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前尘湮,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前尘湮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前尘湮

情妃得已:前尘湮

    “这话、是什么意思?”轩辕骁尽量不动声色,他自认自己的表面功夫应该还可以,否则怎么说君心难测呢。从嫣云阁回来之后,他觉得自己对待花雨的情形并未改变,她是怎么觉察出不对的?
  
      花雨唇畔牵起一丝疏离的淡笑,丝丝缕缕的寒意:“你既不想说,就算了,不过……”
  
      花雨说着,却停住了,似乎在思量“威胁”的话够不够厉害。
  
      “你是不是担心花颜污蔑你?”
  
      “哼,这是她们惯用的伎俩,我早就习惯了。”花雨嗤之以鼻:“我是担心她把你给打动了,阴谋诡计什么的,识破了也就算了,真心若被沦陷,救起来可不容易。而我,没有那么多耐心,因为……我事先提醒过你,会觉得你是自找的。”
  
      “你之前不是说,不会不管我。”轩辕骁起身走到花雨面前,伸手拂弄她额发上,濛濛的雨珠。
  
      “管是会管,不过心绪不佳而已。”花雨不想再谈,欲转身走回自己的角落。
  
      “花雨,那天听庄女官说起你的事,你那样不喜欢花家,当初为何不随你外祖父离开呢?”轩辕骁不提花颜说的那些丑事,先旁敲侧击地问道。
  
      “你想听实话?”
  
      “当然。”
  
      “我想看他们的报应。”花雨的声音很轻,眸光也如同往常那般沉静淡漠,并不似坠入深渊时的惊惶无措。这表明她正清醒地说着自己的真实想法,对轩辕骁坦诚相待。
  
      “你就不怕、我对你有误解或成见?”轩辕骁问道。
  
      “不怕。”花雨微微抬起下颚,一双星眸对着轩辕骁的眼睛,望了几弹指后,清冷一笑:“我已经看到了。”
  
      “你觉得花颜会对我说些什么?”轩辕骁不喜欢这样清冷的凝视,真想呵气化去她眼中的薄霜。
  
      “看来花颜俘(获)得挺成功的。”花雨执起轩辕骁的手,看着之前掌心划出的那道伤痕:“你都开始套我的话了。”
  
      “花雨、”
  
      “你这样,我真的挺担心的。”花雨黛眉紧皱,轩辕骁以为她必会说一番心语,谁知她却沉吟着开口:“小王爷不会像你这样,对花锦开始有好感吧?那皇后怎么办,她神思混乱,处境比我还要糟糕。”
  
      “阿骐素来倾心于翎儿,不会有事的。”轩辕骁看花雨的神色,眼中的薄霜褪去些许,被浓重的忧愁取代,却不是因为自己。
  
      “你不知道、邪(药)有多可怕……”花雨下意识地互抱着双臂,明珠生晕般的脸颊在烛火幽柔的光晕中,仿佛蒙上一层暗影:“它能让一个人,坠入自己都无法想像的深渊,甚至地狱。”
  
      花雨颓丧地蹲在地上,搂紧自己纤细的身体,良久,恍然抬起头,一双眼眸宛若被湖水冰封的星辰:“如果真是那样,你会原谅么?”
  
      “原谅什么?”轩辕骁蹲下身,握住花雨冰凉的柔荑。
  
      “若是你深爱的人,被邪(药)折磨,做了她自己都无法原谅的事,你会宽恕她么?”花雨看着轩辕骁,小心翼翼地问。
  
      “她是被邪(药)所害,又不是心性变坏,当然可以原谅。不过我会看好她,不让她再做错事。”轩辕骁温言安慰花雨。
  
      “谢皇上,那就劳烦皇上,给慕紫翎写一道免罪的圣旨吧,放在我这里,以备不时之需。”花雨说完,起身走到按前,那了毛笔,又从袖口抽出一条手绢,示意轩辕骁提笔。
  
      “弄了半天,你是在帮慕紫翎犯愁,你自己的事呢?”轩辕骁虽然有些不悦,但还是依着花雨,执笔写了起来:“要给你写一张吗?”
  
      “不用。我只是想看他们的报应,并不会插手。”花雨低头看自己的双手,那神情,仿佛在看自己的手上有没有沾着血迹。
  
      “那如果他们迟迟都没遭报应呢?你会动手吗?”
  
      “不会的,因为我知道、有人在报仇……”花雨抬手遮挡自己的眼睛,从指缝间看着轩辕骁,第一次,露出稚嫩的模样。
  
      轩辕骁只觉心绪翻涌如海,他实在琢磨不透花雨的心思,这样的转变,他甚至要认为她也曾用过邪(药)了。
  
      “花雨、”轩辕骁放下笔,轻轻拥住她的削肩,低声问道:“是不是、你的母亲曾经被下过邪(药),所以才出了那样糟糕的事……你是想看阮轻云和花鸿文的报应吗?”
  
      “你说什么!”花雨闻言,猛然推开轩辕骁,轩辕骁毫无防备,直接被他推倒在地:“这就是你听来的污言秽语!我告诉你,我想看的还远不止这些,花鸿文、韩氏、还有她们那两个可恶的女儿,全都要遭报应才好……还有你,你若是站到她们那边,我也要看到你伤心难过才解气,不行、我一定是疯了……”
  
      花雨摇着头,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似想开门逃离,行至门边,又惘然回神,转身走回轩辕骁身边,捡起地上的手绢,细心地卷好,又从袖口拿出一个小皮囊,装了进去。
  
      “若你想看的都实现了,你会怎样?”轩辕骁叹了口气。
  
      “……陪着你吧,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花雨推开檀木门,悄然走了出去,夜风潇潇,顷刻吹散了她单薄的背影。
  
      *
  
      “哀家听闻,皇上近日开始宠(幸)花颜了?”这天晚膳,太后问庄女官。
  
      由于妍妃这段时日要配合阮轻云施针用药,每天到宁和宫请安之后,便早早回绮妍宫了,因此近日多是太后和轩辕骐一同用膳。后宫诸事之事,她素来不瞒着轩辕骐,何况现下慕紫翎已不再是皇后,就更不用隐瞒了。
  
      “是,皇上这阵子去嫣云阁挺勤的,跟颖香宫差不多。”庄女官答道。
  
      “颖贵妃没说什么吗?按从前的情形,早该起微词了。”太后有些纳罕。
  
      “太后说的是,这次颖贵妃的反应确实有些奇怪,不仅没让宫娥内侍传出什么谣言,面上待嫣容华还十分客气,前日还将南(疆)进贡的珍贵药材和补品,拨了一份,特意送给嫣容华。”
  
      太后皱起眉头:“她这次是想玩什么计谋?怎么有点猜不透,按她的本事,自然会打探到绮妍宫的事,居然也没付诸行动。”
  
      “太后,颖贵妃会不会是见妍妃请神医调理身子,准备自己诞下子嗣,所以、现下向嫣容华示好,准备过继她的孩子?”庄女官思量道。
  
      “过继皇子可不是件容易事,而且她的戒备心更重,会放心养其它嫔姬所生之子?哀家看不见得。”太后摇了摇头:“继续让人盯着,她一有什么举措,及时来报。”
  
      “太后放心,暗卫一直盯着呢,嫣云阁那里也是。”
  
      “花颜近日得宠,心情如何?”太后执着金匙,闲闲地拨弄玉碗中的羹汤。
  
      “表面还算谦和,但神情已有些恃宠而骄。”庄女官脸上闪过一丝轻蔑:“当然,比起兰贵嫔来,嫣容华的心机和城府还算不错。”
  
      “对了,阿骐,你和花锦相处的如何?”太后侧头问轩辕骐:“现下都说你预备纳她为侧妃了?”
  
      “啊?母后,这话是谁说的?”轩辕骐有些不乐意:“我可没说过这话,只是让她养病而已。”
  
      “名分早晚还是要给一个,否则她将来诞下孩子,没有封号。”太后摇摇头:“虽然母后也不喜欢她,但她怀的毕竟是你的第一个孩子,女孩还罢了,男孩没有封号说不过去,何况还是亲王的长子,会惹朝臣非议的。”
  
      “有什么好非议的,我的家事不用他们管。”轩辕骐撇撇嘴:“花锦自己说的,想留着孩子作伴,又没说要封号。她若是想要封号,就让她把孩子过继给翎姐姐,两条路由她选。”
  
      轩辕骐话音刚落,太后和庄女官都是一怔,窗外瞄着的身影也僵了一僵。
  
      “阿骐,你莫不是、还想着让她做嫡妃?”太后发愁道。
  
      “母后,这还用说么,深爱的女子不能做自己的正妻,是多么痛苦的事,难道还要看着她受其它女子的欺辱吗?”轩辕骐认真而请求地看着太后:“明年我就去封地了,介时给皇兄上表,说臣弟在去封地的路上遇险,所幸有一民女相救,该女子娴雅淑德、才貌双修,实乃天作之合,臣弟欲迎娶她为王妃,望皇兄成全。”
  
      轩辕骐利落地背出了上表的内容,显然早已深思熟虑,太后转头望向一旁的漆金雕花木架,上面摆放着先皇当年所赐的夜明珠凤冠,看似殊荣,但另一颗更大的夜明珠,此时在冷宫一位太妃的手中。先皇在将凤冠送给自己之前,已经亲手在那颗夜明珠上刻了宠妃的名讳。她一直在想,男子真正喜爱一个女子,会怎样相待?
  
      “母后?”
  
      “没事,母后有些乏了,你去吧。”
  
      轩辕骐回到寝房,看了一会书后,便进入暗室,照料昏睡的慕紫翎,他这里一室安然,花锦的厢房却乱了方寸。
  
      之前在窗外偷听的身影,是花锦暗中买通的宫女,让她窥探太后和庄女官的举动。花锦这次下了血本,那宫女收了一堆金银珠玉,简直喜笑颜开,自然十分卖力打听消息,好继续向花锦邀功。因此轩辕骐走后,她也悄悄掩进东院角门,到厢房跟花锦禀告自己听到的一切。
  
      “什么,他竟然这般待我。”花锦咬着唇,鼻尖一阵发酸,忍不住掉下几颗眼泪。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妃入宫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