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影仓惶,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影仓惶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影仓惶

情妃得已:影仓惶

“阮神医,我之前送你的那块古玉,你还满意吗?”轩辕骐盯着阮轻尘的眼睛,问道。内寝传来轩辕骁的偶偶私语,是在道歉吗,还是道别?“你们身为太医,难道连个医治的法子都想不出来吗?”太后眉毛紧拧,这氛围她也看出来了,分明就是在等慕紫翎咽气……太后虽然因为慕紫翎挡了自己侄女的皇后之路,素日对她并不和善,但慕紫翎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之前因中毒的事,让她迁到偏院,想着日后被废,也能留她一命,谁知那帮人早早就做好了斩草除根的打算。想想她不过才十八岁,温婉娴媛的秉性,可以说是后宫嫔妃中品行最好的一个,却还是因为众人嫉妒的凤位,在这锦绣华年被人处心积虑地送上黄泉了,更伤惨的是,母子俱亡的残忍结局,什么都没有留下——“哎呀,这可太好了!皇上、小王爷,阮神医来了!”周海才出院门,便看到一袭青衣的阮轻尘,提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些许,也顾不上礼节,直接高声禀告。“她跟翎姐姐挺要好的,让她过来,也算是尽点心吧。”轩辕骐黯然道,却突然抬头看向颖贵妃。“你既没有收下我送的古玉,那身上为何会有古玉的气味!”轩辕骐说着,伸手去扯阮轻尘的衣袖,嘶啦一声,衫袖被扯破,手臂露了出来,上面有被瓷片扎过的伤痕:“你是除夕那夜的刺客!”“皇后情形如何?”太后迈进房门,见轩辕骐沉郁地靠着墙,脸上还挂着泪痕,不由暗叹了口气。“你既没有收下我送的古玉,那身上为何会有古玉的气味!”轩辕骐说着,伸手去扯阮轻尘的衣袖,嘶啦一声,衫袖被扯破,手臂露了出来,上面有被瓷片扎过的伤痕:“你是除夕那夜的刺客!”“皇后体内的毒(性)潜得太深,我姑且试试吧,看她的缘分了。”阮轻尘向轩辕骁点了个头:“你们都先出去,留两个靠得住的宫女帮忙。”花颜越想越气,抬头看其它嫔妃,也没一个好脸色的,就连太后都是眉头紧皱,显然对花雨很是不满。花颜心里才稍微舒服了一点,花雨既已成为众矢之的,轩辕骁就算再喜欢她也是徒劳了。轩辕骁也被那黑色的血迹惊得说不出话,哪还顾得上听女医辩解,慌忙走到榻边:“翎儿?”“阮神医,孤拜托你了,一定要救皇后。”轩辕骁的语气几乎含着央求:“孩子保不住就算了,只要皇后平安便好。”“皇后情形如何?”太后迈进房门,见轩辕骐沉郁地靠着墙,脸上还挂着泪痕,不由暗叹了口气。轩辕骁赶紧倒了一杯水,递给花雨。花颜看得真切,气得(胸)口一阵闷痛。这该死的丫头,究竟卖的什么药,眼看这慕紫翎离死就差半步了,她还想着救,以为自己是救难观世音啊,根本就是哗众取宠,引人注意,想借此让轩辕骁对自己心生感激,刮目相看。若是慕紫翎母子得救,嫡皇子出世,自己腹中的孩子置于何处?“该死!”轩辕骁简直痛心疾首,慕紫翎都这样了,他们居然还不收手。内寝传来轩辕骁的偶偶私语,是在道歉吗,还是道别?“翎姐姐、翎姐姐……”轩辕骐的声音也直发颤,似抓住救命稻草般抓着慕紫翎冰凉的柔荑。两个女医对望了一眼,知道已经不消她们动手了,静候哀音便好。先祖皇上当初怎就点了这个鸳鸯谱呢?太后疲倦地坐在椅子上,也没心思叫轩辕骁出来了,让他陪她最后一程吧。只是、太后看着眼神灰暗的轩辕骐,一颗心直往下沉。“皇上,太后、颖贵妃和其它嫔妃正赶过来呢。”周海在外边着急地禀告。“当然不是来治病的,但是……他有治好的本事。现下阮轻尘行踪全无,只能靠他了。”花雨一面说,一面走进内寝,从衣襟拿出一个瓷瓶,倒出几颗药丸,放入慕紫翎口中:“快倒杯水来。”花颜越想越气,抬头看其它嫔妃,也没一个好脸色的,就连太后都是眉头紧皱,显然对花雨很是不满。花颜心里才稍微舒服了一点,花雨既已成为众矢之的,轩辕骁就算再喜欢她也是徒劳了。轩辕骐说完,便开始运送内力,他虽自小习武,又有武学天赋,但终归是个十三岁的少年,这样的运功,没一会便出了满头的虚汗。“花雨,那个人是阮轻尘的弟弟阮轻云吧,他是过来给皇后治病的?”轩辕骁问道。阮轻尘也不拘礼,提着药箱走了进来,只向太后拱了拱手,口里说着:“见过太后”,人已经朝内寝走去。“皇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顾忌这些!昨晚我让小丁子给你传信,你为何不赶过来!也没派人找信得过的太医和女医,就这样让翎姐姐疼了一夜、”轩辕骐简直心痛如绞,自己昨夜又在做什么?真是该死……“什么,你让人传信了,我怎么不知道?”“该死!”轩辕骁简直痛心疾首,慕紫翎都这样了,他们居然还不收手。“太后驾到——”“快把他抓住!周公公,你快去传令,让侍卫(队)封住皇宫,绝对不能让那个人跑了!”花雨的声音传来,众人吃了一惊,却见她继续正颜厉色地吩咐着,俨然一副皇帝心腹权臣的模样:“抓住之后别伤了他,直接捆过来,让他给皇后治病。他武功很高,一般的绳子没用,最好还是戴上手镣脚镣,快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