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前尘念,妃入宫墙情妃得已:前尘念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前尘念

情妃得已:前尘念

    周海一时语塞,走到花雨身边,小声道:“嫣容华之前不是和你有些不愉快么,她现下情形不好,腹中龙种万一有什么差池,你过去岂不是徒增误会,而且花夫人这会也在嫣云阁,我看你还是别去蹚这趟浑水为好。”
  
      “谢谢周内官提醒,倒不是我要去蹚浑水,而是……我怕嫣容华真的有什么不妥,正好我这里还有阮大夫之前留下的一些丸药,给她送过去,看能不能用的上。”花雨的语气依旧淡淡的,周海听着却觉吃惊,这姑娘的胆子和心眼未免也太大了吧,这时候大家都避之不及,她倒好,居然还往刀口上送,花夫人母女哪个是省油的灯,若真出了祸事,绝对要拖人下水。上次慕皇后的事,已经让太后对她“记录在案”了,现下要是再出事,只怕连皇上也救不了她,更何况皇上如今还在气头上。
  
      “花御女,这节骨眼上,你、”
  
      “周内官的好意我很明白,只是有些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不知识务,而是……于心不忍。”花雨淡笑了一下,对周海点了个头,转身走了。
  
      “唉。”周海看着花雨的背影,摇头叹了口气,却瞥见走廊尽头一道暗影闪过。周海武功颇高,可以和一等暗卫较量,因此只一眼便知那人定是高手无疑,只得装作没看见,若无其事地朝北院走去。
  
      花雨到嫣云阁的时候,却迎面碰上花锦和庄女官。
  
      “呵,花御女这是来看热闹呢!”花锦一见花雨便有气,而且知道太后并不喜欢花雨,自己刻薄两句也无妨。
  
      花雨并不理会,径直往里走去。
  
      “你给我站住。”花锦一把拽住花雨,却向庄女官道:“不是我刻意无礼,她上次来一趟就把姐姐给气病了,这次又想来干嘛?”
  
      庄女官觉得事不关己,而且站在太后和妍妃的立场上,花氏姐妹越闹越大才好,以后便可推说她们花家家教不好,从而彻底断了她们的受宠之路。因此先不插嘴,站在一旁看热闹。
  
      “松手。”花雨蹙眉看着花锦,觉得她身侧有目光在偷觑自己,是一个中年女医,虽是低眉顺眼的模样,但暗藏着精明之色,是韩氏给花锦挑的心腹吧。
  
      “你别进去给我姐姐添堵,她现下身子不好,受不得刺激的,拜托你了、”花锦的语气从刻薄凌厉变得委屈担忧,花雨微微侧目,果见宫门处一抹明黄。
  
      “既是这般担心,还不赶紧进去。”花雨并不转变神情,声音依旧清冷淡漠,将衣袖从花锦手中抽回。
  
      “皇上驾到——”
  
      “哦?”花锦做出微愕的模样,略显慌乱地和众人一起俯身行礼,花雨却站着没动。
  
      周海大概没寻到轩辕骁,此时跟着轩辕骁的是另外几个侍从,其中一位平素一直受着颖贵妃的好处,自然不会错过机会,即刻尖着嗓子道:“花御女,见到皇上为何不行礼?”
  
      “有点不舒服。”花雨看着轩辕骁,脸庞仿佛蒙了一层阴郁的暗影,抬起手遮挡已经迟暮的阳光,只觉刺眼异常。
  
      轩辕骁的心跟着一沉,她看出来了,看出自己已经知晓她那些埋藏进深渊的过往……曾被推入深渊噩梦的孩童,长大后都是脆弱敏感的吧,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藏在角落里。然而,自己却揭开了她沉静淡然的面纱,让她无处遁形。
  
      “没了匕首,会害怕吗?”
  
      “嗯。”那宛若绽放在月色和水汽中的绝尘莲花,仿佛呵气而化。
  
      “花雨、”轩辕骁正欲上前,内寝却传来阵阵呻吟。
  
      “啊……好疼、好疼啊……女医,我的孩子会不会有事!求你们一定要帮我保住这个孩子……皇上,都怪颜儿没用,颜儿对不起您……”花颜啜泣着呼痛,柔弱无助的声音,让人揪心。
  
      “嫣容华情形如何?上午不是还好么,怎么忽然病得这么厉害?”轩辕骁皱眉问道。
  
      “皇上恕罪,嫣容华上午不是昏睡了么,直到下午才醒,呻吟着说肚腹疼痛难忍。奴婢们急忙传了太医和女医,太医诊脉后说是连日心思郁结,以至胎息不稳,又误用了活血之药、”
  
      “什么?误用了什么!”轩辕骁吃了一惊,又是中毒不成?鉴于慕紫翎之前被下毒,花颜有喜之后,母后便特意安排了两个女官,负责查验花颜的膳食,怎么还会出差错。
  
      “皇上恕罪,太医在嫣容华的茶盏内查出了红花,朵儿侍女已经承认是她下的毒了。”
  
      “什么!”花锦听了简直怒不可遏:“你们查清楚了吗?真是朵儿做的!她怎么能这样,姐姐和我可从来没亏待过她啊!”
  
      “那我姐姐这会儿怎么样了?不行,我要亲自去问朵儿,她为何要这么做。”若不是顾及轩辕骁在这里,花锦就要开骂了,但实在难掩心头怒火,快步往内寝走去。
  
      “姐姐……娘,姐姐怎样了?”
  
      “哎呀,锦儿,你先别进来,在外边坐着吧,你也怀着身孕呢,别受了惊吓。”花夫人的声音悲悲切切,又透着母亲的慈爱与忧心,使人听之动容:“乖乖在这坐着,娘去陪你姐姐、”
  
      花夫人见轩辕骁走了进来,用手绢拭了泪:“见过皇上,让皇上担心了。”
  
      “你先进去吧。”轩辕骁不想多话,抬手示意花夫人回内寝,目光落在跪在角落里的朵儿身上。
  
      花锦看见朵儿,气得眼内燃火:“你这丫头,真的是你下的毒吗?姐姐平日对你还不够好,你竟这般恩将仇报!”
  
      朵儿抬起头,她突然觉得一股不可抑制的恐惧,除了轩辕骁和花锦,暗处还有好几双眼睛盯着自己。自己如果真的像花夫人交代的那样说,母亲和兄长就能逃过厄运吗?那帮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要挟自己,本事自然比花夫人要厉害数倍,即便只是花夫人,都不可能轻易放过自己。要是这次苦肉计玩得太狠,花颜腹中龙种不保,或者事情没按她们预想的发展,皇上还是对她们心存芥蒂,以花夫人那(阴)毒的个性,岂有不报复之理,介时自己已经死了,还真能像传说中那样,化成鬼魂阻止她们不成。
  
      不管了,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不如死之前留个告诫,让她们不敢乱来,朵儿主意既定,便挣扎着站了起来:“是,都是我做的。我也不会多话,以死谢罪便是了。但倘若以后我的母亲和兄长出了意外,这其中就一定有冤情,皇上,求您记住奴婢这句话!”
  
      朵儿知道自己难逃一死,身为卑微的奴婢,与其最后任人宰割,还不如在临终前尊严一把,于是奋力推开挟制自己的宫女,狠心朝柱子撞去,顷刻间鲜血溅染,喷在花锦的衣裙上。
  
      花锦虽会酝酿阴谋诡计,也继承了花夫人的几分心狠手辣,但实战经验还少,又有些晕血,这一下可吓得够呛,直接尖叫一声,几欲晕倒,多亏孙女医及时搀扶:“女侍,别慌,深吸几口气。”
  
      花夫人在内寝听得清楚,心底恨骂不绝,但还是镇定地守在花颜床边,这时候出去,岂不是徒增怀疑。
  
      “啊,娘……我好痛、好怕……”花颜也是气得咬牙切齿,该死的朵儿,这可是自己博轩辕骁疼惜的好时机,她倒好,什么时候死不行,这会来个以死谢罪,把自己的“风头”都抢走了。
  
      “好孩子,别怕,娘在这呢,坚强点,你一定会没事的。”花夫人哽咽着嗓子,安慰花颜,一边向她使着眼色,外边怎么乱,自己不能乱。
  
      花颜点点头,继续带着哭腔呻吟:“哦,好痛……我的孩子……”
  
      “还有救吗?”花雨走了进来,看见两个侍从准备将朵儿抬走。
  
      “嗯?”侍从诧异地看了花雨一眼,之前便听说这位花御女秉性古怪,屡屡让人出其不意,不过皇上的反应也让人捉摸不透,但眼下也太不懂察言观色了。嫣容华正在里边呼痛呢,龙种还不知能不能保住,她倒好,居然问罪人的安危。
  
      花雨伸手探了探朵儿的鼻息:“还有气呢,先救治一下。”
  
      “这……”侍从偷眼看轩辕骁。
  
      轩辕骁还未开口,花雨已经对一旁的孙女医道:“你不是女医吗,快给她包伤口,止血。”
  
      “花雨,你、你怎么能这样啊……姐姐在里边疼痛受苦,安危未知,你居然要救给她下毒的奴婢!你怎么说也是她的姐姐,就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花锦不知轩辕骁的心绪,抢先大哭起来,想着他也不会为难一个为了姐姐伤心欲绝的妹妹。
  
      “若是没有,我过来做什么。”花雨不想多话,从荷包里拿出一颗药丸,俯身放到朵儿口中,又对孙女医道:“快些救人,行医之人眼中,难道不是性命最攸关吗。”
  
      “哦、是。”孙女医擅长察言观色,见轩辕骁一直没开口,说明对花雨的行为是默许的,自己还是别引起不必要的注意才好。
  
      花雨又从荷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瓷瓶,递给轩辕骁:“这是、阮大夫留下的药,你看看花颜愿不愿意吃吧。”
  
      “花雨,你拿的是什么药,能给我姐姐吃吗,你……你别乘人之危啊!即便你对我们姐妹有成见,可姐姐怀的是龙种,你可不能……”花锦紧张地看着花雨和轩辕骁,她知道轩辕骁对花雨的纵容,不会一时被她迷住心窍,让她得逞吧。
  
      “阮大夫,指的是阮轻尘还是阮轻云?”轩辕骁怅然问道。
  
      “对不起,既是阮轻尘,也是阮轻云,他们……是一个人。”花雨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愧疚之色,她再次抬手遮挡眼睛,躲开轩辕骁的目光。
  
      “是他那天给皇后吃的药吗?”
  
      “不是,是另一种,他留给我,说可以救命的药,但我没用过、”
  
      “你没用过,就敢拿出来给我姐姐用吗?”花锦打断道。
  
      “反正我拿出来了,吃不吃由你们自己决定。”花雨叹了口气,唇畔牵起一丝惘然的苦涩:“我知道,只要这药一吃下去,以后不论怎样,都会怪在我身上,可是,没办法……”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妃入宫墙》,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