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入宫墙情妃得已:情难系,妃入宫墙情妃得已:情难系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妃入宫墙 > 情妃得已:情难系

情妃得已:情难系

孙女医在犯愁轩辕骐和“神秘女子”的事时,太后也是面带愁容地在寝殿喝着参茶。
  
  “太后,小王爷来了。”庄女官禀告道。
  
  “嗯。”太后点点头,也没摆手让庄女官退下,多年的心腹,很多事情都需要她去办,用不着让她回避。
  
  “母后,嫣云阁的事我都听说了,你别太伤神了。”轩辕骐见太后皱着眉头,以为她是因皇子夭折而难过,便上前劝说:“我觉得花韩氏和花颜花锦俩姐妹,都挺有问题的,花颜怎样我虽不知晓,但花锦有给我下过药,品行实在不端。花颜时常悄悄遣人到东院厢房,跟花锦互通消息,想来心思也不单纯。人若是心存恶念,自然不会有福报的。而且,我还有个疑虑,就是给妍妃表姐治病的江湖神医,会不会是她们安排的计谋?”
  
  太后闻言,脸上的凝重又加了一层,那位江湖神医从前天起就没有再去绮妍宫了,回想起前情的进展,轩辕骐分析的确实有道理,估计真是花韩氏怕花颜所生之子被过继给妍妃,而想出的计策。不过太后也是谨慎之人,请江湖神医进宫时,是让他跟太医和女医“切磋”过的,而且他用药施针的时候,都有装扮成宫娥的女医陪在一旁,断他的医治之术并无不妥之处,花韩氏或许是让他来拖延时间的吧。
  
  “你说的是,哀家当时也是存些侥幸,想着妍妃的病症太医既然治不好,就让江湖郎中试试看。现下花家自己多行不义,遭了报应,算是彻底没望了。反正你皇兄才弱冠之年,后宫嫔妃众多,不用愁子嗣的问题。倒是你、”太后顿了顿,轻叹了口气:“你那金屋藏娇的事宁和宫都已经传开了,这事要怎样解决?”
  
  这便是太后这段时日兜着的心事,太后原想着等轩辕骐明年去了封地,就自在由他了。怎奈深情难掩藏,花颜喝了红花的那天,轩辕骐拥着慕紫翎在窗边沐浴阳光、情意款款。这风景的前半段,被花锦看了个大致,按花锦的处境自然是不宜声张,可其他看热闹的人就不会选择沉默了。
  
  那时正巧一个宫女来东院送宫绸锦缎,见花锦靠在墙角听着什么,不好惊动,更不能让她看见自己,便慌忙躲到了花丛后边,她和花锦隔得并不十分远,而且东院又很安静,自然把轩辕骐和慕紫翎的对话听上了些许,后来花锦走了,宫女本想起身离去,无奈腿脚发麻,又听到轩辕骐很温柔的声音:“是不是觉得闷烦了,我抱你去外边走走。”宫女知道轩辕骐武功不错,怕被他发现,只得继续藏身在花丛后面。又兼好奇心起,暗暗透过花丛的缝隙,朝院中望去,见轩辕骐抱着一个女子在阶沿看花,阳光斜照在女子身上,却见额角一抹黑色的印记,不由吃了一惊。宫女实在纳罕不已,想着小王爷接连回绝了西钥国的落霞公主、郑国公的两个县君,如今又不肯纳已经怀有身孕的女侍花锦为妾,还以为他非绝色女子不娶呢,居然倾心于一个、容貌有缺憾的女子!
  
  宫女实在忍不住惊讶和闲话的兴致,回正殿后就悄悄跟自己的小姐妹说了,紧接着自然是各种窃窃私语。太后当时没注意听花颜用了花雨给的药,便是因为这个缘故。太后当即就吩咐身旁的女官,让她们赶紧训话各人掌管的宫娥内侍,谁若议论小王爷的私事,一律受杖责之罚。可悠悠之口如何能堵,大家明里不言语,暗地里都各种好奇,更有人悄悄溜到东院偷觑,但还好只是传出女子抱恙在身、容貌欠佳的话,倒是没人注意到她和前皇后的相像。
  
  “母后,既是传开了,就早些让我们成亲吧。”轩辕骐扯了扯太后的衣袖,眼神期盼而央求:“反正大婚蒙着喜纱,看不见新娘的样子,只要从掖庭宫领几个没见过翎姐姐的宫娥过来伏侍就行了。”
  
  “她现下身子好了吗?哀家怎么听说她身体虚弱,经常昏睡。”太后并不乐意。
  
  “已经好转许多了。”轩辕骐赶紧答道,眼神有些躲闪,太后全都看在眼里。
  
  “哀家还是觉得不妥,眼下宫里刚出事,又有皇子夭折,让你大婚冲喜么?务必又会惹出一番非议,又要传出这几年国(运)不佳的话来,要不还是先给个名分吧,等以后诞下子嗣,再请奏你皇兄,行册立正妃之礼就是了。”太后说这话,自然有她的考量。虽说有她和轩辕骁的疼爱,轩辕骐的亲王之位不会出什么问题,但哪个亲王郡王,不是迎娶权臣或世家之女来坚固自己的地位,而如今的慕紫翎,有何身份可言?除此之外,还有一件让她犯难的事,慕紫翎之前身体就不好,体内的毒(性)也不知散了没有,临蓐的时候又不知那(邪)医用了什么法子救治,以至她脸上留下(毒)斑,身体虚弱不堪,以后也不知还能不能诞下子嗣,王位当然由嫡子继承才好,否则又是一番争夺。她现下不松口让两人大婚,也是给轩辕骐留一个反悔的余地,毕竟他年轻不经事,一时陷进单纯的情意里,将来才会知道世事的复杂。
  
  “……那、好吧。”轩辕骐见太后已经松口,愿意现下就给慕紫翎名分,自己还是先别得寸进尺了,反正以后去了封地,自己一请奏,轩辕骁便会答应的。
  
  “对了,母后,花家的事您不打算管吧?”轩辕骐问道。
  
  “哀家才不想多事,由你皇兄处置就行了。”太后看了轩辕骐一眼:“你别是想替那个花雨求情?”
  
  “哦、这倒不用我求,皇兄这样做定然有他的想法,就是……花雨都如此遭殃了,应该不会再有人对她下手了吧?”
  
  “放心好了,理当没有人那么闲。颖贵妃这段时日都在宫中安胎,可能是想给孩子积德吧,已经收敛了许多,至于其它嫔妃,哪有那胆量和能耐。”太后摆了摆手,累了一天,实在有些支撑不住,眼皮直往下沉,但心里的愁绪却是有增无减,颖贵妃若是诞下皇长子,对这后宫,乃至朝堂都是一场重创。介时傅丞相务必请立爱女为皇后,本就大权在握的傅家(党)羽还不更涨气焰……
  
  “母后,先好生歇息吧,这些事也不是一犯愁便能解决的。皇兄聪慧机智,明面上对傅丞相退让,暗中已悄悄开始掌权,定有他的策略。”轩辕骐宽慰道。
  
  太后点点头:“嗯,你也回去休息吧。”
  
  *
  
  花锦因为母亲已经被轩辕骁关(押),姐姐花颜也陷入失宠的处境,得避着嫌疑,不敢再派宫女去正殿打探消息。如焦如灼地煎熬了几天,夜夜辗转难眠,都是靠孙女医熬的助眠汤药,才能勉强睡几个时辰。
  
  这天早上,花锦朦胧睡醒,听到伺候自己的两个宫女在窗外私语。
  
  “这话当真?”
  
  “掖庭宫的女官都领宫女过来了,尚仪局、尚服局也陆续送了贺仪过来,还能有假。”
  
  “这可真是倒霉,据说那个女子不仅一副病恹恹的模样,脸上更有毒(斑)还是胎记,一抹黑色像被下了咒似的,也不知是怎么让王爷倾心的。王爷居然愿意纳她为婧娥,我们花女侍还有着身孕呢,顺道给个名分都不肯。”
  
  “是不是那个女人不愿意啊?”
  
  “好像不是,我听扫院子的侍从聊天,说赵总管过来的时候,问小王爷要不要把花女侍晋为娘子,王爷直摆手呢,说不用了。”
  
  大澜国亲王姬妾制:
  
  正妻:亲王妃
  
  一等妾:婧娥
  
  二等妾:丽人
  
  三等妾:娘子
  
  “唉,我们真是命苦,怎么就跟了这么个没希望的主子。”
  
  “小点声呀!当心被听到,孙女医又要训斥了。说来也怪,孙女医也是个会逢迎的,怎就决定站在女侍这边,是因为她怀着身孕的缘故么?”
  
  “大概是吧,不过、这胜算也不见得大呀。嫣容华倒是抢在颖贵妃之前有了身孕,结果呢,现下还不是失了宠。”
  
  “唉,算了,我们做宫女的还能怎么样,过一天算一天吧。”
  
  “你们又嘀嘀咕咕的说什么,还不去膳房拿早膳,女侍一会就醒了。”
  
  花锦在屋里听着,只觉一阵耳鸣,顿时头晕目眩,轩辕骐竟然等不及去封地,就这样名正言顺地给了慕紫翎名分,他当然不会冒然做此时,定是征得太后同意的,难道太后已经完全接受这件事了?既然开始纳姬妾,却连最低的位分都不肯给自己,轩辕骐实在太狠心了,就算再不喜欢自己,也不看在孩子的份上给一丝垂怜吗?
  
  “女侍。”孙女医端了汤药进来,见花锦的神情,知道她已经听见了宫女的私语,便不急着让她喝药,走到榻边给她顺着(胸)口:“女侍不必忧心,奴婢已经想到了法子。”
  
  “什么?你有什么法子?”花锦抬起头,急切地问道。
  
  “女侍先别急,奴婢担/保这个法子绝对管用,不过那个女子堪堪被晋为婧娥,奴婢还没跟她打过交道,再给我一段时日观察一下。”
  
  花锦也知道这事不能急于求成,自己之前那两次,都是个什么下场。现下看孙女医准备得如此周密,神情又这么自信,倒很是放心,随点了点头,接过她手中的药碗:“不知我母亲和姐姐怎样了?”
  
  “这几日倒没听见什么消息,或许皇上还在想着如何处置吧,倒是冷宫那边,好像出了什么事。”
  
  “冷宫?谁在冷宫啊?”花锦疑惑地问道。
  
  孙女医才想起来,花锦还不知道花雨被轩辕骁赶去冷宫的事,便跟她大致说了一下。
  
  “呵,活该!她在冷宫出了什么事?”花锦骂了一句,总算听到一件快心的事,只是轩辕骁既已对花雨绝情,那为何还要关(押)自己的母亲?
  
  “具体也不清楚,就听说冷宫好像着火了、”
  
  “着火?”花锦听了倒是一愣,她没记错的话,花雨之前在偏院也经历过大火,却毫发无损地跑了出来,也不知是谁给她包裹了淋过水的绸被,倘若她那时被烧死,现下也不会有这么多烦心事了。
  
  “是她住的屋子着火吗?冷宫那荒凉的地方,着火是不是也没什么人救?”花锦幸灾乐祸地问道。
  
  “好像就是她住的那片屋子呢,据说她神志还不清楚,但也是才传来的消息,不知有没有人救……”