇长子,以后还不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现下这点委屈算什么?颖贵妃的心计皇上和太后肯定都知道,只是碍于傅丞相,才勉强容忍,我看她得意不了多久的……那个落霞公主,就是嫌后宫嫔妃多,才不愿跟皇上和亲的,所以她断不会进宫为妃。你知道西钥人个性豪爽,她前天居然直接就跟王爷说,自己喜欢他!我能不急吗。方才那些气话,你这个做姐姐的也往心里去吗?”“见过公主。”花锦俯身行礼。“小姐放心,您是有福之人,您看她们处心积虑地给皇后下毒,受益的却是您。”花锦方才的欲言又止,给花颜的印象十分深刻,反正在宫院里待着,与其想烦心事,还不如聊些事不关己的话解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