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半回眸,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半回眸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半回眸

情妃得已:半回眸

    “她来做什么?”花颜警惕地问道:“她神情怎样,是皇上遣她来的吗?”
  
      “还是从前那样,一张淡漠脸,看不出什么。”朵儿和俩姐妹一样,轻蔑嫌弃中又带着点惧怕:“她没说,只说要见你们,但看样子应该不是皇上遣来的。”
  
      “什么,她还知道我在这里?”花锦皱起眉毛。
  
      朵儿点点头,小声道:“看来这位大小姐不简单,是不是一直暗中盯着我们的动静。”
  
      “哼,看来还真是小瞧她了。”花颜冷篾地哼了一声,心里却有些悬悬的,花雨不会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吧,可话都说了快一个月了啊,怎么这会才想起来?
  
      “二小姐、三小姐,见吗?”朵儿忐忑地问,她在花颜、花锦和花夫人面前,对花雨很是鄙夷,但真正和她打照面时,又莫名有些惧怕,不知是怕她那张淡漠冷然的脸,还是清冷绝尘的气息:“看大小姐那情形,想来是非要见、”
  
      “她是你哪门子大小姐!”花颜斥道。
  
      “是啊,你这丫头,改口道很快。”花锦撇撇嘴:“有姐姐照着,你还忌惮她一个小小的御女吗?”
  
      “当然不是,奴婢是怕惹不必要的麻烦。”朵儿怯声解释道,自家小姐的脾气,她再清楚不过。
  
      “让她进来,谁怕谁呀。”花锦抬了抬下颔,示意朵儿出去引花锦进来。
  
      “叶儿,摆些糕点果品待客,免得埋怨我招待不周。”花颜吩咐候在隔门外的宫娥,和花锦一同走出寝房,端坐在正厅。
  
      花颜坐在主位,按品级,花雨应该坐次位,但花锦可不管这些,直接在次位上坐了,磕着瓜子,一脸瞧好戏的神情,等着花雨进来。
  
      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花雨比她们预料的还要胆大,进来之后连礼也不行,挑了一个她常坐的位置坐了。(在花府的时候,虽然她常年住偏院,但偶尔要阖家见面的时候,她都是挑东南角一个靠窗的位置坐着,大多时候看着窗外,有时则冷冷地瞥她们几眼,包括父亲花鸿文。她们母女很想花鸿文训斥她一番,可花鸿文却一直假装没看见。)
  
      “呵,花御女真是仗着自己在皇上身边伏侍,这般傲慢无礼,可知后宫的规矩?对嫔姬不敬,可鞭笞三十下。”花锦见花雨这副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她们姐妹进宫后学着卑躬屈膝、忍气吞声,她倒好,居然不改旧时风骨,这不是存心要取笑她们吗。
  
      “既然如此,花女侍自己怎么不先受罚。”花雨淡淡地瞟了花锦一眼,侧头看窗外的景致。
  
      “你什么意思!我、”花锦这才想到自己也没向花雨行礼。
  
      “哎呀,都是自家姐妹,我们这么拘礼做什么。”花颜微笑道。
  
      花锦诧异地看向花颜,却见她向自己使眼色,原来候在门外的宫娥摇着手腕上的响铃镯,给花颜传暗号,应是轩辕骁悄悄走了进来,示意她们别做声。
  
      “嗯,姐姐说的是,妹妹有些任性了。谁让花雨每次见面都冷冷的,一点都不把我们当姐妹,我心里难受嘛,想激着她多说点话,可她还是这般爱理不理的。”花锦也是个伶俐的,即刻改了语气,怨怨地撒着娇。
  
      花颜心中暗喜,轩辕骁这么做,定是开始疑心花雨,否则怎会跟来听她说些什么。而花雨还颦着黛眉,疑惑地看着她们:“你们这又是什么招数?”
  
      “雨姐姐,自从有喜后,我想了许多,觉得我们不该把上人的恩怨延续下去……我们是姐妹,应该好好相处、”
  
      “别说了。”花雨打断花颜的话,起身走到门边,侧头看了看:“我还以为皇上来了呢。”
  
      什么,该死的丫头,是手磕到了吗,乱摇铃铛,让自己白白做戏。花颜正在心里恨骂,轻微的铃铛声又响了,难不成轩辕骁躲在暗处?看来他这回是下了决心,要探出花雨的过往啊。
  
      “雨姐姐,我是说真的,我们、”
  
      “别这样叫我,不习惯。”花雨丝毫没被煽情的气氛影响,语气依旧清冷如水。
  
      “那你来见我们做什么?”花锦不悦道。
  
      “那个药还有多吧,给我几颗。”花雨开门见山。
  
      “什么、什么药啊,你别胡说!”花颜慌忙否认,紧张地连语气都忘了改。
  
      “装什么糊涂,就是韩氏给你们的药。”花雨蹙着眉,显然不想多言。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母亲给了我们什么药?无非就是调气血的人参丸、安神丹,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要召太医过来给你诊脉么?”花颜恢复了思绪,声音于疑惑中又带着负气,连自己都觉得伪装得非常好。
  
      “花雨,你是不是被哪个嫔妃收买了,所以到我们这边套话,想来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到皇上那边说姐姐的坏话!”花锦的脾气和胆子本就比花颜大,见花颜如此着急,而且这还是难得的机会,此时若是能将花雨一军,就能帮花颜固宠,让皇上从此愈加信任宠爱她,于是干脆豁了出去,反正自己是轩辕骐的人,皇上也不可能闲到去跟轩辕骐说自己的坏话,而且只要自己佯装的好,便是护姐心切的单纯妹妹,充其量就是脾气直爽些,皇上也没什么好说的。
  
      花锦主意既定,遂继续向花雨发难:“花雨,我知道爹爹后来宠爱母亲和我们,让你气怨难平,可我们毕竟是亲姐妹,你怎么能因为家里的小恩怨,就帮着别人诬蔑我们呢!姐姐近日身子不好,为了养胎,一直静卧在床,喝了多少苦药,现下好不容易才略好了一些,你又来影响她的心绪,你可不能这样、”
  
      “你们是真的身体不适,还是假的?”花雨的目光在两人身上绕了一圈。
  
      “花雨,你说的这是人话吗!”花锦恼怒地呵斥,花颜则轻声啜泣起来。
  
      “姐姐,你不能这样冤枉我……你如今在皇上身边,说话要慎重些,这般造妹妹的谣言,妹妹如何担的起……若是为了小时候的玩闹,我没有叫你一声‘姐姐’,我向你道歉,求你别跟皇上诬蔑我,我是真心待皇上的,倘若惹皇上厌恶,我怎么活……”
  
      “别哭了,我问的是真的。”花雨实在受不了眼泪攻势,只觉心烦难受:“我看你们两人的气色都不太好,觉得有点麻烦,怕韩氏给你们的药有问题。”
  
      “你说什么!”花颜和花锦吓了一跳,即刻对望一眼,眼神交汇之后觉得花雨应该是故意吓唬她们,想套她们的话,本来嘛,自己的母亲还会害自己不成。
  
      “花雨,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若还是执意要往我们身上加罪,我也没办法,好在皇上是明君,会明辨是非,定不会只偏听你的一面之词,误解我们的。”花颜拭着眼泪,带着对轩辕骁的崇敬与爱意,将谈话收尾。
  
      “我话已至此,你们一意孤行,我也没有办法。”花雨摇摇头:“最好是没事,若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再来找我,我也是帮不上忙的。韩氏给你们铺的路,也是你们一家的缘分,我就不干预了。”
  
      花雨说完,便转身走了,留下花颜和花锦面面相觑。
  
      “姐姐、”
  
      花颜暗暗摇手,怕轩辕骁还在外面:“花雨还是这样,怕是不愿跟我们好好相处了,心里堵得难受。”
  
      “姐姐,你身上不好,别影响了心情。”
  
      俩人聊了一会,见外面还是没有动静,花颜便使了个眼色,让朵儿去把负责望风的宫娥叫了进来。
  
      “你摇铃,是皇上来过没错吧?”花颜立刻问道,如果不是,真要狠狠打这宫娥一顿,以为戏是这么好做的。
  
      “是的,容华。花御女才迈进走廊,皇上就远远过来了。”
  
      “那花雨在门边怎么没看到?”
  
      “皇上示意我们别做声,他走到隔门旁边的小间去了,花御女在门边自然看不见。”
  
      “呵,这下好了,狐狸尾巴一露,看她今后还能如何?”花颜笑得开心,和花锦拍手庆贺。
  
      “姐姐,方才的话皇上都听到了,知道你对他的心意,以后肯定专宠你!”
  
      花颜唇畔笑容愈浓,还是朵儿想到了什么,问那个宫娥:“皇上什么时候走的?”
  
      “花御女才走下石阶,皇上就出来了。”
  
      “两人一起吗?”朵儿急忙问道。
  
      “哦、没有没有,不是一起的,虽然去的方向一样,但肯定不是一起。”宫娥摇头道。
  
      “你怎样能确定?”花颜被朵儿问的有些担心,紧张地追问。
  
      “奴婢一直看着的,那个花御女走到远处,好像怕有人跟踪,回头看了一眼,皇上急忙闪到树后,动作非常快,用了轻功呢,那神情深怕被花御女发现。”
  
      “姐姐,你就是太谨慎了,现下放心了吧。”花锦笑道,伸手摸了摸花颜隆起的小腹:“好好放宽心,养个小皇子,以后可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哦,锦儿还盼着你拉我一把呢,王爷的秉性比皇上固执多了,真是头疼。”
  
      “怎么,王爷对你的情形,不是好转了许多吗?”花颜问道。
  
      “虽是好了许多,可还是不冷不热的。”花锦撅着嘴,开始和花颜商讨如何博得男子的(欢)心。
  
      姐妹俩聊着天,已经把花雨方才说的话抛到了脑后,以为接下来只会前程似锦,阳光明媚。只有朵儿还在暗中思量,不敢放下心来。
  
      倘若真像花颜和花锦想的那样,花雨已经在轩辕骁面前露出了狐狸尾巴,那轩辕骁应该对她心生愤怒或厌恶,为何、还怕她发现自己跟在身后?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妃入宫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